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论坛|浙江全讯网|浙江生活信息百科|浙江本地生活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和乐 QQ 47460440
查看: 79|回复: 0

酒客 ediphyzg

[复制链接]

284

主题

284

帖子

115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153
发表于 2016-12-6 19:47: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酒客陶杜康沿着木梯从左侧小心翼翼地登上斗酒台时,身着浅灰便装的吴量久正把他的乾坤琉璃八宝盏一字儿六个摆在石桌上。两人这是第七次斗酒,斗酒而已,似乎毫无来由。   

  陶杜康十二岁入道,十五岁学得一身斗酒绝技,十八岁跟随祖父去山西太原参加斗酒大会。祖父力克群敌,终因身体透支无度,当场呕血而死。陶杜康愤然而出,用双花檀木嵌珠红玉簋斗败山西酒王滕天宇,从此名扬天下。而今,年过半百,渐感心有余而力不足,常常对月浩叹,有种时不我待的感慨。何况近年又出了个年轻后生吴量久,后来居上,大有如日中天之势,怎不让他无端生出许多烦恼。   

  陶杜康走到石桌旁,从衣袋摸出石清玉环圆戽觞,轻轻排在石桌右侧,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吴量久,咳了一声,算是打了招呼。吴量久微笑,颔首,作了回应。   

  斗酒的规矩沿用旧制,六杯四胜,酒不在多,多则牛饮;在品,用心品,品出鲜,品出味,品出成色,品出清露出处。   

  用酒,每次均有所不同,今年所用为天台村吴老四酒坊酿制的九曲花雕。吴老四五年前就着手准备,从天地五谷中选出七十二种精粮,酿制中,又用十二年前在无量山中三十六种树的枝条上采来的清露勾兑,遂做成九九八十一类花雕佳酿。能被酒客斗酒选用,这对吴老四来说,不仅仅是一种荣耀,更是一种价值的体现。   

  吴老四命人端过花雕酒,用清檀芰荷木柄小勺逐个将吴量久的乾坤琉璃八宝盏斟满,转身正要去斟陶杜康的酒杯时,一直木然而坐的吴量久站起,将左数第四盏酒杯端出,大步走到看台边,面对鸦雀无声的人群,一抬手,就倒向台下。那九曲花雕在空中打着旋儿,清亮亮地滑落下来,落在绿碧的草丛中,空气中瞬间飘出淡淡的清幽之香。吴量久转身返回,将酒杯归于原处,又木然而坐。   

  吴老四脸上有些挂不住,眼前变得浑浊起来;稍一定神,又将酒杯斟上。陶杜康对眼前的一切似乎并不在意,他的目光越过看台下的人群,一直落在无量山的山顶上。山上有座庵,庵里坐着个尼,这尼正是陶杜康的三闺女柳叶儿。三年前发誓嫁给吴量久,因陶杜康不从,遂削发为尼,占据了一方风水宝地。   

  斗酒开始时,阳光正沿着蜿蜒的山脊缓缓地爬行。吴量久用两指灵巧地夹住琉璃八宝盏,去唇边轻轻一递,大约还不曾碰到唇际,酒杯已放回原处。六杯酒转瞬品过,吴量久抬起清爽的眼神,慢条斯理地将酒之纯色、质地、光泽、原料之种类、清露之出处卫辉仁里屯这两年弄类真不瓤种反季土豆让一一道来。吴老四频频点头各种消化道疾病症状你可能也有,末了,举出左手,单摇三指,遂坐回原位。   

  陶杜康终于将目光收回,也像吴量久那样去品九曲花雕仙品。当他将第五盏石清玉环圆戽觞放回原处时,木然的吴量久不易察觉地笑了一下,那笑像盘旋在荷花上的清香,一阵柔风即烟消云散了。但陶杜康却敏感地捕捉到了这一诡异的笑容,心中一凛,颓然而坐,刚刚端起的第六盏酒杯也跌落在石桌上。溅起的九曲花雕纵身一跃,又随之被风吹散;那酒杯也晶莹剔透般地碎成齑粉。   

  台下众人目瞪口呆,整座广场静得一枚银针落地都听得一清二楚。少顷,终于爆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声。吴量久技高一筹,取得完胜。陶杜康这才觉察到年轻人先泼掉那一杯的补铁知识血红素铁与优生用意何在,自己技不如人,夫复何望!他叹口气,黯然神伤,转身下得斗酒台,只留下那五只残杯。   

  三天后,吴量久盛装登山,凭三寸不烂之舌,劝说庵中女尼下得山来,做了他的夫人。陶杜康心中虽万般别扭,看看难以阻止,遂收心入山,起茅庐一座。入住后,潜心精研斗酒神功,以待两年后东山再起,与吴量久决一死战。   

  谁知好景不长,一年后,日军清剿,围了城,破了镇,踏平了天台村。吴老四酒坊为日本人所占,一向以精明自许的吴老四恶气攻心,心脉齐断,一命呜呼;他至死也没让九曲花雕的秘方落到日本人之手。   

  日本小头目山田大佐将全村人集合在斗酒台下,立逼陶杜康与吴量久翁婿两人斗酒。立下规矩,若陶杜康胜,则将台下左侧的人杀掉;若吴量久胜,则杀右侧的人。翁婿两人面露难色,坐在斗酒台上,目光凄然。   

  女尼柳叶儿提着用山泉泡制的醒神益气松子茶登上斗酒台,掏出琉璃翠玉青镂三环杯,一字摆出三个,满满酙上,扫了一眼山田大佐,轻轻走到吴量久的身后,立在那儿,一动不动。陶杜康抬起浑烛的眼神,示意柳叶儿退下;吴量久也点点头。柳叶儿无奈,眼泪汪汪地穿过荷实弹的日军,走下斗酒台。她踌躇了好大会儿,不知是站在左侧,还是右侧。   

  用的还是吴老四的九曲花雕酒,没了吴老四,那酒自然成了残酒。城破了,镇没了,村毁了,酒哪有不残的道理?   

  山田大佐端过琉璃翠玉青镂三环杯,轻轻一啜,芳香四溢,脸上立时耸起几缕笑丝。陶杜康和吴量久也各执一杯,一饮而尽。   

  斗酒开始,还是吴量久先来。当他端起第三盏时,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山田大佐惊得站起来,欲言又止。陶杜康不以为意,也去端杯,眼神一晃,也跌倒下去。台下一片哗然,日本兵开始维持秩序。山田大佐眼见两人已死,百般无奈,只得宣布收兵,放了斗酒台下百姓。只不过,他刚要下台,也身形一抖,倒在台上。   

  有人说,多年以后,在四川成都斗酒大会上,又见到了酒客陶杜康;也有人说,在山西太原斗酒大会上,亲眼看到过酒客吴良久和女尼柳叶儿。那又有谁能说得准呢?天下这么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浙江论坛|浙江全讯网|浙江生活信息百科|浙江本地生活圈
本站广告来自网友,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进入本站请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本站不承担任何的法律责任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8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