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论坛|浙江全讯网|浙江生活信息百科|浙江本地生活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和乐 QQ 47460440
查看: 87|回复: 0

学校的事

[复制链接]

1026

主题

1026

帖子

3301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301
发表于 2016-12-6 20:17: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学校的事
      
   
    整个麦收季节,学生们都停课投入到了“三夏”当中。早晨起来排队去东沟社员割过麦后的生茬地里去,一人一行在麦茬里拾撒落的麦穗,在身后一把一把放起来,到地头了,回身看满地都是一小把一小把排成的行行,大老笼拿过来把自己拾的麦装进去,装不下的用绳捆起摞在笼襻上。
    学校的红旗插在地头较高的进方,卞老师找了块树荫,坐下来老远看学生拾麦,不时拧开手中的玻璃瓶盖倒出来一片薄荷片含在嘴里。
    一片地里的麦子拾完,每个学生都有了几大老笼,几大捆麦子的收获,拿不动了,很着急地跑回去叫家里大人拉了架子车来运到生产队场里去,卞老师把持了大秤,给学生逐个秤了记在帐上。一大晌过去顺子满脸红扑扑流着汗水回到家里时,俊娥心疼地让快喝几口凉开水解渴,夸奖地说,我娃都能挣工分了。听见夸奖,顺子就掏出来卞老师发给他的三片薄荷片让俊娥吃,俊娥心更疼了说,我娃吃。顺子说,我一直都没舍得吃,我只吃一片就行了。把剩下的两片硬放在柜盖上,很懂事的样子,提着草笼又下河去给羊割草了。
    上学只是个样子,学生就是小社员。可是学校照样要去的。顺子一觉爬起来,眼还没完全睁开,赶紧就爬在窗棂上往外看,天已微明。炕角角找见那条烂了两个手掌大小窟窿的半截裤,撑开腰胡乱蹬进腿去就下了炕,俊娥睡眼惺忪地看见娃下了炕,问一声,顺子,天这么早就去学北京皮肤病专科医院校,不怕狼吃了你么,再睡一会儿。顺子没吭声,去窑里头拿了老笼,窑里太黑看不甚清楚,又伸手在笼里摸了摸昨天晚上放进去的草绳,摸着了放心地提着就往外走。从炕边过去时说,妈,中午去阳坡接我,学校今晌午在阳坡的三十亩地拾麦哩。俊娥撑起上身爬着,随身子动两个肥奶在光席上来回地蹭着说,每天都去这么早,在竹笼里拿个馍吃了再去。顺子放下老笼到案边揭开竹笼拿了个馍,又去水瓮边舀了一瓢凉水叽咕叽咕喝了,把馍撂进老笼里提着出了门。
    到门外看了看,天已大亮,起得早的都是学生。顺子走了几步,总觉屁股后面不自在,扭头看了看才发现腿在烂着的窟窿里穿着,顺便坐在路旁的石条上,脱下来重又穿好。第一次觉着半截裤上的窟窿不太雅观,一把攥起窟窿来从草绳上敦下来一小股绳绳扎住了,站起来感觉好了许多,拿北京哪治疗白癜风好过老笼里的包谷馍啃着去了学校。
    学校已有了许多学生在场上撵着玩,卞老师才起床的样子,端了一小杯盐水站在房子门口嗽口,头仰起眼翻着看天,嘴里呼噜噜一阵水响,噗一声吐出老远。脸上没有表情地又去了厕所,说是厕所,其实是一堵墙 后面。顺子却早一步蹲在了唯一的一个坑上了,猛见老师进来,赶紧蹶着勾子低着头叉叉着腿跑到墙外蹲着等老师出来,半天不见老师出来却听见里面一声屁响。顺子忍不住拉了出来,索性拉净了在地上文了文屁股起来,摘了两片桐树叶子盖在了大便上。
    不知卞老师什么时候出去的,顺子在场上正跑得欢,印娃在场边手搭在嘴上喊,顺子,周顺子,卞老师叫哩!顺子听见了跑过来问,在那里?印娃说,在房子门口。顺子赶紧过去,卞老师双手叉在腰间,怒容密布的脸上,那对眼能闪出电来。顺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加快步子跑过去,站在卞老师面前问,老师叫我哩?卞老师不说话,盯着顺子,顺子感觉卞老师的眼光和麦芒差不多刺得人浑身都疼。正不知该咋办时,卞老师说去把树叶下你拉的粪铲进厕所去。顺子赶紧去了,找不到铁锨,就摘了四五片桐树叶过去,看见谁在他盖的叶子上踩了一脚,四下里溅出老远,等把溅开的收拢在一起了四五个叶子盖上去两手掬着扔进了厕所,就看见他刚蹲过的地方,屎上一层血一样的红色。顺子赶紧跑出去,卞老师大喊,过来!等顺子过来了,又说,把这双鞋上的屎擦一擦。顺子瞟了一下卞老师,就想起屎上的血色,弄不懂卞老师哪儿在流血,擦完鞋时,卞老师也摇响了手提铜铃。
