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论坛|浙江全讯网|浙江生活信息百科|浙江本地生活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04|回复: 0

陶瓷 dy5io3br

[复制链接]

464

主题

464

帖子

150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501
发表于 2016-12-6 19:10: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宋小瓷觉得现在的自己,已经可以带着波澜不惊的笑容从容地游走在这片灰暗的水泥森林里。戴上应承和虚假的逢场作戏的假面。就像现在,在这诺大的宴席上,一次次地举杯,端出得体地笑容,朝着每一个路过的熟悉或陌生的人致意,高脚的玻璃杯里晃动着的红色液体鲜艳刺目。她穿过觥筹交错的人群抬眼看向远处的天空,深蓝,沉默。纤细的身影倒影在玻璃杯上,她看见自己的眼睛里失去了当初的天真,宋小瓷的嘴角轻轻地扯出一抹笑意。我还记得你说过,喜欢我眼里盛满阳光的天真模样。可是,小煦,我最终还是失去了你最喜欢的模样。   

  “陶煦。”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你,风扇在头顶吱呀吱呀地转着,搅动着夏天烦躁的空气。你站在并不高的讲台上,浅褐色的卷发慵懒地披在背后,宽大的黑色衬衫下穿着深蓝色的紧身牛仔裤。以及简短的自我介绍。让开学半个月才转来的你显得那么与众不同。我突然有一种莫名其妙想接近你的冲动。然而一向高傲惯了的班长齐娅,却无法忍受你旁若无人的冷视。当你打算走下讲台时,她伸出手拦住了你,她讥笑地盯着你的脚说:“陶煦,我们现在是军训期间,你的军服没来得及换我可以理解,但高跟鞋是不允许穿的。”   

  是不能穿,可现在不在训练期间,而且教官又不在,有谁会注意呢!我想站起来质疑班长,可我天生的小小懦弱,却令我只能坐在椅子上默默地看着你们。你微微偏过头,漆黑的眼眸似笑非笑地盯着齐娅,带着凛然的寒意。   

  齐娅的手似乎轻轻地颤抖了一下,但还是倔强地抬起头说;“马上给我回去换……”   

  齐娅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你抬手打断了。“不用这么麻烦。”你微微抖动着脚,精致的高跟鞋随意地散落在讲台四周。你光着脚,从容地从讲台上走下。我看见你洁白的像贝壳一样的脚趾踩在教室灰暗的地板上。那一瞬间,我已听不见周围同学的惊呼和齐娅看着你的怨毒眼神,只有你的脚步一下一下叩打着我的心。   

  下课时,我趁大家不注意从讲台上捡回了你的高跟鞋,我的手指触碰着它,上面似乎还有你的温度。我鼓起勇气凑到你身边,谄媚地把鞋子捧给你。“我叫宋小瓷,你可以叫我小瓷。”我向你挤出我自认为最灿烂的笑容,但你没有接过鞋子,只是看着我的眼睛,淡淡的说了声谢谢。   

  军训时烈日炎炎,冰镇饮料变成了最需要的物品。小卖部那边每天都人满为患,而我凭着小巧的个头和好人缘总能挤到冷冻柜前。有一天,我刚拼尽全力从人头攒动的小卖部里挤出来,我看见你拿着钱包皱着眉头迟疑地站在外面。当时,我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将刚买好的饮料塞到你手里。又跑回小卖部,还不忘欲盖弥彰地嘟囔着“明明想买菠萝味,怎么变成水蜜桃味了。”我的手心充满了汗,心像兔子般跳的飞快。我偷偷转头想看陶煦,却刚好撞上了她的目光,她漆黑的眼眸微微眯起,有种说不出的美丽。我看见陶煦的嘴唇动了动,她的声音穿过人群抵达我的耳膜“小瓷”,她轻轻地呢喃着我的名字。我听见我的心扑通扑通地跳着。   

  我们的友谊在一个冰镇饮料上建立。我和陶煦从此形影不离。我们总是一起逃课出去看电影,在跑中偷偷溜走,互抄作业。陶煦并不是表面那样冷漠,她虽然话不多,但会很认真地听别人讲话,偶尔也会调皮地开玩笑。   

