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论坛|浙江全讯网|浙江生活信息百科|浙江本地生活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和乐 QQ 47460440
查看: 71|回复: 0

苦命郎苦命终自裁 含酸女含酸归黄泉

[复制链接]

848

主题

848

帖子

2727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727
发表于 2016-12-6 20:31: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苦命郎苦命终自裁 含酸女含酸归黄泉
      
   
    且说环清之妻李氏从蕊香园吃酒回到东房,已有几分醉意,待小丫头香凝侍侯梳洗毕正要上榻歇息,忽唤香凝道:“你去告诉姑爷,我在娘家多住几日,让他完事先走。”香凝自去告知。
    环清近日为岳父过寿之事办劳烦,如今方完,终可抽出身来,略做休息。环清得知李氏在娘家暂寄几日陪父母略尽孝心便起身辞过岳父、岳母起身回去。相见自是一番叮嘱,不必细说。
    你道环清是谁家公子?原来那日安国公徐华在家摆酒做寿请的是当地有名的戏班曰锦绣班者,有一名角生的妩媚动人被安国公一眼看中,硬要找来做妾。那班主的老妈妈得了几百金银有是安国公要人,那老妈妈也是势力之人,恨不能找机会巴结奉承,得此机会喜的屁滚尿流,那里不依.这方氏虽为戏子,但品性高洁,一肚子委屈也无可奈何。徐华得了这方氏如获珍宝般。只是这方氏委屈在先失节在后,对徐华每每不礼。徐华也是变着法讨好,其中软语澜言自是不能胜记。怎奈方氏只是不理,徐华好话说尽,本性毕露,纵家奴呵斥叫骂,之后又自己亲到方氏房间慰问劝解。站立执杯敬方氏一盅以压其惊。方氏怎只这酒中有文章。可怜:香花平白遭泥污,寒宫桂后满泪伤。方氏酒醒,自知失身,几寻短见皆被房中一照常起居老麽麽劝止。如此十月于方氏诞下一子即此环清也。方氏平日本就心中多怨饮食素少,加之生产下红过多,虚弱异常,一病不起。看官你道方氏此时有心恋世?
    而今徐华见方氏已死,于是在家人中随便挑了一个年老不中用的麽麽领了这刚刚出世的孩子
    封了二十两银子并些衣用打发了出去。这麽麽本就老实,带了小孩出去悉心照养,教于书礼。
    麽麽见这孩子天资聪颖,又思家境,故取名“环清”有“通寰晓礼,性清志洁”之意。环清
    不到七岁间便读通了《诗》、《书》等,且凡读过之物过目不忘。
    时光飞溅,岁月如斯。转眼十七载,环清肚中已装了不下百部书,吟书作词、写文谱曲无一
    不能。奶娘见这孩子一日日成人,料定日后必成大器,遂将身世之事一一告知。此是后话。
    道是本屯有员外姓李名济者,深重环儿。又知他与安国公血缘相通,更是敬重。边上门求婚,奶娘见环儿已大也到了该成家之时,况是本屯员外自是十分欢喜,隧完结了婚事。小两口也是相敬如宾,偏偏没多久奶娘因病成疾又到年迈不得医治,终是去了。享年七十六岁。这环儿从小依附奶娘长到如今,怎不伤痛?连口痛苦,几至昏倒,李氏也是悲痛万分,二人送奶娘入了土。不一月便到了李氏之父五十大寿之日。
    这日环清拜过岳父,辞过娘子,雇了一辆蓬车赶往家去。不过两个时辰便到家了。正要推开门,闻得身后有言问道:“徐环清公子否?”环清回过头来,见两个公子摸样的人物走过来,忙作揖道:“在下环清,却不姓徐,敢问二位公子有何见教?”那二位见他这般只是不甚答理,道:“管姓不姓徐,只叫环清便是,我们找了你好回去完命!”另一个道:“走吧。我们老爷找你!”环清道:“你们是谁?找我何事?”那人道:“安国公,徐华!可找你不得?”一面说一面便上来拉。环清退后两步,正色道:“若是其他人,还可以相见,见他断不可。”说着进了院子,插了门,直进屋去了。任凭着二人如何喊叫只是不开,无奈,两小厮只得回禀。环清回到屋中,观物思人,不尤得想起与奶娘相依为命的光景来,难免掉下眼泪,刚有闻得徐华来邀,更是心中难平。暗自思道:“当年家母找逝,况我刚出,汝不思父子之情,独舍我予奶娘,逐出厅堂,死活不问,今见我稍有才华,又来寻找,岂有如此道理?”愈想愈气。
