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论坛|浙江全讯网|浙江生活信息百科|浙江本地生活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42|回复: 0

遇见,只为看你一眼 4zrjcj5w

[复制链接]

622

主题

622

帖子

205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051
发表于 2016-12-6 23:31: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遇见,只为看你一眼   

  (2015.2.10)   

  “换郎酒!”   

  简辉提着酒瓶嚷嚷,眼睛里布满血丝。嫣儿避开他,拿起郎酒递去。接住郎酒简辉一哼,晃荡着走了。   

  嫣儿很烦,夕阳落在柜台上,快下班了,她开始打扫卫生。   

疼痛病不治离瘫痪只有一步之遥你信不信  “换西凤!”   

  徐帆走进来。   

  “走了一个又来一个……”嫣儿嘀咕着抬起头,见徐帆目光清澈透明,鼻翼稍翘,眉宇上挑,嫣儿把心里的戏谑补全了:“一个红眼,一个翘鼻。”递上西凤嫣儿转身拉了把椅子坐下,徐帆还愣在柜台前,文质彬彬地端着酒瓶,看到嫣儿颅骨回头,他突然一个急转身跨出店门,扑哧一下嫣儿笑出声来,嫣儿心里想,这两个讨厌的家伙,一瓶酒换来换去。   

  “真不发火?好!换郎酒!”   

  简辉进来,吹胡子瞪眼,大吼大叫,像被抢走了玩具的孩子,样子有点让人忍俊不禁。   

  嫣儿拿起郎酒。   

  “真的,不发火?好!”简辉转身摇出去。   

  不发火不仅因为脾气好,还因为今天烦,嫣儿发泄烦恼最高级别的方式就是不说话。   

  “换——西凤,”徐帆把酒瓶放在柜台,眼神里飘过一丝闪烁不定的光,“不发火?”   

  嫣儿拿出西凤。   

  夕阳红彤彤地抹在嫣儿的面颊。徐帆愣了一下。   

  “放下,放下,都放下,不喝了!”   

  简辉进来了,眼睛更红,几乎喷火。他一把抓过嫣儿手里的酒放在柜台一角。“啪——”酒瓶栽下去,一地碎渣,一屋子酒味。   

  嫣儿哭了。   

  “对,对,对不起!不是故意的,我们打……”简辉语无伦次,急慌慌开始清理。徐帆掏出手绢递给嫣儿,说:“对不起,我叫徐帆,一帆风顺的帆。他是我朋友简辉,光辉的辉,和他的姓一样简辉简单直爽,不常喝酒,今天遇到点事……”徐帆把话咽回喉咙,拿过在简辉手里东摇西晃的笤帚,把碎渣清理干净。   

  “其实,今年初春,在黄河边,你静静地看水,一只蝴蝶,一只蝴蝶,绕着你飞来飞去……”简辉两只眼睛依然红红的,红色中有一抹羞涩的东西在蠕动,“你头发随风,微微飘动,阳光底下,好像罩了了一个光环……”简辉开始抖动“……今天我,我约了徐帆,喝酒……我们打,其实,真的……我不是酒鬼,我真的不是!”   

  简辉觉得自己的智商指数此时为零。   

  嫣儿破涕为笑,下班了,她打发他们出店,自己锁前门从后门走。   

  嫣儿老远听见自己家的热闹。走进院子,嫂子含笑出来大喊:“嫣儿回来了,嫣儿回来了!”顿时满屋子的人都挤到院子里,嫣儿心里七荤八素,被晕头转向地拥进屋子。   

  “这是简辉,这是王嫣儿。”邻居张妈妈和颜悦色地介绍。   

  嫣儿傻站,对面突然弹起一个人,“你就是王嫣儿?”   

  嫣儿张圆了眼睛,对面站的是……他目光清澈,嘴唇微微翕动,立得笔直,像一杆子。嫣儿扑哧笑起来,圆眼睛笑成了半月牙儿。   

  “这就好,这就好,有缘嘛!”邻居张妈妈乐呵得满脸开花。   

  烦恼了一天,此刻觉得天空飘过六个字:“什么都不是事”,嫣儿轻快落座,馋相毕露,眨巴眨巴翘睫毛开始席卷满桌饭菜。徐帆拉拉衣角,捋捋袖子。油渍渍的旧夹克,阴森着嘲笑徐帆,似乎饭桌上蒸腾的不是饭菜的香而是徐帆的汗渍和油渍的混合物。徐帆太懂找地缝钻的老鼠啥心情了。一个声音说:“徐帆可是男神,一件衣服区区小事?”可是另一个声音却大笑:“徐帆,看你那猥琐样儿,怂了吧!”嫣儿不停地笑,一张小脸千变万化,对饭菜和徐帆都是眉来眼去,弄得徐帆坐立不安,往日的傲气全军覆没,像绞刑架下装绅士的囚犯。   

