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9|回复: 0

后座上的少年 dukkaujt

[复制链接]

465

主题

465

帖子

150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501
发表于 2016-12-6 20:46: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以前听一个女生说:“一个人一生至少要谈两次恋爱,一次刻骨铭心,一次平静永恒。”我表示困惑:“也不一定吧,世界那么大,总会有一次就成功的吧?”她扭头一脸鄙夷地看着我,扔给我两个字——“幼稚”,随后把我一个人晾着,自己做自己的事去了。后来我想起这句话,觉得颇有道理。不管一个人是否都能在最终找到自己的平静永恒,恋爱也罢,单相思也罢,或许都会有一次刻骨铭心吧,当爱已成往事,而往事也都尽然都随风,也就剩下了一颗皱巴巴的心,留下那刻骨铭心的纹路。   

     

  手机里珍藏了好多张国荣的歌,尽管并把这些歌曲加入常用的播放列表,但却总是舍不得删去,偶尔倾听,总是觉得韵味浓浓。一次在下班的公交车上被公司的前辈瞥见了我的下载列表,张国荣的歌曲在里面占据了一片江山,他睁大眼睛看我一眼说:“你也喜欢哥哥?”我看着前辈,前辈眼里满是激动,他感叹道:“我第一次听哥哥的歌曲时,我还在念高中,那时候你应该还没有出生吧。”我回之以微笑,说:“我是听同学介绍才开始听哥哥的歌的,那时我也念高中。”   

  我记得那是高一的寒假,在一家KTV,大包间里灯火通透,明明晃晃,但却寥落地欢唱着两个已经快吼到声带破裂的人,那两个人中有一个是我,另一个是阿木。我和阿木从一点唱到四点,筋疲力竭,只剩下点歌来听的力气了。听了好几首歌之后,阿木突然问我:“你有没有听过张国荣的歌?”我摇摇头:“没有。”阿木一副老成的样子拍拍我的肩膀:“张哥哥的歌都没有听过,怎么长成有情怀的男人?”说罢就在我嘶哑的笑骂声中点了一首《当爱已成往事》   

  当时我不曾了解过张国荣的任何歌曲,更不用说这首《当爱已成往事》和这首歌背后的电影《霸王别姬》,但是看着屏幕上浮动的歌词,听着阿木的歌唱,阿木声音嘶哑但却唱得很认真。一曲未罢,阿木突然止住歌唱,开口对我说:“你知道吗?她有男朋友了。”   

  阿木的最美吉林交通人评选一起来支持咱梅河口人声音在嘶哑中微微颤抖,在KTV管弦呕哑的影响下,我没能立即听懂他的话。好几分钟后,才结合着他说话时的口型弄懂了他的话,但却无奈已经错过了接上这个话茬的时机。若是能够当场听懂,阿木肯定少不了我这个损友一顿善意的嘲讽或者怂恿,当然这一切都会发生在我粗暴地宽完他的心之后,然后两个人开始没心没肺地互黑互污,但此刻阿木已经又点了两首歌唱起来了,也全都是张国荣的歌曲。听阿木唱着,我一次次欲言又止,后来实在找不到合适的话茬,索性静静听着,阿木需要发泄,那就让他好好挥洒一下吧。   

  后来我也渐渐喜欢上了张国荣,听他的歌,看他的电影,去KTV也会点张国荣的歌曲。在看《霸王别姬》地时候,程小楼对蝶衣说:“不疯魔,不得活。”那一刻我心头思绪奔涌,什么样的男人才是潜力股我想到阿木,抛开电影里的那些特定元素,程蝶衣几乎就是阿木精神世界的写照。   

  我和阿木是初中同学,他个子不高,却是一个当之无愧的短小精悍的逗货,数学水平极高但其他学科几乎快要挂科。当时我搬家住到离他家百米之内的一个小区,于是我主动找到他,一起结伴乘公交回家。事实证明,逗货成双,天下横行,两个逗货碰撞在一起会产生比中子轰击铀235更惊天骇人的威力,或许哼哈二将,雷公电母都比不上那时的我们一样天下无双。当时我们回家路线上的各个公交班次的司机见了我俩都是眉头紧皱,心中暗叹:“怎么又碰上了这两个天棒。”   

  我们在公交车上各种花式玩乐:用扶手拉单杠,在座位上做仰卧起坐,嘻哈打闹,极尽年少轻狂的各种毫无素质。记得一次回家的公交上,碰巧遇到一对情侣在闹别扭,女人坐在男人旁边不断地垂泪啜泣。我和阿木坐在前面一排静观着事态的发展,没心没肺地开着玩笑。突然阿木对着我神经兮兮地说说:“看看我们谁先把那个女人逗笑,输的人出钱请吃烧烤。”我点头同意,便开始了PK。我先行挑战,讲了一个嗲声嗲气的笑话,本来没什么把握,谁知女人太不争气,居然停止了哭泣,又似在哭又似在笑的样子,跟着她身旁的男人一起忍俊不禁。“事已至此,我赢了,虽然赢得不费吹灰之力,但请你记住你的话,请吃的钱你现在给还是等会儿给呢?”我笑嘻嘻的把爪子伸向了阿木。那数据科学与软件工程学院软件工程微软开家伙当时听了我的笑话也是笑得不行,见我伸手讨钱,他突然出乎意料地拨开了我的手:“唉呀妈呀,大爷你咋这么扣呢?老提钱的事干啥?”随即便来了一段小沈阳《不差钱》的模仿秀。表演完毕,全公交的人除我之外,就连公交司机都被阿木逗笑了,那女人还是那么不争气,这下子直接掩面笑成了一团。我看的瞠目结舌,刚想开口骂阿木犯规,却又在司机的一脚急刹中被阿木拖下了公交,极不情愿的请了他一盘烤韭菜。   

  后来有一天阿木告诉我他家里给他买了一辆自行车,邀我一起骑车回家。当时我还是无车一族,向父母提出买自行车的要求,结果是遭到了强烈的反对,理由很简单,父母担心我的安全问题。但我和阿木的逗货之路又岂能是连小学生都不怎么放在心上的安全问题所能阻隔的。我见过了阿木的自行车,惊喜地发现他的自行车的后轮车轴上有一个很长的轴筒,足以站人,我马上提议:“你来蹬车,我站在后轮上你载我回去。”阿木笑着看我一眼,爽快地说:“我也是这么想的。”结果到了第二天我才明白为何阿木答应的那么爽快,原来阿木不高而我却高出他一个头,他载着我时自行车完全处于重心不稳,安全不能自理的状态,这样一来为了这要命的安全问题我只好主动换下他改成我骑他站着。从此以后我便莫名其妙地成了阿木的专职司机。接下来的日子里,在人潮涌动的上放学的路上我蹬车,阿木负责看着周围的行人和车辆,两人有说有笑地横行在人群与车流之间,招摇过市。我们聊着笑着,课堂趣事,考试成绩,还有着小男生心里的秋波荡漾。   

  那时阿木暗恋着班上一个女生,但同时他也告诉我,他还欣赏着另一个女生。我戏谑他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还盯着菜板上待宰的。每每我这样嘲笑他时,阿木就砸吧一下嘴然后一副成熟老男人的样子看着我:“谁年轻时没偷偷的在心里当过叱咤风云的人渣呢?再说了,就算同时喜欢又怎么样?那至少,至少说明我胸怀宽广。”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这般地脸皮厚,我找不出反驳的理由,只能回之以鄙视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QQ84078623|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浙江论坛  

GMT+8, 2017-6-25 20:07 , Processed in 0.334758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6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