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8|回复: 0

静静的苦水河

[复制链接]

421

主题

421

帖子

1504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504
发表于 2016-12-6 19:08: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静静的苦水河
      
   
    静静的苦水河
    ____自序 笑浪
    《 静静的苦水河》这篇小说,我从高三时就开始酝酿,可至今还没截稿,加之主观与客观的原因,延误了它预计的行程,但是提起沉重的笔尖,我还是费力的去记载主人公成长背后的故事……
    里面的人物大都是我生活中亲历的,他们的故事让我感到不再孤独。在下笔之前,我总是犹豫不决,到底该怎么去写?在我的心中,它就像一块正待雕琢的美玉,蕴含在里面的精致图案,都与我的每一刀息息相关。说真的想放弃,可我依然舍不下已经成型的那部分,我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才能以完美的姿态,展现在我的面前……
  突遇大雨不怕不怕啦青岛公交配万件雨衣  说来也很惭愧,我没有写作经历,但却喜欢记载现实生活中平凡的点滴,这已经是我的一种习惯,也算是对人生的一种思考方式吧!可有时候往往是力不从心,加之没有过多的时间和精力的投入,不知是为生活还是为学习。总之,我没有过多的时间,所以,这篇小说注定是一个难产的“婴儿”……
    曾多次设计这篇小说的布局,总是感觉不尽人意。站在一个学生的立场上,去看待一个同龄打工仔的成长过程,似乎富于戏剧化。时常想,如果今天的我是一个社会工作从业者,然后去看待一个学生的成长,那样或许会更深刻一点。但是,这种大相径庭的错位,已经注定了这个故事的命运……
    在这篇小说酝酿之时,我所期望的是在开坛之后的十里飘香,所以我还有愿作我读者的人,都在期待中……至少我不会没有信心!
      