    日后,接连几天,徐华三番两次派人来请,皆被呵退。一日,天色将晚,环白癜风治疗方法有哪些清独做茅屋,正自发呆,忽听门外车马之声,待要起身已闻言曰:“你这小儿,好不识抬举,我命人好意来请,你竟仗着积分丑才学辱骂不止,我到要看看你何种子!”环清虽未见人,却已猜得八九分,待要起身,只见前日那小厮踹门而入,用手指着他,躬身道:“老爷,就是他!”环清知道徐华已至,忙整了衣衫,站立定,只见后面走出一蟒型大汉:头戴金黄如意簪,上身着纹云龙左任长袍,腰系仙娥锦虎头束腰带,珍珠樱络网,手执檀香金纸古折扇,脚登金丝绣底靴。环清欲要上前,徐华已抢上两步,扬起手指着他的脸啐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你这个什物!”环清知此人粗鄙竟不知到如此欲要还言却又止住,埋头略略一笑。只听徐华又道:“我看你有些许文色,又体弱多病,余心不忍,方加体恤   且说环清见北京治疗白癜风的比较专业的医院众人去后也自后悔烦乱,你道为何?原来环清自那日听得奶娘说起身世之辞后,悲母狠父自是不必说,因又想到:徐府如此奢华,家丁几百,挥金如土,若得重回,何等荣耀,现在却落得如此!不免伤感。又转念道:“我虽现居陋室,却文章到好,想日后中了举,谋个一官半职,安国公毕竟重视,复来迎回未尝不可。”想到如此心下不禁狂喜,于是日夜奋书,刻苦异常。你道这般光景那得吃消?谁知这安国公却又迟迟不来,这是偏又碰到奶娘离世未过三七这日子,环清因久等不见又加奶娘离世,心中怎无怨恨。正是:数载心愿尽行出,欲东反西自扰人。正自伤心,听得外面有有人寻唤。环清心下纳罕,这人是谁,声音如此耳熟。仔细看时却是幼时好友姓郑名科人称“闲得”者。环清忙换上笑容,上前躬身作揖道:“好兄长,时常不见,最近有何公干?”闲得忙携了环清的手笑道:“闲人一个,有何公干!兄之言羞愧弟了!”两人同向炕沿坐下,环清执壶斟了茶,二人闲序一番。这闲得原是同环清小时一块读了书的,闲得生性懒惰,好逸恶劳,那有这份耐心,不几日就回去不读了,谋了小生意倒也稳妥。闲得见环清家境窘迫,便时常资助,故二人关系甚厚。“我看兄似有不悦之事,何不一吐为快?”“不瞒郑兄   却说李氏在娘家已住了七八日总不见环清来接,便怒气着来辞家父家母,便生此时要回家去瞧个明白,父母苦劝不住,只得支一小厮套了车立刻送回。这李氏到了家,见空无一人,铺盖凌乱,正自生闷气,见环清醉熏熏的回来,气一下子便涌了上来,道:“怪到呢,我就说这么些日子都不曾记得来接,这是到哪花天酒地、搞得如此德行了!”环清本已愤然加之多喝几杯,人借酒胆便道:“贱娘们!你胡诌些什么。”李氏一新媳妇那得如此,便大哭起来道:“你这没良心的!要不是我爹爹看你有几分文采,谁把他女儿给你这穷酸的要死的人过!如今还没有一官半职就忘起本来!”说着便往环清身上扑打过来,闹得环清没魂儿一般,道:“你不用这样,嫌穷名我退了你回去便是,别苦累了你才好!”李氏闻得此言更是伤心欲绝,说着便从草席底下拿出防贼的匕首来,退去剑鞘,道:“你若退我,即可死在你面前!”环清一见这情形,酒早已醒了大半,忙道:“这是为何,是你说受不得穷的。”李氏道:“我也是被你逼急了。我既许了你,就一心一意跟着你过,那向你   青子矜,花扶心;红尘散,烟雨声;
    有流返,无可归;情难尽,绪难收;
    碧草堤,清水潭;蝶相恋,鱼相嬉;
    帝司在,知谁音;冬夜无眠冬夜思,
    露凝霜重病起迟,前日事,早去去;
    独抚旧梦寒衾裘。
    却道是:
    云散终有时,何故自庸扰?
    冷吟不尽肠白断,落得有谁音?
    且听我狂歌;
    羡漠中之美嫱兮,吾独伤悲;
    慕闺中之文君兮,叹嗟自灼;
    天正以存色兮,可堪襟怜;
    地厚以养生拉萨白癜风专科医院兮,愧怍可依;
    空蒙迷雾雨兮,相思泪飞;
    茫怅无可知兮,缱绻津;
    风凄凄意寒兮,美人低吟。
    作罢服自尽。
    闲得闻之,悲恸不已,又思自己已二十余之人却不曾有以为如此之红颜知己,越发的悲伤起来。闲得收了泪。忙赶至环清舍下,见有许多人将茅屋团团围住,只远远的见一金光冲天。未知是何缘故,且听下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浙江论坛|浙江全讯网|浙江生活信息百科|浙江本地生活圈
本站广告来自网友,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进入本站请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本站不承担任何的法律责任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8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