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论坛|浙江全讯网|浙江生活信息百科|浙江本地生活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和乐 QQ 47460440
查看: 48|回复: 0

侍妾难为 opwhzqnk

[复制链接]

639

主题

639

帖子

2102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102
发表于 2016-12-6 21: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箐箐刚醒过来的时候,其实不太知道自己在哪。屋子里轻纱帷幔,头一眼就瞧见了三足点金的象鼻足鼎香烟袅袅,五扇的美人屏风,一旁镜台明星荧荧,两个衣着考究的大丫头一脸泪痕地扑上来,哇得一声哭得如丧考妣:“大姑娘你终于醒了!”   

     

  一旁站这个眉清目秀的少年郎,手里端着碗汤药,瞧见她醒了,激动地差点把碗给砸了。   

     

  箐箐原本气虚,被嚎啕大哭的丫鬟这么生生一压,险些背过气去,又直挺挺地倒下。   

     

  【一】   

  箐箐是互联网时代名副其实的宅女,下了班也就喜欢买点啤酒烧烤蹲在家里看穿越小说傻不愣登地意淫,此时穿了,惊讶了会子后就跟打了鸡血一个模样,拽着自己的大丫鬟问东问西。   

     

  丫鬟深觉自家大姑娘撞坏了脑子,自责得是知无不言。   

     

  外头一阵叮咚,小丫头在外头招呼:“大奶奶来了。”打帘走出个贵妇,满头珠翠,三十岁出头的模样,眉目间还带着女儿家的娇羞,她含泪地握住了女儿的手反复磨搓,道:“我儿,可不得再干傻事了,得亏了宁王殿下,”垂着脖子哀叹几声,“你尚小疏通输卵管开启孕育之门,不入宫闱是你的福气,日后定能找到个似宁王一般的夫婿。”   

     

  箐箐心下不以为然,靠在了贵妇怀里撒娇:“母亲,我想出去逛逛。”   

     

  贵妇爱怜地抚了抚自家女儿乌黑的鬓发道:“好,出去散散心也是好的。叫你落表哥一起去。”   

     

  现在这个年代,女孩家也没什么游玩的去处,萧落领了命,还挺欢喜,他学问也好,对着这个人工挖出来的池子也能说上一两句典故,箐箐听得恹恹,他却忽然止住了嘴。   

     

  萧落扭头道:“前头是王爷的依仗规制,不易冲撞,表妹,咱们且避一避吧。”   

     

  一听到王爷二字,箐箐眼神一亮,语气却是装成了另外一回事:“表哥,我,我有些难过,胸闷,喘,喘不上气。”   

     

  萧落急了,大庭广众的也不好太过亲密,只得急道:“表妹,你莫要紧捏着嗓子口,平稳些,且呼吸得平稳些。”   

     

  队列里领头的侍卫已经朝他们大喝了声:“什么人,王爷驾到还不速速避让!”   

     

  “长文。”那领队本来想把他们拖走,一声儒雅的交换却让他生生地停下了步子,后头精致宽敞的马车上开了木门走出个人,剑眉星目,青竹冠束乌发,披着一件白狐裘衣,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把箐箐看呆了去。凶神恶煞的领队已经一个激灵站直身子避到旁侧,那美人有些目光有些考究,拱手道:“李大人家的小姐可不是你能训斥的。咦,萧大夫!”  小孩发烧怎么降温发烧期间吃什么最好  

     

  萧落道:“宁王爷安好。”   

     

  美人笑的那是春暖花开群芳争艳,箐箐眼见着他没把眼神放在自己身上,急的站起来,只是用力过猛,尖叫着向后一滑,景物倒立着在眼前掠过,失重的感觉尤为恶心。美人蹙了眉目,身子一动,把箐箐接在了怀里,箐箐窝在他怀里就这么躺了片刻,脚就沾地了。   

     

  太遗憾了。   

     

  箐箐被这头发骚的痒痒,抬眼便是那人娟秀的下巴,娇羞地低下头去,手里头攥着个东西捏啊捏得慌乱。萧落赶忙凑过去,拉起箐箐的手便往后带:“多谢王爷搭救,表妹受了惊,先行告退了。”   

     

