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7|回复: 0

孤蓬 b5rrgln3

[复制链接]

622

主题

622

帖子

205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051
发表于 2016-12-6 21:11: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是一个明媚的夏日,太阳挂在天上,天空万里无云。火辣辣的阳光打在漆黑的柏油马路上,即便是隔着胶质的鞋底,也有一股透心的火热向心间涌动。路边的树直挺挺地站立着,叶子慵懒地耷拉下来,许久不见动的迹象。知了歇斯底里地叫着,恣意地宣泄着它们的不满。   

  顾鹏一个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陪伴他的并不是家人,而是一个袋子——几乎快被塑料瓶子填满。汗珠一点一点从他的额头滚下来,他却像是什么都感觉不到似的,目光依然紧紧地锁在每一个过往的行人身上,如鹰般犀利,如狼般饥渴。   

  他身旁的袋子鼓鼓的,毅然决然地躺在他的身侧,似乎是在证明:他这一上午都是这么过来的。   

     

  早上八点钟,他就早早地候在了这个公园里,那时正是人潮涌进的时候。他首先跟上了一个带着两个孩子的妈妈,她手中握着两瓶水。他就在一边远远地注视着。   

  孩子们看见前边的跷跷板,迫不及待地冲了上去,而妈妈笑着小步慢跑到两侧,护着他们的安全。孩子一上一下,笑声荡漾在空气中,荡出幸福的歌。   

  顾鹏忍不住想起了自己的妈妈。   

  顾鹏的爸爸妈妈早在很久之前就离婚了,他一直跟着奶奶生活。后来奶奶去世了,爸爸常年在外打工,妈妈才把他接到了她的“家”,只是那时,她已经不单单是顾鹏的妈妈了。   

  妈妈嫁给了村子里开店的王子,王子有钱,但也是抠门啊。等到顾鹏小学毕业,说什么也不让顾鹏上学了,他有私心,他想让顾鹏帮他看店。   

  顾鹏当然想上学,他特别喜欢书本上的墨香,特别喜欢那种转好几个弯的数学题,特别喜欢村里小学的梅老师,声音温柔到可以滴出水来。   

  可是他能有什么办法呢?妈妈都没有办法,家里的钱都是王子挣的,家里的事也都是他说了算,况且,妈妈还有了小弟弟,她一门心思都在小弟弟上。   

  想到这里,顾鹏忍不住抽抽鼻子,上次妈妈抱我是什么时候呢,记不清了。   

  孩子像是玩够了,伸手擦擦额头上的汗珠,抽走妈妈手中的水瓶。   

  “咕咚、咕咚……”   

  水一点点减少,而顾鹏的心却一点点上升,当最后一点水消失在瓶子中时,他的心突然就振奋起来,他忙不迭地冲上去,   

  “这个瓶子可以给我吗?”   

  孩子的妈妈眼中闪过一丝诧异,随即笑了。把瓶子放进了顾鹏的大袋子里。   

  顾鹏也笑了,“今天的第一个瓶子!”   

     

  时间的钟摆滑过十点,人越来越多,天气也越来越热。顾鹏坐在了垃圾桶旁的长椅上,像往常一样伸开了袋子。   

  人一个个从眼前走过,却没有留下瓶子。他坐在那把长椅上,旁边有个男子在那里歇息。男子的眼光不时地在他身上扫一圈,他突然觉得很尴尬,手心湿淋淋的。   

  袋子中的瓶子逐渐多了起来,有人投入瓶子时的一点微笑,总会让顾鹏感到暖暖的。   

  身旁的男子突然站起身,将手边的水瓶扔进顾鹏的袋子。   

  “先生!还有半瓶水呢!”   

