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论坛|浙江全讯网|浙江生活信息百科|浙江本地生活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和乐 QQ 47460440
查看: 81|回复: 0

魇 kc5enszn

[复制链接]

284

主题

284

帖子

115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153
发表于 2016-12-6 22: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夜黑的渗人。   

  虽然立春已半月有余,可刺骨的寒风丝毫没有减弱的势头,依旧嚣张地在楼角间游荡。方冉将手向衣兜里缩了缩,哈一口白气,向宿舍走去。   

  又起雾了,方冉摇摇头,这里的环境真是差的够可以,每晚都会起一层薄薄的雾。有时深日照东港区政府东侧新增一大型的夜市步行吸一口气,都会被呛得咳嗽半天。这被抛弃的破地方。方冉苦笑。先前的重工业区,由于污染太过严重,工厂陆续关门,到如今倒是成了高考失败者涅槃重生的火场。   

  来这所复习学校已半年,可方冉仍不喜欢这里的环境--太过冷清--整个学校都像被一团死气笼罩,宿舍楼紧邻了一个村庄,这是一个被遗弃的村庄,方冉敢确定。当他透过宿舍的窗望向这座村庄,没有一个晚上,这个村庄亮过哪怕一盏灯。也只有偶尔从村头路过,方冉才能从村头一块残破的石碑上勉强看清楚“王家庄”三个字,碑角尚未消失的华丽雕纹,似是在默默诉说着这座村庄昔日的富饶。   

  宿舍楼的东南面是一个几乎有半个宿舍楼大小的卫生间。平平的屋顶,窄小的窗户以及刷有绿漆的木门,活脱脱像方冉小时候在医院看过的太平间。方然抬头看了看,天是有月的,但却被薄雾渡了一层乳白色的光晕,朦朦胧胧的看不真切。而卫生间顶部换气的两个烟囱,即使在这里也能看到它露出的头部,毫无美感。   

  随着绿漆木门尖锐的呻吟声,方冉一脚踏进卫生间,卫生间的灯应声而亮,昏黄色的灯光顿时将黑暗逼退,整个房间的一丝一角,都有光的战士在宣示着主权,而黑暗,只能无奈的退到沟槽中。   

  这盏声控灯十分的灵敏,几乎只要一动那扇木门,它便会惊醒,但不过片刻,则盏灯就会再次陷入沉睡,一直隐忍着的黑暗便会疯狂的冲出沟槽,重新占领这片属于他们的领地。   

  方冉抬头望向卫生间的南门——卫生间太大,所以多设了这个门——门外是一条只有一二米宽的狭窄小径,小径的尽头是一堵墙,而墙的那边,便是王家庄。不知怎的,方冉只感觉今晚那扇门有些怪异,让他心里发毛。   

  门旁的抽水箱时不时便发出“隆隆”的响声,年迈的它,已不复当年的健壮,随着巨大的抽水声,它的身子微微震颤着,发出了“咔咔”的低吼。   

  透过墙上的窄小窗户,方冉便能看到宿舍楼,楼上还时不时传来嬉戏的吼叫声。   

  这所学校也没有广告宣传的那么好,开学后也根本没有收齐学生,迫于无奈,学校调走了一批教师,而高达五层的宿舍楼的顶层也闲了出来,根本无人入住。下面四层的窗户都透出莹莹的灯光,唯独五楼,一片死寂,犹同黑夜的幽灵。   

  “前面这片村子是一个。”方冉的脑海中又回荡起这句话,这是王林说的。这家伙打小便是这样,整天神经兮兮的。前天晚上,他坐在床上愣愣的望向窗外那片村落,然后似是自言自语道:“你们知道吗,前面这一片村子是一个。”   

  “什么??”宿舍有人追问道。可王林却没有再多说一句话,而是倒在床上哼起了一支不知名的小曲。那人讨个无趣,也失了兴趣,保健知识各年龄血压血糖血脂血尿翻个身,睡着了。   

  方冉甩甩头,想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出大脑,可你越不去想它,这些念想却越是源源不断的涌入脑海。方冉又忆起了前几天做的一个梦:   

  梦中他宿舍旁边竟是一个手术室,在梦中方冉憋得透不过气——他无法呼吸,宿舍原本占据了大半墙壁的窗户,如今却变得只有一本教科书般大小,尤其是窗户边,竟有一个小小的换气扇!   