  陶煦在校外有一套公寓,所以她是不住校的。当我第一次去陶煦的家,不,是她的房子,我便震惊了。那是一套复式公寓,洁白的大理石地面和病例报道经鼻内镜微创手术切除左上颌窦华丽的家具布置倒映出一种令人悲伤的孤寂空洞。我呆呆地看着陶煦光着脚踩在冰凉的地板上,仿佛又回到了初见的那一天,她孤傲的身影被叫嚣着的灰尘覆盖,我突然有种眼眶酸涩的感觉。我扑到她面前,强忍着眼泪,用撒娇的口气抱着她说:“小煦,我也想搬过来。你可不能压榨我,收我房租啊。我就一贫苦人民”我感觉到她的身体僵了僵,然后她慢镜头般转过身,我能看的到她眼底惊讶和不断弥漫开的笑意“那你直接卖身好了。”   

  我以为我们之间会一直这样温暖和谐。直到程又桦的出现,他就像是一颗尖锐的石子,深深刺进我和陶煦之间,划开一道深深的裂痕。后来,我总是在想,即诊断学复习重点资料一起看一下使当初没有程又桦的出现,我们或许也会因为其他的事而分道扬镳,因为我和陶煦从来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我搬过来后,陶煦干脆将家中的保姆辞了。我们偶尔会在放学的时候去超市买菜。那一天,我们刚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从超市出来,突然就从一旁的小巷中窜出一个人影。那个人撞上了我。我被突如其来的冲力撞到在地上,我刚想抬起头斥责他,一张英俊的脸突然闯进我的眼睛,那个人的脸和我挨得很近,我能看到他挺拔的鼻子,深邃的眼睛上微微颤动的睫毛,以及他呼吸时吐出的温热气息。我有些呆了,忘记了要推开他。我呆愣地看着他英俊的脸。倏然,我的身上一空,小煦推开那个人后,紧张地蹲下来,问我有没有事。我楞楞地摇了摇头,却依然看着那个男人,这时,我才发现他的脸上身上有很多伤。他也定定地看着我们,眼神复杂。小煦小心地把我扶了起来。看着他的眼底一片冰冷,我觉得周围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半响,那为金牌只抓单项忽视全能nbsp中国体个男人终于扯出一抹嘲讽的笑。拍了拍身上的灰,便走了。只是,他没走几步,脚一软就突然晕倒在马路上。我甩开小煦拉着我的手,飞快地跑过去扶起他。却没有看到身后陶煦注视着我和程又桦时晦暗难明的目光。   

  我和陶煦拦了辆车将他送到了医院,他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头上白色的纱布丝毫没有影响他英俊的脸。我支着脸看着他,只觉得心跳猛然加速。我的手指像着魔了一般摸上了他蟹壳青的胡渣。心跳愈发地快了,这就是一见钟情吗?我感觉床上的人似乎动了动,我飞快地收回手指。他睁开了眼睛,疑惑地盯着天花板,似乎在想自己为什么会在这儿。过了一会儿,他挣扎着起身,我急忙站起来想帮他,他却挡开了我的手。我尴尬地收回僵在空中的手,又鼓起勇气笑着对他说“我叫宋小瓷,因为你在路上晕倒了,所以……”   

  “哦”连谢谢也没有,只是这么一个字。   

  这时陶煦推门而入,她手上拿着药和发票。波澜不惊地将药放到床上说“说明书在里面了,自己看。钱已经付过了。”说着小煦便拉着我想走。那个男人却薄唇轻启“我叫程又桦,旅程的程,白桦的桦。我在超市旁边的蛋糕店打工,有空来店里,我会还你钱的”   

  “不用了”小煦淡淡地说。随机便转身拉着我走了。而此时编辑评语段首请空两格(编辑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浙江论坛|浙江全讯网|浙江生活信息百科|浙江本地生活圈
本站广告来自网友,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进入本站请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本站不承担任何的法律责任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8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