    十年了,他终于回来了。走在这条街上,他有着说不出的熟悉与感触。他曾一度失望,是因为这里曾派生过他无数的苦难生活,是心酸与泪水,一直浇灌着他慢慢成长。他曾以为,离开这里,就不会再回来,可谁知当离开这里时,他还是舍不得这里,忘不了这里。
    夕日黄昏,血一样的残阳,映照着他修长的影子,是如此疲惫,如此弱不禁风,略显苍白的脸上,衬托着一对憔悴与空洞的眸子,一头浓密的黑发,凌乱的抖落着,乌黑的胡须环绕在暗红色的唇边,宛若破土而出的嫩芽,强劲、雄健。谁都看不出他曾经的风华正茂,谁都看不出他心中的累累伤痕。知道他的人也好,不知道的也好,总之,谁也看不出这张脸上曾经写着怎样的故事。
    面对回家这条如此沉重却又漫长的道路,他的内心五味俱全。他没有像古人那样“近乡情更怯”的感慨,他不是衣锦还乡,也不是荣归故里,他只是在这片阔别十载的热土上找寻着过去……
    此刻,在小侄子的陪同下,他漫步在这条被无数次翻修过的乡间小路上。往昔不堪回首,可往昔却永远像没有影子的仇敌,唤醒他沉睡在十年,以及十年以前的事……
    明媚的阳光,轻柔的洒进这间明亮的教室,五十个人在这样的教室还不算太挤,只是一摞搞过一摞的书,看起来有点凌乱,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课堂氛围,只是中间的那个空位,分外刺眼,总是让人觉的又是一个逃课者……
    急促的铃声,催打这群奋斗在高三前线挥汗如雨的学子。每一个人的生活,都紧张有序的进行着。贴在教室后墙上的倒计时,犹如警钟一样,鞭策着一群意欲沉睡的心。还有97天,就到那个触目惊心的六月七号,如此遥远,却又近在咫尺。
    开学已经过了几个星期了,然而那个空位依然空着……留给所有同学的只是无尽的猜测和期待,而忙碌中的他们,似乎也无暇顾及这一切……
    …………
    星期二,九点十分,第二节数学课。
    “张宇”   “李贺”   ……
    “杨文杰”   “眼看高考马上就来了,这同学怎么还不来呢?”
    数学老师是一个年过半百之人,为人严肃谨慎。点名对于他而言,是从来也不会厌倦的一场戏,也不会因为忙碌而忽略这一程序。杨文杰没到,我们所认为的逃课者就是他,他没到的消息又一次反映到班主任那里,班主任焦急万分。他怎么能不来呢?按照学校的规定,他该被要求退学了,可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考学无望,谁又会那样做呢?没有人会在意这一切。
    四下打听,班主任的一通电话终于打到了杨文杰的邻居家。也许那个电话他期待很久了吧!他不知该怎样面对电话那头的责难,白癜风根治只是这一切都是必须面对的,迟早会来的,他拧起电话,有几分沉重……
    “喂,老师……”
    “文杰同学,开学已经很长时间,可是你还没来,能告诉我原因吗?”
    “……”
    “是家里有事吗?”
    “没有,我……不念了……”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作为一位老师,这是他所不愿听到的结果,他真的不知该对自己的学生说点什么。
    “文杰,抽时间来趟学校好吗?”
    “嗯……”
    电话两头都有各自的沉重。在接到电话的第二天,文杰出发了。摇摇晃晃的班车,载着这个疲惫的人,他靠窗坐着,清晰可见的脸庞上镶着一对茫然失神的眼睛,微微隆起的罗马鼻下,暗红色的嘴唇上,环绕着毛茸茸的胡须,他二十出头,涉世未深,可他永远是属于早熟的一类。
    沸腾,喧嚣的校园一如往常,浓郁的书香气息,就是从那一间间,一幢幢的楼室里发出的。学习无处不在,可他却每每与学习擦肩,如今思考这些,似乎无济于事,但这里他曾经多么熟悉和挚爱啊!尤其是听到那朗朗的读书声,他悠然生出一种冲动与狂热,他循声走去,像一只捕杀鹌鹑的猎狗……
    他上到教学楼三楼,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那几个醒目的大字   时至十二点,老师们陆续走出办公室,可他却没有等到他的班主任   “老师……”他轻轻地叫了一声,由于紧张而致使声音发颤。
    “文杰?”老师有点惊讶,“你什么时候来的?”
    “今天早上。”
    “文杰同学,我想问什么,你是知道的。”
    “嗯,我不念了……”
    “可是你还没告诉我原因。”
    “家里没钱,而我父亲也卧病在无锡什么医院看胆结石好结石性胆囊炎吃什床……”
    “文杰,能在考虑一下吗?”
    “没用的,至少我没能力改变这一切啊!”
    “文杰,我们可以帮你的……”
    “谢谢,可是我已经决定了。”
    “……”
    “既然这样,去教务处办一下手续吧。祝你好运,文杰同学。”
    “谢谢!再见!”
    “再见!”
    中午,文杰没来得及吃饭,直到下午两点,他去教务处办完手续回来,他才简单的吃了一碗泡面,该是他去宿舍收拾东西的时候了。
    他住305,一个“八口之家”,里面的哥们,都是在高三时经过严格“筛选”而重组在一起的,可如今离去的却是他……他在宿舍的床上躺了近四个小时,不为睡觉,他只是最后一次感受这里带给他的温馨。
    青春如盛喧的过往,总避免不了淡淡的忧伤。离校那天,他和同学大醉一场,他本不想喝醉,此刻的他是没有古人那种对酒当歌,把酒言欢的情怀,他只是控制不住,他只是感慨自己和这些坐在酒桌前命运截然相背的人,还有那段平淡的让人垂泪,苍白的经不住渲染的爱情……
    洁是他高一时认识的女孩,从报名那天,他就知道她叫林雨洁,跟他一个班。他当时只是从侧面观察着这个举止文明,高雅,大方的女孩,他猜得出,她是城里姑娘,可她看上去却没有城里人的那种骄横和奢靡,她具有一种诗意的清纯,无论何时何地,她给人的永远都是一种出水芙蓉,鹤立鸡群的感觉。也就是在那是,那种懵懂的,冲冲欲动的对异性的渴求开始唤醒。
    是否还记得,那个青涩的年代。也许很多人都不会忘记,也不能忘记,漂亮的信纸,满载着火辣的情话,勾勒着那个懵懂时代的所谓爱情。然后,我们通过熟识的人,秘密的把这份情书传给心中的天使……一颗忐忑的心在期待着回信,要么是石沉大海,要么是几个婉言谢绝的字……文杰同样的期待,他怕石沉大海,他怕仅仅是几个谢绝的字。
    当然,这一切,他心知肚明,他知道他们是没有未来的,就像平行线没有交点一样,就像玫瑰花,只是有花无果。聪明的读者,结果不言而喻,没有归途,通向无有之乡的爱情,我们都没有勇气去尝试,哪怕是去窥探一段别人的恋爱……
    但是事情总是这样,往往看似没有希望的事情,偏偏会让你看到希望。有一句话说的好,如果一个人的优秀不被很多人认可,但总有人会另眼看待你,因为你就是那个最特别。二文杰的优秀正在于他有广泛的学识,更确切来说,是他涉足的东西太多,所以他比别人拥有更好的文采,他可以从多方面入手……正式这一点,雪洁才注意并开始了解他。当然这留给所有人的只是羡慕或者嫉妒,他们是那么的格格不入,可他们却很自然的走近了对方……
    可今天,这段感情却遭受了始料未及的打击,他万念俱灰。
    现实就是现实,永远都不可能与期望中的理想化等同,今天的你或许踌躇满志,雄心勃勃,那么,面对现实呢?你还能决然的说是吗?
    文杰不是没有想象过自己灿烂的未来,但现实却让他的理想成为昔日余晖。生活是从来不会和人开玩笑的,尤其是弱者。现实于理想,犹如酵母,是一个不断吞噬的过程,当我们被现实打垮之后,我们才会由衷的感觉到自己是多么渺小啊!
    这场朦胧的爱情,又何尝不是呢?尽管他仍旧爱着,却不得不放弃,他没有筹码,爱情的筹码,他们注定是平行而行。如果经历带给一个人无法痊愈的伤痛,那么,我想每一个人都愿意像石头一样活着,无所苛求,穷其一生,就仅仅是造砖铺路……
    融融春风,触及了这个城市唯一的残留,人人都有权享受的爱情,却远不能带给他肥皂剧里的效果,他很后悔当初的选择。任何事情,如果没有前奏,或许也就没有想象中的两败俱伤……
    川流不息的人群,穿行在城市的大街小巷,而他又是那么渺小,于这个城市而言,他太微不足道了!他思索在,晃动在通向车站的街道上……
    孤独的他,曾是这个城市的一份子,而如今又要背负着孤独离开,徘徊在无奈与留恋的底线,他的思绪淹没在了噪杂的汽鸣声中……
    “嘟……”一声长鸣把他从沉思中惊骇,瞬间一切都恢复了。看来已到了离开的时候了,他提着皮箱,慢慢地向站口走去,他多希望她能来送他,然而到现在她都没来,或许是他走的太仓促,她不知道,也或许是因为有事耽搁了,但无论如何,她都应该来送他呀!
    一分、两分……十五分,他焦急的等待着 ,仿佛在经受几个世纪的煎熬 ……还有十五分钟车就起程了,她仍然没来,他有些失望。
    昨天的一幕,忽而又在他眼前上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QQ84078623|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浙江论坛  

GMT+8, 2017-6-26 08:17 , Processed in 0.205787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6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