  方冉记不清这个梦中止于什么地方,只是这一段他记得特别清晰,在梦中他倒没觉得什么,可醒来后仔福建拼特价2999休闲成都九寨沟黄细一想,那窄窄的窗户、小小的换气扇以及宿舍旁边的手术室,越看越像一个地方:停尸房。   

  梦中的许多意象或许真的是无从解释,便如同这多年来一直困扰方冉的一个梦。这个梦隔三差五便会来拜访方冉,提醒方冉它的存在——纵使方冉白天根本无暇去回忆梦中的细节。这个梦起于童年,终结处却是模糊成一片,耳边阵阵水浪拍击声却如同身临其境般,令方冉琢磨不透。在这梦中,童年的一切都清晰无比,王林仍是儿时稚嫩的模样,他俩仍是整天粘在一起,挥霍着无忧无虑的童年。   

  绿漆木门忽然尖叫一声,将方冉的思绪拽回现实,声控灯也猛然惊醒,似是想瞧瞧这个将他吵醒的家伙是谁——只是一个学生,是来小解的。   

  不一会儿,他便出去了,可是诡异的,那扇木门没有发出任何响声,声控灯自然也没亮。   

  门口处长长的围墙阻住了方冉的视线,他根本看不到那个学生是如何出去的。   

  “真是活见鬼了。”方冉咕哝一句,那扇木门竟也有安静的时候。   

  窗外宿舍楼上又传来学生们那夸张的吼叫声,方冉望向窗外微微一笑,有时候他还真是佩服他们那旺盛的精力,都这么晚了,他们竟还有力气发出如此惊天地泣鬼神的“嘶吼”。这一天下来,方冉可是累得再无说话的力气,两只眼皮重逾千斤,只想快点缩进被窝里狠狠睡上一觉。   

  只是,这宿舍楼似乎有点不对劲,方燃感觉心脏猛地一突,他发现,那顶楼本应一律漆黑的窗户,其中一扇的灯,竟然亮了。   

  难道是楼梯上的声控灯?方燃立刻否定了这个想法。楼梯的窗户在北面,这南面的窗户,全是宿舍中的!   

  “咔、咔、咔……”抽水箱的低吼将方冉惊醒。扭头看看抽水箱,方冉眉头一皱,他发现了那心中那怪异感觉的原因:那“咔咔”的响声,似乎并不是抽水箱发出的,而是他旁边的那一扇通往王家庄的木门!   

  “咔!咔!咔!”令人心慌的诡异响声回荡在卫生间的上空,方冉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是被风刮的,那扇门也够旧了,方冉在心中一遍遍安慰自己。   

  吱——!   

  那木门陡然裂开一道缝——此时方冉已经愣住——随后又重重的合上,不过片刻,那木门轰的全部洞开,可是门外,一个人也没有!   

  有些朦胧的月光如疯狂的蔓草,瞬间涌进了卫生间,借着乳白色的月光,方冉看得真真切切,那门外的地上,分明有一颗血淋淋的眼珠,那眼珠正对着自己,就好像它在愣愣的凝望着你!   

  “啊!”方冉猛然惊醒,额上渗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再仔细看看那木门,好好地关着,哪有什么眼珠子。   

  “呼——!做梦啊……”方冉轻舒一口气,起身系好腰带,准备回宿舍,可他刚刚转身,便听见身后的木门传来一阵咔咔的响声。   

  方冉猛地回头,原来是一只通身雪白的猫,它用头将那扇木门顶开,露了半个身子在门内。   

  编辑评语不知道表达清楚没,反正我写完便快要精分了......(作者自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浙江论坛|浙江全讯网|浙江生活信息百科|浙江本地生活圈
本站广告来自网友,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进入本站请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本站不承担任何的法律责任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8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