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论坛|浙江全讯网|浙江生活信息百科|浙江本地生活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和乐 QQ 47460440
查看: 69|回复: 0

不想放手_0

[复制链接]

421

主题

421

帖子

1504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504
发表于 2016-12-6 18:55: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不想放手
      
   
    不想放手
         
      
    一 序
      
    某年某月某日某个午后 晴,有风
      
    一个人骑着单车在街上乱逛,阳光在我背后打下小小的一片阴影,这样惬意的午后,只剩下影子和我作伴.
      
    经过广场的时候,我习惯性地向里面的小公园望去.一个男孩骑着单车,后面跟着一个女孩子.他们慢慢地在公园的小道上前进。突然,女孩调皮地跳上车子,双手略带亲密地环过男孩的腰。男孩笑着回头看她,却惹得她一阵措手不及,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只能低下头,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
      
    阳光暖暖地照在他们身上,他们年轻的脸庞在阳光下折射出一圈毛茸茸的光芒,像放在相框里的一张旧照片。空气中有种很好闻的青草味弥漫开来,他们的单车在小道上越骑越远,只能从很远看见男孩的白T恤在风中飘扬像一面鼓起的小小的帆。
      
    很美好的幸福呢。我闭上眼,视线一下子被关闭了,只能看到阳光照在眼上的皮肤形成的一片红色."Herry,我看到幸福了呢."没有人回答我.只感觉风划过我的脸颊,轻轻抚过发梢.不知道它们飞舞在空中的样子.是否也同我一样寂寞.
      
    如果可以,我可不可以选择忘记?
      
         
         
         
    ……
      
    生日那天,等到最后,还是没有你的来电。钟声敲过十二点,我安静入眠。在闭眼前,我可不可以再许个心愿?如果你不再出现,我就把你放进心的最里面.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下午,我遇见一场幸福的表演,然后我转身离开。
      
    谨以朋友的记事为序。
      
      
    二 木棉花
      
    何处飘来的风,伴我温柔入梦。河边杨柳依依,彼岸花开似锦。
      
    明媚的阳光在窗户外面轻舞飞扬,折射在房子中央的大床上,初冬的阳光暖洋洋的,晒到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欢,宁致远睁开眼睛,翻了个身从床上坐了起来。
      
    阳光微暖,岁月静好。
      
    他穿着一件白而干净的衬衣,那种白,如雪般洁净。右手的衣袖口隐约可见华文行楷的“Dream”标纹。
      
    早上九点,宁致远下床洗涮。灿烂的阳光透过他额前秀气的刘海,渡上一圈浅金色的光芒。
      
    他闭上眼睛,窗外的阳光明媚的一蹋糊涂,可人的心,却阴霾不着边际。
      
    匆匆吃过冰箱里面的速食,宁致远信步走向阳台,入眼却是一片绿意,原来不知不觉春又近。他凭栏而望,远处栽植的木棉高耸入天,硕大而鲜艳的花朵迎着阳春自树顶端向下蔓延。像花季到来的樱花一般,盛开在最灿烂的时节,而且似乎,永不凋谢。
      
    宁致远想起可馨,木棉花是她最喜欢的花。也因为她,宁致远认识了木棉花,也称英雄花。他记得那天她捉着自己的手,捧住了一朵即使从树上落下的时候,在空中仍保持原状,一路旋转而下的木棉花。
      
    当时木棉树下落英纷陈,花不褪色、不萎靡,可馨说,木棉花呈鲜红色,传说是英雄的鲜血染成,在从枝头掉落时,没有梅的娇气、紫荆的纷零,有的,只是英雄般视死如归的大气。
      
    说这话时,可馨把那朵碗大的木棉花放到自己的面前,你知道木棉花的花语是什么吗?笨蛋,就知道你不知道,我只说一次哦,是珍惜身边的人,珍惜身边的幸福。因为,木棉花本身也是一味药材呢。
      
    她轻皱瑶鼻,看着宁致远的双眼清澈如流泉。当时阳春的草木投影在她的眼里,多了一丝绿意。那种绿,绿的骄人,绿的朝气,绿的充满生机。
      
    时值风和日丽,蔚蓝天际点缀着抹抹流云,看上去是那么的舒服和惬意。宁致远沉溺在如画一般的美景里,几只翔鹰刚好从他们的头顶飞过,展翅翱翔于湛蓝而宁静的天际。画面和谐静谧,仿如梦境。如优柔的滑板在你记忆中最美好的片断滑过,留下一个浅蓝而深郁的遐思。
      
