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77|回复: 0

狗的狂吠

[复制链接]

1053

主题

1053

帖子

339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396
发表于 2016-12-6 19:45: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转眼又是一年的春天,抽出来的时间常回家看看,我想回家!我要回家!家乡是我挥之不去的思绪,父母是我心中的牵挂。   

  摩托车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一路上耳边的风声,映在眼前的则是:桃花梨花油菜花,紫丁公英迎春花,山村田林千百陌,万紫千红总是画。想着马上就要回到自己久别的家乡,想着马上就能见到自己天天想念的父母,心里的喜悦不言而喻,情感的喷发,不由里高兴地唱起了自己心中的歌来。   

  “春天里呀桃花开,花香蝶舞燕飞来,又是一年新气象,精耕细作巧安排。”“农村里讲究地是种好庄稼,期盼地是风调雨顺能有个好收成,五谷丰登粮食满仓,有吃有穿地度日子就满意知足。”“陶渊明的世外桃源溪流山泉,也比不过家乡的景色和空气新鲜,有父母在我的心中紧紧牵挂,我就觉得自己的生活比蜜还甜。”“春天里好风光我今把家还,回到家再尝尝妈妈做的饭,妈妈你可不要太麻烦,就那园中的青菜和着面条一大碗,那就最好!我只想吃一顿简简单单。”“久别的父母,原汁原味的家常饭!久别的家乡!就让我好好美美地饱一餐,我还要把你的颜色再全部涂一遍,永不褪色,红薯干——,繁华的都市里你是否还能够守住那一片蓝天?”   

  回家的想法不是一时的冲动,回家的心情则是完全的激动。浮想联翩中的无限感慨,波涛汹涌中的心潮澎湃,随心唱出的歌调则决定是自然心境的流露:那是一种野马奔腾的不羁,几近于有些放荡的狂吼,其小孩白癜风能治愈吗中肯定也包含有对城市窒息和禁锢的情感的发泄成分。信马由缰和敞开胸襟,大自然的广阔,也许只有这样才能表达出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   

  歌声好像北京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安全能够把距离缩短,熟悉的村庄和房屋转眼就到了眼前。下摩托绕过东边山墙,刚踏进院门,不提防狗就“汪”地一声向我扑来,幸好狗脖子上的那根铁链子,它才没有扑到我的身上,但这也足以把我吓了一跳,但又终归是到了自己的家,这才心里有些底气,因此也就很快平静了心地。定睛看时,一条半大的杂色黄狗出现在眼前,它还在挣着链子叫个不停。它那威严的目光和那张大的嘴巴,要是别家的狗,我绝对不敢再有半步的近前。我以主人的姿态给了它一个响指,狗儿见我与其他生客不同的举动以及并没有表现出的恐惧和惊慌失措,似懂非懂的它的叫声也因为疑惑而变得不那么凶恶了,但从它那锐利的眼光中可以看出:它对我仍然保持着高度的警惕性。   

  “哎呦嘿嘿!是‘干’回来了呀!大冷天的刮着风冷得跟啥样回来好干啥呀?”“他爹!别看电视了!把电视闸住!聒噪人!‘干’回来了!看看看!一天到晚看个没完!”是狗叫惊动了母亲,我的回家显然令她喜出望外,她一边嗔怪着一边大声地说着爱看电视的父亲。父亲耳聋,电视声音开得很大,以至于连狗叫他都没有觉察到。电视关了后,屋里立即静了下来,我和母亲的说话也省力气了许多。   

  狗儿一直都在微细地观察着我们的一举一动,此时的它虽然还在有一声没一声地叫着,但那已经完全是在低吟的轻唱了。母亲见狗还在叫,就呵斥到:“还在叫里!憨极了!都不认得人啊!?”狗儿听了母亲的训斥,果然乖乖地回到了自己的窝内卧下了。我看了它一眼,它的目光刚好和我的目光相遇,我从它的目光中看出了它的尴尬和灰溜。狗儿的耳朵和眼睛却是一刻也没有闲着,它在打量和重新审视着这个陌生人的来头,它要把我记住,显然这是它在尽自己的责任,表现好和对来客进行甄别,这是它对自己的严格要求。   

  “妈!这是从哪里弄的这么条好狗呀?又好看又管事的!”   