  其实王爷没有不答应,只是腰间被一股力量拉得跟着他们走,低头一瞧,笑了:“这位姑娘看来是看上本王的香袋了,”纤长鱼白的手指从腰带上解了下来,说不出的好看,“今日一见,便是缘分,这个香袋是王妃亲手所织,比天上织女的明霞还要巧上三分。如今就赠与姑娘了。”   

     

  箐箐还蒙着面纱呢,都感觉到火炉一般的热度透出来,用了浑身的娇柔行了一礼。   

     

     

  【二】   

  李侍郎起手抄起桌上的七色釉点翠小茶盏,劈头盖脸朝地上跪着的人砸了去,溅出的烫水碰着地面就是一阵嘶拉的白烟,他怒道:“好好的姑娘,被猪油蒙了心地巴巴地跑去给人当侍妾,传出去,我们李家的脸面不要丢尽了!”   

     

  下头跪着的正是箐箐,她撅着一张俏脸道:“女儿就像嫁给宁王,嫁不了,就剪了头发当姑子去。”   

     

  夫人在一旁位置上拿着帕子抹泪,前一阵只能暗自守拙,见女儿铁了心只能苦口婆心地劝导:“女儿啊,且不说身份,宁王和宁王妃琴瑟相和的佳名可是一个城都知道的,王府里只有一个侧妃两个庶妃,还都是静了性子吃斋念佛的。你嫁过去,可要受多少苦啊。”   

     

  箐箐实在是不以为然,想着自己一个互联网时代大学生,宫斗宅斗看了没有上百也有八十,只消一个身份进王府近了宁王爷的身,还怕斗不死那帮女人吗?   

     

  虽是这般想,箐箐还是面上凄苦之色:“父亲,母亲,甫一见王爷,女儿便是倾心,这几日竟是心头积絮,化不开撇不尽说不清,百般滋味惹得食不知味,寝不安稳,”泫然欲泣地抬眸,拿帕子拈了下眼角,把戏做足,“若不是前世孽障,也定是女儿许了今世的诺言却来不及回报。父亲,母亲,既然是前世之债,别说是侍妾,女儿就是当牛做马也是愿意的。”   

     

  古人嘛,素不敢拿迷信的事多说,就怕一语不慎天上降下个轰雷把自己给劈死呢。箐箐这么说了,旁人自然是以为事情难办了,比如李侍郎,沟壑纵横的老脸上青了白,白了黑,一甩袖子走了。   

     

  李夫人哭哭啼啼地抱住了箐箐,哽咽道:“吾儿命苦啊,命苦啊。”   

     

  也不知李侍郎用了什么法子,王府那处竟是传来消息了,要箐箐准备着,择个好日子入府。听到这消息箐箐开心得跟啥似的,同时也心底下冷哼,还说什么伉俪情深,年少貌美的姑娘自己扑上去还不是照单全收。   

     

  铜镜里头的女孩样貌艳丽,脸颊跟剥了壳的鸡蛋似的,李夫人亲自把桃红色的嫁衣送了来,看到女儿这般模样,又忍不住落了一场泪,她攥着箐箐的手,道:“好女儿,且记住安分守己四个字。你落表哥早一步被王爷请了回去当幕僚,有些闺阁私事,若是实在没法子,姑表之亲他也会帮上一把的。”   

     

  直到箐箐坐着两个婆子抬着的小轿从边角门进了王府也未曾明白,那位落表哥为何甘心去做个幕僚,瞧着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啊。   

     

  箐箐是以侍妾的身份进了王府的门,李侍郎只一个三品的闲官,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也没多少人在意,王府自己关上门办了桌酒席,她也见到了传说中的顶头上司宁编辑评语壮士!干了这碗有毒协和医院专家告诉你三高快用权健钙锌晒的鸡汤,咱们再谈穿越。穿越而来的现代宅女如愿入了俊美王爷的府邸,一路过关斩将把府里的女人除了干净,却不知这只是盘棋,她不过是棋子之一。莫与古人斗,伤脾伤肺伤心。(作者自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浙江论坛|浙江全讯网|浙江生活信息百科|浙江本地生活圈
本站广告来自网友,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进入本站请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本站不承担任何的法律责任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8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