    同学们集合后,往阳坡走去,一路歌声不断,“……风雷吼,战旗摇,革命闯将斗志昂……”
    到了麦茬地里,和平常一样,卞老师先给学生发了薄荷片,红旗插到一个土圪塔上,就开始拾麦。又是一大晌,中午太阳正放火时,俊娥拉着架子车来了,帮顺子把麦子运到场里,过秤后回去。
    卞老师在树下站着说,红小兵注意,下午到校时每人拿一把镰,从今天开始,生产队的麦子已经全部拾完了,下午给猪羊割草。
    学校养的猪羊都以窑为圈,窑门口用胡基垒起来半人高的矮墙挡着。猪有七头,羊有九只,是学校响应勤工俭学号召喂养起来的。
    顺子刚吃过饭,印娃就来叫了一块去学校,每人拿着一把镰,照样提着老笼,只是不拿绳了。印娃问顺子,你没听说学校让几个人包一头猪或一只羊么?顺子说,真要包,咱们包一只羊,羊好养,咱苇子河遍地是草,不怕没有吃的。印娃讨好地说,行,趁天热草多给羊晒些干草预备过冬时吃。顺子说,你想的真周到,咱给卞老师说一声,能行的话,咱就包,保证比其他人养的壮实。
    学生们下河割草回来,正是半下午的样子,卞老师让给猪羊喂了,把剩下的草放在一个窑里说,去教室集合。学生们进到教室,缺胳膊少腿的课桌上尘土有二指厚,二三个月没有进教室了,学生们有一种似曾相识的亲切感,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就象第一次坐飞机的人一样新奇,前后左右看个不停,这儿摸摸那儿擦擦,印娃亲切地叫顺子,同桌。弄得顺子很不习惯一样的说,叫红小兵顺子。
    卞教师走到讲台边看了看灰太厚,站到了一边去,展开手里的一张纸说,都别说话,我宣布一下夏收以来每个学生拾麦的情况,董正贵640斤,周顺子1027斤,李友梅703斤,李印娃839斤……
    宣读完后,卞教师说,这一部分麦子是支援生产队的,咱们学校不要一斤。今天分配一下学校勤工俭学摊给每个学生的小麦任务,……周顺子14斤,李印娃14斤……。宣读完卞老师强调说,学校要的是麦粒,是晒干的麦粒,完成好的要奖励,做为期终评三好学生的条件,优先考虑。完成差的要批评,升级也会受到影响,下个星期三全部交清。
    学生回去后,卞老师在学校转了一圈,南头一排八个窑洞,六个养着猪羊。察看了一圈,卞老师刚进房子,队长突地就进来了,手中提着一包东西,放到炕上说,卞老师,这个夏天辛苦了学校,队里给你买了几样过夏用的毛巾,洋枧送过来,学校今年拾的麦子比往年的都要好,都要多。卞老师连忙给队长倒了水说,支援夏收,龙口夺食,也有学校的一份责任,应该的应该的。队长笑着喝着水拉家常一样的口气道,卞老师啊,你们学校勤工俭学收上来的麦子到时候交给队里,队里给学校折成工分,决算了再付给学校钱,你看呢?卞老师说,今年学校把勤工俭学的精力放在了养猪羊上,收不了多少麦子,收上来后也就只百十几斤,准备再倒换成包谷,给猪要加料的,想在春节前交到公社的收购站去,卖了钱要给学生准备下学年的学费。队长想了想说,是啊,娃的学费也重要,年前把猪卖给生产队一头,让社员也过个荤腥年。卞老师说行。两个人喜喜哈哈地聊起来。