    美丽宁静的回忆逐渐褪去,一道明媚的阳光折射进宁致远的眼睛,他默默合上双眼,伤感如潮来袭,淹没了他小小的心灵。
      
    可馨,好久不见,你还好吗?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一直没跟你联系,其实我很想告诉你:太阳每天都会升起,就像我,每天都会想你…
      
    当你踌躇地来到我的身旁,目光闪跃地告诉我要离开,那一刻于我而言犹如末日审判。
      
    远望你的背影,你不知道,我把嘴唇咬得有多紧。以至于那泛出的缕缕血丝,伴我步入了生命中最寒冷的冬季。
      
    往事不可追,伊人唤不回。年年花相似,岁岁人不同。
      
    这世界上,永远不会缺少无法解释的原因和存在,渐渐地成为了人们口中的奇迹和一个个猜不透的谜,所以才会流传着许多永远不会衰落的传说,和一些永远闪光的神话…
      
    宁致远走出家门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脚下是一条古老的碎石道,弯弯曲曲蜿蜒向前。路的两旁,错落着建筑各异的房屋。
      
    他突然想去逛一逛以前跟可馨去过的地方,即使自己现在形只影单。
      
         
      
    三 爱尔兰咖啡
      
    这个世界上永远不会因为少了某一个人而单调乏陈。
      
    穿梭在熟悉的街景,擦肩而过陌生的人。宁致远微扬起头,眉头深皱。春回大地,百木俱荣,倒映在他的眼睛里,却错落着忧伤和寂寞。
      
    幸福总是来得不知不觉呵。它静悄悄地来时我们也许还不自知,当它走了,我们却会追悔莫名,于是这个世间有了一个词叫珍惜。
      
    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人,珍惜每一天开心或者懊恼的光阴,珍惜曾跌跌撞撞走出的每一步脚印,珍惜,我们曾有过的记忆。很沉重看你走的每一步,它应该是幸福的路…
      
    街边有供人休息的长椅,一对老人相拥而坐,他们两两相望,满是皱纹的脸上轻谈浅笑,胜似春暖花开。
      
    宁致远深吸了一口气,舒展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他走进了街边拐角的一家咖啡厅,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这里,曾经是他们的约会圣地。
      
    先生,请问需要点什么?美丽的服务员穿着修身而干净的黑色礼服,优雅如蝶。
      
    习惯性地点了一杯柠檬水和一杯爱尔兰咖啡,宁致远喝着杯中的柠檬水,看着摆在对面的爱尔兰咖啡。那是可馨最喜欢的饮品。
      
    我还是改不了喝柠檬水的时候,为你点一杯爱尔兰咖啡的习惯,正如我可以一个人走完整条街,却戒不掉对你的依赖。
      
    时至正午,街上的行人稀疏如星辰寥落。阳光漫舞在咖啡厅窗外的碎石道,幽静如记忆中久远的夏天。
      
    光线照射在一张正好从窗边经过的年轻脸庞,荡起了一圈圈毛茸茸的金光。
      
    为什么你总能如此明媚的照耀啊,像童话里永远没有伤心事的孩童。
      
    而人是这世间最复杂的组合体,是永远无解的方程题…
      
    宁致远再要了一杯柠檬水,顺便点了几个可馨喜欢吃的点心。
      
    一口冰冷的柠檬水伴着丝丝酸意被宁致远吸入口中,凝结成水波弥漫在他的眼底。额前的刘海柔顺的贴着他的眉,他支起下巴遥望窗外,一种莫名的伤感就这样酝酿发酵。
      
    没有你,我习惯了柠檬水,因为那种酸酸的感觉可以麻痹我对外界的感知。你喜欢爱尔兰咖啡,喜欢它认真执着、古老简朴的特殊的煮法,喜欢酒香与咖啡直接调和的口感。
      
    而我喜欢爱尔兰咖啡的理由很简单,只因为你喜欢。
      
    爱尔兰咖啡:思念此生无缘人。
      
    爱尔兰咖啡的内涵,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你始终走在我的前面,即使我拼命追赶,仍遥不可及。如果一早就知道了结局,我会放任自己完全沉溺,他端起那杯爱尔兰咖啡,一口饮尽。
      