  在场的旁人乐呵极了……   

  一顿饭错乱了徐帆的心理。替朋友简辉相亲,却乱了他的心,这叫什么事儿。什么叫无巧不成书,他徐帆算是巧大了糗大了。他一直承认这世界太离谱,可从来没有把自己算进去。他是稳定性极强的碳元素,结果呢一顿相亲饭变性了,由酷派璀璨钻石变黑脸焦炭了,不知道自己姓啥。什么调包计、脏乱不堪计、装聋作哑计……这损招统统都是他设计的杰作,阴差阳错,女孩是嫣儿,其他的招儿还没使,仅两招就让他变性啦,他真怀疑自己一直引以为荣的智商昨天啥情况,悔当初没有设计个醉酒计让简辉自己去。说千道万一切都迟了,打娘胎里就知道后悔药没地儿买。唉,可叹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性命,他在劫难逃也!   

  徐帆辗转难眠!   

  简辉心里驻扎了人不去相亲,可是他徐帆……第二天徐帆把相亲的情景简单传达了一下,他想转身消失,但简辉却跳起来了,昨夜的酒精瞬间变成了精神动力,他抡起拳头说:“真的!”随后乱蹦了几下子,在沙发和茶几之间来回走动,不停地说:“真的!”徐帆恨不能给眼前的疯子来几拳,他没心思琢磨缺逻辑的简辉,溜之大吉是上策。   

  简辉一整天都在兴奋,今天休假,他强拉徐帆去嫣儿上班的店里,徐帆小跟班似的从了。一路徐帆觉得有只耗子贼眉鼠眼地在他心里溜达。   

  徐帆问简辉要做什么,简辉神秘地说什么也不做。一夜之间简单的简辉变得智慧非凡,号称小诸葛的徐帆却寒碜了。两朋友并排前行,阳光白花花地洒满路面,一副无辜相。徐帆和简辉前后进店,嫣儿抿嘴忍笑。简辉捅捅徐帆说:“真的,假的?”徐帆不搭理。简辉使劲捅了一下,徐帆大声说:“真的!”简辉喊了一声:“王嫣儿!”嫣儿笑而不语,“王嫣儿!”简辉又大喊了一声。“什么酒?”嫣儿笑得灿烂。“对不起,昨天喝醉了,听说你脾气好,我俩就想……”简辉说完认真地鞠了一躬。徐帆行业动态关于医疗和养老总理这样说也说对不起。徐帆挑挑剑眉,认真严肃地把简辉从头到脚搜索了一边,他怀疑如此麻溜、正儿八经的话是不是从简辉的白齿里出来的。嫣儿却对徐帆一尘不染西服笔挺的模样鼓腮窃笑不已。简辉瞅瞅徐帆那荤不荤素不素的眼神,懒得理,他只在乎嫣儿鼓腮窃笑的心疼劲儿。嫣儿看向简辉的时候,简辉速速地若无其事地把眼神送到徐帆身上,简辉的胆子是鼠胆极小。笑困啦,嫣儿想想昨天的事皆大欢喜,来相亲的是假简辉,自然真简辉也不愿意,这正合她意。嫣儿又严肃认真地高兴起来,她的心像春天的花圃开满了玫红色的花朵,脸上也自然娇艳如花。   

  徐帆和简辉从店里出来,简辉像是嫣儿花圃里的驻扎者,心花怒放。简辉毫不掩饰地说喜欢嫣儿,在黄河边见到嫣儿就心动不止,他说:“砰、砰、砰,琴弦激烈跳动的声音,心脏弹奏的,那感觉……恋编辑评语人生当中能有几次爱,有人热烈追求了,有人漠然离开了,有人坚持了命运的安排,谁对谁错留给回忆评说,生活就是这样阴差阳错,有些爱错过了就再也回不到从前……(作者自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浙江论坛|浙江全讯网|浙江生活信息百科|浙江本地生活圈
本站广告来自网友,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进入本站请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本站不承担任何的法律责任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8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