  ‘父母的身体还好’,这是我给自己长时间不回家的理由,‘工里作忙呀’则是我不经常回家的另一种解释了。上次回家到现在大概也有大半年了吧?城市里与自然的远离,农村里的那种春种和秋收,夏播和冬藏的四时的更替,自己已经越来越模糊和感受不到了,好像日月星辰的凝固,自己也俨然就是那工厂里的机器,只有冰冷的运转,更可悲的是还‘自我感觉良好’呢!家里的一切变化都浑然不知,难怪狗儿的狂吠——一家人不认得一家人了!   

  “自己跑来的。一个多月前,半夜里听见楼门响,我叫你爹起来看动静,见是一只不知道是从哪里跑来的小狗在扒门,大概是天冷狗饿吧,你爹心肠软,就收下了。”“咱住在这撂岗上,四不居邻,也离不了,狗是个惊动。”母亲解释说。   

  父亲的脾气秉性,我还是了解的,父亲的惜物爱物令我感动,但又父母现在的处境又令我心酸,有儿有女却是要狗儿来陪伴。是啊!父母越来越年老了,孤独的居住,他们夜晚里的寂寞与恐惧,他们白天里的空旷和失落,孤灯伴清影,白发度残年,他们身体的冷暖,他们心灵的凄怆,喜怒悲恐惊,风寒暑湿伤,生我养我的父母,春江水暖鸭先知,而这一切的一切又有谁能够知道呢?酒干倘卖无的无奈,总是自以为是,总是自高自大的我,陪伴父母这件看似再也平常不过的事,我却是不能够做到了。唯有狗儿的陪伴,在父母的眼中,儿子当然要比狗儿重要,但在陪伴父母上,眼前来看,也许狗儿才是父母关键时刻的救命稻草和温暖慰藉的唯一。回来了就好,可怜天下父母心,他们宁愿自己受苦受累也决不会责怪自己的儿女。   

 白癜风专科医院在哪里 母亲忙碌地洗碗刷锅重新生火给我做饭,父亲则坐在椅子上一直静静地看着我。我知道:在父母的心中,儿女的能力和有出息永远都是他们最大的安慰和幸福。父亲的两只眼睛就像两个对着我的电热扇,父亲的身体则像热烘烘的火炉,坐在父亲的身边,即便是冬天里的寒冷,我的身上也不会被侵袭丝毫的凉意。父亲不吸烟,但我还是给父亲递上了一根。“爹!这一根烟一块多钱哩,比一斤小麦还要贵哩,你吸一根尝尝!”我献殷勤地说。这是我特意买的,我想让父亲知道他的儿子现在也很‘出息’。父亲接过烟拿在手里看,父亲要找火,我急忙掏出打火机给父亲点上。父亲有一口没一口地吸着,父亲此时的思想我不得而知,但看他脸上皱纹里的那种满足,我知道这也是我和父亲能够交流的唯一方式了。   

  不像城市里的电器液化气,农村里的扒火燎灶的原始生活方式,母亲一个人在厨房里做饭,又执意不让我上前,非要我坐在堂屋里闲着,说是怕弄脏了我的衣裳,对比的场景,我则好像就是客栈的食客,母亲则就是服务员了。饭是母亲盛好了端过来的,葱肉姜蒜的香味,嫩绿的透着清香的蔬菜则是母亲赶着从门前的菜园里刚剜出的。说实话,什么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QQ84078623|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浙江论坛  

GMT+8, 2017-6-26 09:46 , Processed in 0.476344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6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