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8|回复: 0

浮生卷 yoqwlk1m

[复制链接]

464

主题

464

帖子

150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501
发表于 2016-12-6 21:02: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楔子   

  浮生种种,浮影重重,七八个等闲人,两三段缘分,倒也无愧了这浮生路。   

  【璃墨阁】   

  清晨的日光似乎永远都是那么活力四射,它透过一棵年迈的大槐树,细碎的剪影投射在一条不知名的小巷里,清浅柔和,巷子不起眼的角落里,一家古色古香的茶楼里传来墨香,茶楼门口的牌匾上,写着几个娟雅小字,不张扬,却有种莫名的吸引人的魅力:“璃墨阁”。   

  茶楼里并非想象中的热闹喧嚣,反而有种意外的平静,虽然一楼人并不多,有看上去性格孤僻忧郁,打扮奇特的唐装少女,有脸上总是挂着明媚笑容的少年,有看上去慈祥和蔼的老婆婆……都是些熟客了,至于他们经历过什么……谁知道呢。   

  二楼是间会客室,两张红木镂空椅,中间是张长桌,两侧向内卷,上方铺着一张泛黄的卷轴,叠在一起,隐约可以看见淡淡的墨迹。旁人只知这间茶楼的主人唤作璃韵,不似真名,不过一个称呼罢了,真真假假,何必追根究底。   

  每天,这个会客室里都会有不同的“东西”,或人,或仙,或妖……简单来说,茶楼主人的职责,是逆天改命,或许这并不算是职责,只是,某些事,该了结了。   

  【第一千零一条交易】   

  白衣飘飘的墨发女子坐在红木椅上,无论怎么看都不似这里的人,到像是画中走出来的美人,她骨节分明的青葱玉手轻轻敲击着长桌,情绪沉淀在眸底,淡漠的瞳孔像是对这世间毫不在意了,素脸上是苍白的冰冷,麻木了情感,麻木了神经,麻木了身上每一个细胞,悄然等待着她下一个客户的到来。   

  忽的,手指停止了敲击,桌上的卷轴也不知所踪,门被轻轻敲了两下,随着嘎吱一声的开门声,那条门缝中,传出一个甜美却有些胆怯的女声:“请问,璃韵在吗?”门里头传出一声淡淡的“嗯”。   

  少女松了一口气,推开门,走了进来又轻轻的关上,少女看到她有些不可思议:“你真的是……璃韵?”没听到回答,少女有些尴尬。“没想到……你看起来这么年轻。”没有理会这个话题,她直接切入正题:“首先,你的名字和他的名字。”这次,她连抬头看少女都懒得了。“芳涟茜,柳……言亭。”芳涟茜咬着嘴唇,像极了被老师捉个正着的早恋少女。“你的条件要取你一百年阳寿,你可想好了?”她的眼光又冰冷的投射到芳涟茜身上,芳涟茜的眼中闪过转瞬即逝的犹豫,又全部化作坚定。   

  “请签字,你的性命在这段期间将会与它相连,必要时,它会将你传送回来。”璃韵不知从何时拿出那条长长的卷轴,递给芳涟茜,依然是一副疏离的口吻,像在执行一个命令。   

  会客室又恢复原本的空荡,仿佛方才的一切只是场梦,却还有着肌肤的温度。   

  璃韵望着那条泛黄的卷轴,不,应该说,是最后的那“一千零一”几个字,叹了口气,一千零一啊……真是一个命定这条铁路改变了扬州淮安镇江宿迁的历的数字呢……   

  且说芳涟茜那边。   

  那大概是座城吧,城里有条江,江的两岸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在这个令人喘不过气的夏天,行走在拥挤的大街上,满是人群浑浊的汗水臭味儿,街边小贩吆喝的吆喝,更有热情迎接客人的。   

