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80|回复: 0

薰_0

[复制链接]

1026

主题

1026

帖子

3301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301
发表于 2016-12-6 21:35: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薰
      
   
    墙闱深深高绕城
    几许幽怨难伸
    梦中何时归故去
    思绪绵延千里
    难自弃,心犹泣!
    为何命运终背人意
    愁,愁,愁,愁欲浓!
    恨,恨,恨,恨苍生!
    宫殿重重叠叠,月光的白色映衬着轮廓,勾勒的更加圆润,不是那么棱角分明,地上的青石板已被磨的光滑透亮,模模糊糊的有点反射着乳白的光线,这是一座古老的皇城,从这个国家建立起来的同时,皇城也应运而生,威严的国都,厚实的城墙,泛着隐身的护城河,层次分明的宫门,显得是那么的冰冷,静寂的夜,只有巡逻的士兵来回走动,身上的铠甲在夜色中也泛着幽幽的青光,金属铠甲交错碰撞的声音此起彼伏!
    这是一个古老的国家
    静夜,宫殿中的灯光早已熄灭,唯有两处还灯火摇曳着,一处是宗室祠堂,里面供奉着历代皇城统治者的牌位,整整齐齐,一尘不染,显然是时常擦洗,牌位上的各个名字用朱沙描砌着,深邃而又诡异。另一处是后宫的一个偏殿中,灯光很暗,但依然亮着,梳妆台边的身影清秀隽永,不是面对着偌大的铜镜,却是背对着它,一袭长发,黑的刺眼,她的瞳白癜风怎么引起的孔收缩着,幽深而清冷,坐在那张进贡的红檀木的椅子上,一动也不动,仔细看,才发现时在抖,泪水随着收缩的瞳孔滑落在无暇的脸上,也不擦去,只是任凭流到那精致的丝绸衣服上,上面描画绣凤,一看就是焱国进贡的上等丝料,她突然站了起来,走到一个桌子前,熟练的摸起一直吸满墨汁的笔,在一沓充满折痕的纸上写了几行字:
    灯燃又灯熄,日夜转替,痛几时去,白日之痛,痛之于心碎,伤于神髓,夜之痛,痛之于悲寂,伤于心腑,无奈多舛之世,苟活为于万民,默数之日,月圆月缺余几何,离与人寰,彼日魂归大地,与子相惜,此心不渝---------------赋予己残喘!
    纸上的字工整,却有个别之处叠加,已有几字模糊,不知何为,站起来走到床边,靠着床帏依然睁着那双无神的眼,立于旁边的丫鬟,匆忙的走过桌子旁边,用嘴轻轻的将纸上墨痕风干,收好那写上字的纸,对着她说,薰妃,你早点安寝吧,王知道的话又要开始训斥您了,您每天不分昼夜的点着蜡烛,其实对于您来说,是没有什么意义的。薰眉头一皱,又是一松,这小小的变化还是被伶俐的丫鬟看到了,跪倒地上低声说,薰妃赎罪,奴婢说错话了,薰淡淡的说,不会怪你的,你跟随于我已久,何曾责备过你,不必如此惊慌,我的眼已经看不到日升月落了,只有无尽的黑暗,所以我怕,我希望用蜡烛的亮来温暖我,让我的心感到一丝光亮,快一年了,快一年了,快了……喃喃的说着,丫鬟是在她进入皇城以后唯一的一个侍从,一直不明白她的这个女主人想着什么,总是整日整夜的哀声叹气,有时还会在纸上写点自己看不懂的话,丫鬟根本不识字,其实有时候真的希望自己能识字,也好为女主人释怀,有一次王无意之中看到所写之字大是恼怒,大骂一顿薰妃,丫鬟本是乖巧聪慧之人,从小在宫中长大,察言观色早已是生存必需,从此以后她总是把主人写上的纸收好,怕王看到,看着都是折痕的纸,都是自己每天折的,主人看不到,只能摸着写,而她会悄悄的折好藏起,怕王看到,王是宠爱薰妃的,自从进宫那天起,所赏赐的金银首饰,绫罗绸缎,精致之物不计其数,女主人却一件也不曾用过,甚至都不会瞟上一眼,那些赏赐只能静静在角落之中等待着红颜老去,王会经常的来薰妃的寝宫,看着那些自己赏赐之物,再看着自从进宫以后就素颜的薰,只有叹息,王面对如山一样冷的爱妃,心中也不知当初这样做是对还是错,王爱着薰,却只能是得到了她的人,却永远得不到她的心。
    薰妃,从两个月前就瞎了,诊断为是眼疾,何故染上,不得而知。
    她,薰黛,原为曜国公主,阊曜之战后,战败作为战败陪侍入阊,为阊王之妃,进入皇城后郁郁寡欢,失魂落魄,半年后染眼疾,医治无望,遂盲,数之差十五日为一年之久至今!
    一年前,两国战争爆发,阊王自认雄才伟略,挥兵讨伐,一统九州,作为强国的阊,收复四邻,曜无法避免的划入阊的战略目标,在激烈的战斗之后,曜国惨败且须归附于阊,薰做为被阊王看中的女子入皇朝为妃,不可违抗,反之,曜国必遭屠城,阊王诺:许薰一年后方可回曜探访故国,并结为友邦,作为恩赐,薰看着曜国万千百姓,回头遥望着身上布满血迹的赟,赟走到她面前,从胸前铠甲下面掏出一束已经枯萎的花,上面还有淡淡的血迹,轻轻的塞到到她的手里,只说了一句话,生死如此花,赟转身而去,手中的拳头攥的更紧了,她含泪而去,入阊,没有选择的余地,这就是命运。
    半年前,白天她在偏殿外边孤寂的走着,两名男仆从身边走走过,交谈着什么,她听到了只言片语,脸色一阵苍白,第二天一个人走到群妃聚集闲聊的地方,什么话也不说,其他的嫔妃都很奇怪为何这个从来不出门的妃子,突然会出现这儿,不过也仅仅是奇怪而已,紧接着就是继续闲聊着,她只是静静的听,不去问,当她再次脸色苍白的时候,她掩饰着匆匆离开回屋了,这夜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她没有继续哀声叹气,而是早早的安寝了,丫鬟感到一点怪异,却也只是怪异而已,第二天早上突然眼疾突发,数名王城医者救治之数日,仍无效,眼从此盲了。
    一年前的今天就是她入阊国的日子!
    一年后的今天就是她可以回国探访的日子了,太阳升起来了,丫鬟和她说,天亮了,今天她特意叫丫鬟梳洗,并且让丫鬟给她打扮,确实用她入阊国时自己所佩戴的首饰,已经一年没有戴过了,自从进入阊国以后,就从来没有佩戴过,丫鬟边帮忙梳洗打扮边说着,薰妃今日可以回国,应该高兴一点,自从您进入这儿以后还没有笑过,薰听完以后,转头冲着丫鬟笑了,笑的是那么会心,好像眼睛也发出点暖意了,不是那么清冷了,而丫鬟看到的只是薰白癜风专家在线开始的笑,却没有薰笑到最后的时候透出的那种忧伤,不,不是忧伤,是一种叫绝望的气息。她让丫鬟再多点燃两支蜡烛,不,多点燃十支,丫鬟照办着,此时薰妃也向点燃蜡烛迈进了几步,嘴中又喃喃说到,为什么现在连一丝的温暖都没有了,心,已经没有温度了。继而她对丫鬟说,把蜡烛都熄灭吧,现在不需要了,丫鬟还是照做了!
    你先出去吧,我要静一会儿,一会儿我就要回家了,我想自己呆一会儿,丫鬟出去了,,一会儿她又摸索的走到桌子边,用笔写下了一句话……
      