    顺子约了印娃一块到已经种上包谷的麦茬地里去拾麦,这是徒劳,本来已经用耙楼过,学生又拾过了,能有几粒麦子落在地里?一大晌,两个人拾不到几个麦北京白癜风治疗哪里好穗。顺子埋怨说,上哪儿能拾14斤小麦,任务完不了明年别想上五年级。印娃说,没见过书本,这学期才上过几堂课,还不如不上哩。顺子说,红小兵就是这思想?印娃说,思想再好拾不到麦子还是没办法。两个人上了一道土梁,印娃指着生产队的麦场说,顺子,不然咱们俩去场 里偷一些。顺子眉一皱,看了看印娃说,敢么?印娃坐下来,远远指着麦场的一个角说,去那个地方肯定没人发现。不偷,任务根本就完不了。顺子还在犹豫,印娃说,不然的话就准备再上一年四年级。顺子说,逮住了就当不成红小兵了。印娃说,咱是碎娃,没人注意,逮不住。顺子挨着印娃坐下来仍下不了决心。印娃说,你在这儿等着,我先去偷一些。说完印娃就跑去了麦场的一角,钻在麦垛子一圈吊下来的麦杆下面,开始掐身子周围的麦穗。一会虚虚地一笼就满了,溜出来上了土梁,喘着气到了顺子跟前坐下,顺子羡慕地说,你在这儿看人,我也去,提着笼去了。印娃拔了几把草盖在麦穗上坐着等顺子。顺子过来后,也拔了草盖在麦穗上,两个人一块回去。这样子几次,14斤麦子就够了。
    中间还割了几回草,星期三就到了。这天早上,学生们的书包都背着小麦,完成自己勤工俭学的任务。卞老师逐个秤后,谁完了谁没完都记清楚了,学校没几个学生能完成。小麦倒在教室的一角,有二百多斤。卞老师又集合学生说,没完成的三天内必须完成,要向董正贵同学学习,13斤任务完成了41斤,谁要再……。
    “正贵!”校门外扑进来一个中年人,大喊着把卞老师的话压住了,进门问,正贵在啥地方?董正贵从凳子上站起来,眼瓷瓷地看着来人叫了声,大。来人扑过去一把揪住正贵的肩膀拉出教室就打。董正贵惊吓似地尖声呼叫着哭喊,我不啦,再不偷瓮里麦啦!大,别打我,我再不啦!卞老师在教室静静听着,有的学生爬在窗上往外看,被卞老师用竹条子做的教杆抽了两下。
    回到家,顺子给父母说了这件事,俊娥心疼地看着娃说,顺子,你以后也不敢去场里偷麦穗了,小心生产队抓住了逮到公社去。到灶边去拿了个麦面馍,顺子笑着咬了一口,嘴里都回转不。,呜呜着说,麦面馍真香。俊娥又倒了杯水端给了顺子说,慢慢吃,要不给你留一半,明天再吃。顺子掰开馍递给了俊娥一半说,妈,你吃。俊娥心里热乎乎地摸了摸顺子的头说,妈吃过了。
    顺子又要出去给学校的猪羊割草,俊娥从柜里取出一条用自己的烂衬裤改作的短裤让顺子穿上,顺子穿上高兴地跑了。学校按班分了猪羊让学生管,顺子和印娃还有两个女生管了一只羊。四个人满怀信心地喂养着,晒干的草垛在羊圈里面的一个角。,顺子每天都要扫两遍羊圈,羊还真地就肥起来。
    教室还是不太去的,卞老师让割草时歇下来了背几遍指定的课文,顺子背印娃给看着书,两个女同学在不远处也背,没两天,他们四个人把整本书都背熟了,边割草嘴里就背开了,几个人一齐附合着背起来,……罗盛教叔叔听见呼救声,边跑边脱掉了棉衣……。
    卞老师在学校转着,看了一遍猪羊,站在崖头上望河岸边割草的学生,又转回来,坐在房子看着放在一角的五口袋麦子,心想五百多斤哩,卖掉两口袋就够下学期全校学生的学费。其实也就四十三个学生,再卖半袋就够买奖状、本子、铅笔了。卞老师下决心要买一个篮球,虽说很贵,学校也没有篮板。可学生们也能在场上拍着玩,就自语,对,卖三口袋麦子,说什么也得买个篮球回来,学生们没一样体育用品,不行再买一副乒乓球拍子。卞老师的脸上立即泛上了从矛盾中解脱出来的释然。站起来踱过去,站在五个口袋前,似有所思的样子,又自语道,剩下的二口袋……,对,就这么办,他妈的,忙了学校肥了队长,我豁出去也占点儿便宜,屋里人饿得没了人形。又瞅了瞅麦子,坚定地说,就这么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浙江论坛|浙江全讯网|浙江生活信息百科|浙江本地生活圈
本站广告来自网友,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进入本站请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本站不承担任何的法律责任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8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