    如果你留意的话,可以观察到宁致远眼里星星点点晶莹的茫光,很漂亮很璀璨,滴落杯中伴着咖啡饮入愁肠。
      
    一瞬间,他想起很多很多,过往种种如快放的电影镜头,无声的在脑海翻过。
      
    开心的、愉悦的过往,伴着咖啡的醇香,一遍遍的温暖他小小的心房。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初春下午,徐徐吹过的微风夹带着泥土的清新。宁致远点了一杯又一杯的爱尔兰咖啡,伴泪入肠。
      
    当月亮高高悬挂在漆黑的夜空,显出优雅的半圆。他付完款,在美丽的服务员甜美的声音中走出优雅宁静的咖啡厅。
      
    欢迎下次光临。
      
    晚上的街景远比白天来得繁华喧闹,时有孩童的轻笑,伴着商店一遍遍重复的曲目,摇曳在风中。
      
    宁致远在走完一整条长街时,抬头正好看到远方冲天而起的烟花,在星空下绽放如景似画的光芒。以死亡换取的美丽,可以轻易地颤动人的内心…
      
    他突然发现自己有点醉了,是因为美景而醉还是因为咖啡而醉,这些已不再重要。当他打算转身离开的时候,迎面撞上了一具柔软的身躯。
      
         
      
    四 阳光、光芒
      
    星光投影,月华如霜。
      
    远方的天际偶有烟花一闪而逝,刹那间迸发的美丽仿若昙花一现。
      
    宁致远收身定住了自己的身体,右手伸出扶住了受到阻力向后跌倒的身躯。
      
    也许是幻觉,当她身上那一身绿扑入宁致远的眼帘时,他仿佛再次看到了木棉树下可馨的眼睛。那种绿,就像潜伏在生命中的印记,永远不会褪去。即使有时被你藏到心之遗地,似乎不去想就不会记起,但下一场雨,它们就会以让你吃惊的速度生根萌芽,重新崛起。它们用自己的顽强,为人们诠释着生命的坚韧。
      
    不好意思。
      
    他看清了那个女孩,秀气而文静。宁致远放开了扶在她玉臂上的手,满脸歉意。
      
    女孩黛眉轻锁,水灵灵的眼睛打量了宁致远好一阵,似乎判定他不像坏人后,随意的说了声没关系,转身离去。
      
    宁致远目送着她的背影远去,那一身绿裙也逐渐绝迹。他感觉有忧伤划过心脏,击中他最柔软的心房。
      
    为什么也是错肩,也是相撞。
      
    他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可馨,是在一个叫梦想的网络虚拟现实游戏世界里。他当时正在游戏里面陌生的城市闲逛,人来人往的街道拐角一个不小心就跟可馨相撞。
      
    然后,宁致远看到了她的脸。在披肩的长发下,她姣好的面貌像雨夜盛开的百合,摇曳生姿,纯净得让人生不出一丝的邪念,安静得让人忍不住屏住呼吸害怕一不注意就打破了整个世界的安宁。那细如青山远来画的眉毛下,长得有点过份的睫毛娇俏地扇动着,像两把开合的扇子,美丽如湖面荡起的层层涟漪。睫毛下她那双可爱的月芽眼仿佛夜空里最闪亮的晨星,染上天际最纯洁的光辉,唯美如画。微皱起琼鼻,她用那精致的近乎完美的嘴唇发出了天籁般的声音,怎么走路的?
      
    随着宁致远的一声对不起,他们正式认识。而故事的主人公们在当时还并不清楚,这次的相遇对彼此有怎样的意义…
      
    两个的交谈和谐投趣,言语间发现彼此间有很多共同点。有时候,好感的产生就是如此简单。
      
    于是,两个人相约逛起了这座陌生城市。
      
    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游荡,总会轻易地染上淡淡的伤。
      
    而两个人在一起,则是欢快的游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浙江论坛|浙江全讯网|浙江生活信息百科|浙江本地生活圈
本站广告来自网友,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进入本站请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本站不承担任何的法律责任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8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