    然后走到床边,摸索出一只干枯的花,摩挲着,努力的嗅着,好像要永远记住这种味道,最后把两片叶子嚼在嘴里,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灿烂,好像又回到几年以前,那漂亮的山坡,漫山的野花熟悉的人影……
    阊王没有失信,让丫鬟陪着薰回故国探亲了,期限是十天,一队人马尾随护卫着,车里的薰一直在笑,笑啊笑,丫鬟奇怪着,突然问到,你把我写的字都带着吗,今天写的也带了吗?其实薰知道每次都是丫鬟再帮她收好自己写的那些纸张,丫鬟不知何故,点了点头,还有半个时辰就到曜的国都了,薰睡着了,带着浅浅的笑,丫鬟第一次看到薰妃带着笑容睡着了,以前从来都是紧缩的眉头,丫鬟不敢去叫醒,在旁边侯着,等到到了曜的国都的时候,薰的父母都出来接女儿回国探亲,而薰却迟迟不出来,丫鬟叫着跑出来,说薰妃叫不醒了,曜王进去摸着薰的脉搏,探着鼻息,早已魂归天际了,当看到手中紧紧的攥着的缺了三瓣的花,一片怆然, 老泪纵横,
    后事结束后,丫鬟战战兢兢的拿出了薰写的所有的纸,送到曜王手中,当看到最后一张,写着一句话,是回国前时写的,因为每张纸上都写着日期
      
    哀,莫大于心死!乱,莫过于神散!心死神散,薰亡。
      
    薰葬于曜国,葬于赟旁,
      
    阊王最后说了一句“你是用一个人的生命换回了整个曜国的生命,寡人在世,不会为难曜国的。” 阊王信守诺言,没有为难曜。
    曜王翻看着薰的札记,看到了这段话:
    偶听君因战重伤不治而亡,妾心已死,因曜国一国民众之生死之忧。尚不能随你而去,一年之期已过半载,从此以后,妾眼中再无光明和色彩,再逾半载,即寻君去之。
    曜王看着老泪纵横,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向薰的坟墓走去。
    半年前,薰听到两个男仆的话语是这样的,曜国的枭将赟因半年前和我们国家作战重伤, 昨日因病发去世了,第二天薰听到的嫔妃的闲聊时这样的,曜国的年轻大将赟病发而死,手里还拿着一枝枯萎的花,好像是抱恨而亡,但不知为何?薰知道为何,那晚她拿出床角用丝绸包着的那朵花,写完那段话,捏碎一片花瓣,粉末撒入了自己的眼中,从此再无光明和色彩,自言自语的说,赟,我的眼中看不到你了,就让它永远黑暗吧。
    两年前,两个年轻的身影,在那漂亮的山坡,漫山的野花中,他们相拥,海誓山盟,遥想未来,惬意无比。女人手里采到一直叫并蒂花的植物,说这种花很美,是一对一对开花的,也叫夫妻花,一支枯萎的话,另一朵也会枯萎,送给你,我亲爱的赟,它们凋谢以后就是一种很强的药,只有和它同根的那支花才能解掉,花瓣粉末碾碎也是一种毒药,会让人在充满笑容中死去,现在给你一朵,我自己留一朵,希望我们也能和这支夫妻花一样,不能同生就同死。
    曜王其实知道薰和赟的事情,看着两个坟墓,大声的说,为什么啊,这是为什么,为什么要有战争,这就是命吧,挥手一扬,所有的纸飞向了空中。
    数年以后,一对情侣走过薰和赟的坟墓,一个男的对女的说,看那上面长着一株并蒂花。女的突然脸红了,说也叫夫妻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QQ84078623|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浙江论坛  

GMT+8, 2017-6-26 08:15 , Processed in 0.111206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6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