浙江论坛|浙江全讯网|浙江生活信息百科|浙江本地生活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45|回复: 0

甄嬛传之端华番外 r2au0euc

[复制链接]

465

主题

465

帖子

150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501
发表于 2016-12-6 23:34: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披香殿的夜,素来是寂静的。寂静得可怕。   

  她躺在床上,秋香色寝衣虚虚地拢在身上,已然是瘦得狠了。忽然,她那无神的眼里,闪现过一丝神采。眼前仿佛出现大片芍药花海,有一个一袭红衣的女子,转过头来,轻轻唤她:“端姐姐。”   

  正章三年,乾元朝留下为数不多的帝妃中,端贵太妃殁。   

  不久之前,甄嬛曾来看过她,神色清冷地问她可还有什么遗愿。她嘴角牵起一缕虚浮笑意,瞥见窗下小几上那一盆殷红芍药,道:“芍药。”甄嬛楞一愣。是了,2从来都是知道的,这深宫中哪里有什么真情,就算她曾经相助甄嬛。连她自幼抚养大的温仪都已与她疏远,她最珍视的女儿,她在她眼里,甚至比不上她那阴狠的生母曹琴默。她还剩下什么?分明她已然什么都没有了,却不知为何,总是想起她。   

  犹记昔年绮年玉貌的她刚入宫时,那样明艳动人。虽同是将门之女,她却从来都与她不一样。她是上林苑夏日里开得最好的一枝芍药,眉梢眼角都被夏日的熏风染上了恣意,浓情自不必说;她是那一枝淡泊芙蕖,虽是风骨清丽,幽香淡淡,然怎么比得上芍药的倾国倾城。她一袭红衣马上翩飞,就那样,入了君王的眼里去。   

  她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除了她。她说:“端姐姐,你和她们,不一样。”她最爱到披香殿来玩,爱饶着她弹琵琶给她听。她最爱听那一曲《虞美人》,却总是一曲未听完,又缠着她去玩别的。她时常想,其实这样的女子,大约并不适合宫廷。若在宫外,她或许能活得更为纵情。   

  后来,她有了身孕。她还是最爱到披香殿来,爱把她的手,放在她微凸的小腹上,笑着说儿童行糖尿病视网膜病变筛查无必要新闻点点评发生在我们身边那些千奇百怪的:“端姐姐,等这个孩子生下来,你做他的姨母,好不好?”她天真的以为,真的能有个小小的孩子,唤她做姨母。可是那一晚皇帝的到来,打碎了这个原本就不美好的梦。皇帝说,她是慕容家的人,慕容家背后,是汝南王。倘若她生下这个孩子,汝南王必然扶他登上皇位。所以,朕不能让她生下这个孩子。月宾,你可明白?不,她不明白,她也不想明白,可是皇帝握住了她的手,月宾,朕知道你会帮朕。   

  她不知道她是怎样派人把那一碗安胎药送过去的,只是后来听说,她听说是她送来的,笑着喝了下去。然后,那个要叫她姨母的孩子,没有了。她换上了素服襦裙,抱着琵琶,一遍又一遍地弹拨那首《虞美人》,仿佛这样,就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她还是那个十七岁,叫着她“端姐姐”的她。   

  两天后,她不顾小产虚弱,再次来到了披香殿。只是这一次,身后跟了一众奴仆。她从前总是上扬的唇角,如今没了一丝弧度,用浓厚的大红胭脂糊上。眼角被勾勒得上挑,眼底漠然得没有一丝情绪。尽管这样的她比往日更为出尘绝艳,她却已经不再是她认识的那个“兰儿”了。现在的她,叫慕容世兰。她结果宫女手中捧的汤盏,搁置到她面前。那暗沉沉的汤色里泛着一点猩红,鼻端传来那再熟悉不过的气味,红花。   

  不,不可以。她知道她恨她,她可以打她,可以骂她,但是她怎么可以剥夺她做母亲的权利?!这深深宫苑,长夜寂寂,若是没有一个孩子,她该如何去消磨?也曾想过反抗,然而在她面前,不过徒劳。她命内监摁住她,亲手撬开她的嘴,当那一股腥甜热流滑过喉间,她无力地阖上眼,眼底,惟余生涩的疼。她走时,对她说:“齐月宾,我原以为你和她们不一样。”暗红的血,染红了为她小产换上的素服襦裙,在她裙上洇出一朵朵异样妖娆的血花。她没有哭,她已经疼得没有眼泪了。   