  这就是芳涟茜的前世,不过,在这儿,芳涟钱不叫芳涟茜,叫敏安,这条清江,唤作媚江,江上有座桥,是第一任城主死活要的名字:念亭桥,与这城这江这人配起来,倒还真有几分江南水乡的味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所以,媚城里的人们大多是渔民。   

  敏安姑娘长的不算绝色,却有那么几分小家碧玉的味道,她恨透了这座城,又爱透了这座城。因为她和她的心上人是在在念安桥上相遇的,但这座城束缚了她的一生,包括自由与爱情。   

  敏安家不算富裕,但也勉强可以填饱肚子了,每日她都来这坐桥上呆上一天,为了等她心爱的那个少年——柳言亭。   

  后来,敏安长成了大姑娘,也终于如愿以偿,某日桥上,敏安又再度看到了他。那个少年还是那样的英姿飒爽,犹如天上神仙:“柳言亭!”“小安?”她扑进柳言亭的怀抱,眨着她那双清澈明亮,剔透干净的双眼:“我嫁给你好不好?”柳言亭的嘴边勾起一抹弧度,像三月的暖阳,拂过敏安的心上,酥酥的,痒痒的,抱紧她,在她耳边吹出一个字:“好。”   

  芳涟茜回来了,她的眼睛还有些微红,大概是激动的吧,她对着璃韵:“谢谢。”这个姑娘似乎沉默了些。“如何?”璃韵难得的问了一次。“这次,我表白了……他答应我了。”   

  门又缓缓带上,卷轴出现在璃韵手中:“答应了又如何,这世上,最不能信的,便是诺言。”人影渐渐离去,只是为何,卷轴上第一千零一个故事的结尾,竟勇弟点播的歌曲nbsp是这般?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人觉得那么不可思议,却又真切的发生在眼前,那么自然,那么顺理成章,其中,敏安的感觉最强烈,柳言亭的确是喜欢敏安的,好多好多年前就喜欢上她了,不过,有些事情往往来得那么突然,而有些事情在这个突然中要被抹去。   

  媚城最富有的商户的女儿在临近婚礼的几天前,突然上柳家的门提亲,柳家人自然是高兴得合不拢嘴,连连点头答应,甚至还不等柳言亭知道这件事,敏安也知道了,那天,柳言亭来找她了,他说:“对不起,小安,等来日我彻底把他们家掌控,我就来找你,你等我,好不好?”他看向她的眼睛是那么真挚澄澈。   

  这来日还是没有来,因为这,是永远无法到达的彼方。   

  念亭桥,念亭念亭,柳言亭,你可知,有位姑娘,念着的,是你的亭啊……”   

  【城北顾白,城南安瑾】   

  还是那位狐族神女,不过这次是璃韵邀她来的,未等芳涟茜先说,她就自顾自的开了口:“从前,城北有个叫顾白的少年,城南有个叫安瑾的少女……”   

  顾白喜欢安瑾,喜欢了好久好久,安瑾喜欢顾白,喜欢的好深好深,不过他们一直以为对方不太喜欢自己,深居简出,庸人自扰,每次遇泡面的50种做法看完有木有流口水呀到对方,只是尴尬的打声招呼,苍白又僵硬。   

  顾白长大后,带回来他的女朋友;安瑾长大以后,带回来她的男朋友。   

  顾白住在城北,安瑾住在城南。   

  这次他们又相遇在街角,不再是僵硬的对白,而是客套的打着招呼,谈着这些年的人,的事。   

  安瑾单独拉顾白到墙角,他们的眼睛直视对方,几乎是同时的:“我喜欢过你,不过是曾经。”愣了愣,又相视一笑。   

  在那个有着鸢尾花清香的夏天,那个藤蔓爬满砖墙的下午,表白了曾经。   

  有些人,错过了就是一生,有些人,回过头再看当初的风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QQ84078623|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浙江论坛  

GMT+8, 2017-6-25 20:07 , Processed in 0.521177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6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