  “送你了!”他连头都不回一下。   

  顾鹏低头望望手中的袋子,抬手提了提,又继续等待下一个瓶子了。自从他开始在这个公园捡拾废弃水瓶以来,每天都会有这么几个人,不怀好意地冲他笑,或是摆几个脸色。他不明白这些城里人究竟在想些什么,就像刚才的半瓶水,好端端的,为什么不要了。   

  他不明白城里人的生活方式,就像他搞不明白他的爸爸妈妈为什么离婚一样。   

  顾鹏的爸爸妈妈老是吵架。爸爸长年在城里打工,车票钱多贵啊,就舍不得回来。妈妈老是埋怨他为什么不陪她。后来爸爸增加了回家的次数,拿回去的钱自然就少了,妈妈更不满意了,嫌爸爸赚得钱少。久而久之,爸妈就离婚了。   

  其实离婚这件事对顾鹏影响不大。只要他们两个能够幸福,不就好了吗?更令他不同的是,妈妈嫁给王子后,王子赚钱多,天天陪着她,他还是看见奇趣怪谈超性感位置亲吻肚脐的若干注妈妈偷偷抹着眼泪。这是为什么呢,这是他一个小学毕业生完全不能懂得的。   

  所以他想读书啊,他想读书,他必须要读书!他要弄懂这些。王子不让他读书,是让他万万不能接受的。   

  于是他收拾收拾东西就进城了,车票钱还是他捡破烂好长时间攒下的。   

  他还清楚地记得那个下午,他在工地上找到很久不见的爸爸时爸爸诧异的眼神。就是那个下午,爸爸妈妈又吵了一架,爸爸埋怨妈妈偏心眼,妈妈埋怨爸爸不负责任。   

  他突然觉得自己就像那秋日的蓬草一般,漂浮不定,孤单没有依靠。   

  唉,真愁人!   

  一对老人牵着孙儿走过来了,老人有点累,不停地伸手擦着汗。   

  “乖孩子,咱们回家好不好啊,家里有空调,干嘛在外面受这个热哟!”   

  顾鹏抬头望望太阳,阳光有点刺眼。这时爸爸在干什么呢?还在安全架上工作吗?那得有多热呀。   

     

  一个上午就这么过去了,顾鹏坐在长椅上休息。似乎收获也不算差。   

  “妈妈,妈妈,我想去玩滑梯!”远处跑来一个小姑娘,声音甜甜的,甚是可爱。   

  “行,行,你慢点!”带着些许无奈的声音来自一个面容和蔼的女子。   

  女子渐渐走进,眼睛轻轻一扫,撞上了顾鹏探寻的目光,顾鹏突然觉得有点尴尬,手下意识地拽拽身旁的袋子。   

  “啪!”两个瓶子不听话地掉了出来。   

  顾鹏突然觉得一股燥热涌上先天性白内障的并发症脸颊,似有两束目光直直地向他打来,他忙不迭地捡起瓶子,不敢再抬头。   

  笑容突然从女子脸上消失,随即又缓缓在她的唇边荡开。她伸手拨开肩挎的手提袋,抽出一个瓶子。   

  “曼曼,”她招呼着孩子,“先喝点水!”   

  顾鹏抬起头,眼睛一亮。   

  还有不到精神病患者的护理风险半瓶水!   

  “什么时候不可以喝吗!”小姑娘抱怨着。   

  “咕咚!”“咕咚!”瓶中的水一点点变少。   

  “曼曼,你把水瓶放到那个大哥哥身旁的袋子里好不好?”   

  小姑娘顺着妈妈的手看过来,对顾鹏报以甜甜的微笑。然后颠颠地跑过来,把瓶子放进袋子里。“哥哥,你渴吗?”   

  顾鹏抬头认真地打量着这对母女。   

  小姑娘的笑容很甜很甜。女子的笑容很暖很暖。   

  “还好啊,谢谢。”   

  顾鹏突然觉得世界不那么聒噪了一点。   

     

  等到太阳的余晖快要消失在天际的时候,顾鹏这才拖着厚重的袋子回家。   

  穿过喧闹的夜市,行走在宽阔的柏油马路上,伴着身边呼啸而过的汽车,一股无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QQ84078623|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浙江论坛  

GMT+8, 2017-6-25 23:34 , Processed in 0.220423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6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