  后来,她听说皇帝只是罚了她两个月的月俸。彼时她正坐在榻上一勺一勺舀着红玉碗盏中的汤药,文丝未动。她的身子已经毁了,不仅不能再有孕,还尚且要靠着这一碗汤药支撑着这一副如一铺败絮般的身子。   

  后来她只是看着她和别人斗,看着她教余更衣下毒戕害甄嬛;看着她推眉庄入水,冤枉眉庄假孕,溺死年仅十四岁的淳常在;看着她在温仪帝姬生辰借甄嬛一曲《惊鸿舞》,配上自己一阕《楼东赋》,重复万千宠爱;看着她与江穆依兄弟窃取温世初所制时疫药方,夺回协理六宫大权。她也看着,甄嬛利用丽嫔心中有鬼,迫使她供出余氏下毒真相;甄嬛派人寻到昔年为沈眉庄诊治身孕的太医刘畚,套问出昔年幕后,使得她失了协理六宫之权;看着她罚跪甄嬛,才刚被封为皙华夫人,便又被褫夺封号,降为妃……再后来,汝南王兵变失败垮台,慕容家亦跟着倒下,家中男丁全部抄斩,十四岁以下女眷没入永巷为奴,她亦被贬为更衣,打入冷宫。   

  她决定去看看她。吉祥劝她,娘娘,不要去。冷宫那地方阴气重,没得沾了那些罪妇的晦气,伤了您的身子。她却只是摇摇头,换过宫女的装束,只身一人去往去锦冷宫。   

  冷宫外的残阳素来是最凄凉的,仿佛是这里千百年来数不尽的亡魂的鲜血染成的。推开那一扇门,惊得本来停歇在墙根上的乌鸦哑着嗓子振翅飞起。她走进冷宫的院落里,推开一扇残破不堪的雕花木门。一束惨白的月光照入屋内,她就坐在那里,抬起头来看她。“是你。”她说。她也不理睬她,只是静静走至她身边坐下,侧目打量着她:一头及脚的青丝披散在肩上,没有任何装饰;穿一袭素白的宫装,领口缀着稀薄的风毛。她只记得她素来是怕冷的,只是如今这般境地,再冷又哪里比得过心中的冷。往日那种骄矜得不可一世的神色已绝迹于她面上,但美人终究是美人,即使素面朝天,也不掩天姿国色。“齐月宾,我没想到是你来看我。”她静静地道。“余下的故人也不多,只当是来送你一程罢。”她看着她道。她凄然一笑:“怎么,皇上已经下了赐死我的旨意了么?”不过片刻,又恢复了往日那种骄傲:“我是慕容家的女儿,即使是要死,也不要你们这些贱人来糟蹋。”她心中轻叹,她这一世,大抵是成也骄傲,败也骄傲;当年那种骄傲的英气,让她入了君王的眼里;后来跋扈的骄傲,却毁了她的一世。她见她低下头去,纤素如玉的手指摆弄着腰际的一个湘妃色绣芍药金线滚边的香囊。那香甘草杏的功效与作用囊以蜀锦制成,与她一身素服极不相衬。深深一嗅,是那种再熟悉不过的味道,欢宜香。“齐月宾,你当知道,从你派人给我送来安胎药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已经再也回不去了。”她忽地抬头,突兀地说道。默了片刻,她淡淡道:“你回去吧,只当从未认识过我。”“从未认识过你?!”她隐隐觉得有些可笑,“若不是你,我又怎会再不能生育?!你可知你那一碗红花,就断了我一辈子的念想!若没有你,我如今编辑评语当弦声回响成苍凉,蔓延出不散的火光,吞没爱恨无常,一生的锋芒与未倾诉的柔肠,却不知那芍药原本的名字,叫将离。谨以此文,献给我最深爱的世兰。(作者自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浙江论坛|浙江全讯网|浙江生活信息百科|浙江本地生活圈
本站广告来自网友,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进入本站请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本站不承担任何的法律责任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8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