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1|回复: 0

问题青年 mazfnrzi

[复制链接]

639

主题

639

帖子

2102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102
发表于 2016-12-6 18:48: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农校毕业后,分配在金鸡公社工作,领导叫我担任文书,这与我学的专业一点都不对口,经过前任对工作的简单指点,我就上岗了。   

  没过多久,就有一个人叫我给她开外出证明。那年月,大凡外出要买车票、住柳师兄答疑系列旅店、换粮票等等都得凭公社以上的证明,不然的话寸步难行。她一来到我的办公室,就向我点头微笑说:   

  “你是新来的文书同志吧?我今天来是要请你帮我开个证明。”   

  我问:“你要开什么证明?大队的介绍信呢,我得凭你大队的介绍信才能开相应的证明呀。”   

  “我是福新大队第三生产队的队长,叫张小娴,我弟弟在漳州当兵,写信回来说,他患肾结石住院,刚刚做过手术,我想去看看他。因为大队会计不在,而我的事又比较急,明天就得出门,来不及等他回来了,所以就麻烦你给我先开吧”   

  我说:“张小娴同志,不好意思,我不是刁难你,因为我不认识你,按规定办事吧,你回大队开个介绍信来。”   

  “你是新来的,不认识我不奇怪,但廖书记和陈主任都认得我,我虽然只是个小小的生产队长,可是在我们金鸡公社,我也算小有名气的人呀,要不我请廖书记或陈主任下来和你说说?   

  “这样啊,既然这样,那就免了吧,书记主任都很忙,我相信你就是。”   

  我听她这么一说,觉得她来头不小,于是我就按照她口头提供的情况给她开了张外出证明。   

  难怪,全公社十九个大队,一百多个生产队,只有她一个是女生产队长。我就觉得她是个女强人。听她说话虽然有礼有节,语气却有些咄咄逼人的味道,因此,她给我有着较深的印象。   

  过了不久的一个集日,张小娴到我办公室向我反映一个问题,她们队向供销社买的过磷酸钙分量不足,一袋足足少了5斤。要我去协调一下,叫供销社补足短斤少两的部分。   

  农村人不论大事小事,要向政府反映的,很少直接找书记主任,都先到我这儿来,好像我就代表政府。化肥斤两不足的事,该谁去处理,我也不知道,不过既然她找上门了,我又不好一口拒绝,于是我说:“我现在一个人值守办公室走不开,集日很多人要来这办事,你自己先去交涉一下吧,不行再来想办法。”   

  过了一会,她拉着供销社王主任来我办公室评理,王主任向我诉苦说:“过磷酸钙是用稻草绳编织的包装袋,上手进来就是这样的,她们用独轮车运回去的时候,过那段石砌小路时路面坑坑洼洼,颠簸着难免就抖漏了些,我们有什么办法?”   

  我说:“你们能不能改进一下包装呢,各行各业都要支援农业,你们也多为农民着想一些吧。”   

  王主任说:“我们最多也只能向上手反映,看上手能不能改换包装,如果我们改换包装,要加很多成本,我们没法子经营。”   

  协调的结果,等福新村最后那一段不到一公里的路开通之后,供销社可以在他们村中设个点,化肥农药都可以用汽车直接运到他们村中。目前为防止抖漏损失,只能叫她们自带箩框运输。张小娴觉得我对王主任说,要多为农民着想,而王主任又说将来会在村中设点,感觉那天的事非常满意,将要离开时对我说了声谢谢,我也礼貌地说:“以后你赶集,不管有事没事,不妨进来坐坐,喝杯水也行!”   

  一回生,两回熟,更可能是同为女人有种亲切感,我后来和她成了差不多无话不说的朋友了。   

  第二年,我改调到公社农技站当农技员了,恢复了我所学的专业,我好高兴。这下我得经常下到各大队指导生产,福新大队也刚好是我包片的大队之一,于是更多时间和张小娴打交道了。她来赶集的日子,我中午会到食堂多拿份饭菜请她吃,我到福新大队检查生产的时候,中午饭也常常在她家解决。   

  有一次我去福新大队,正好碰上张小娴在训一个青年社员:“你有本事订个副业合同上山采松脂去,我的地决不会租给你搞资本主义。”   

  只见那个被她训责的青年,长得眉清目秀,斯斯文文的样子,可能刚从学校毕业不久。队长这样对他一口拒绝,他却还是好言好语向她恳求说:“上山采松脂也是要向集体租松树,我种姜向集体租一块地,跟向集体租松树是一样的性质呀!”   

  “哪会一样,、搞三自一包不是遭到严厉批判吗?土地哪能跟松树比,别再打这歪主意了。”   

  那青年又说:“农田如果不可以,你就租给我一片荒山吧,这总不违背政策呀。”   

  “不行,你不割松脂就给我规规矩矩出工干农活,别异想天开,如果再七纠缠八纠缠的,我可对你不客气了!”   

  那青年垂头丧气很无奈地走后,张小娴告诉我说:   

  ”那个后生名叫王宏彬,一向不大听话,经常给我抬杠,干活总是挑肥拣瘦想找轻松的干,满脑子装着赚钱赚钱的资产阶级思想。前不久他还很自以为是的样丈夫的前女友来电话我在你家楼下你还子说,‘科学种田,不是单指种水稻,更不是单指水稻的田间管理,科学种田也讲究因地制宜。像我们队北坡那块地,向阳的沙质土壤,又是比较干旱,种水稻年年的收成都不好,我看改为种姜最适合了,现在姜价这么好,多种点姜,多收入啊。’他以为比我多认得几个字,看了几篇报纸杂志就比我强,他哪里知道,什么事都得讲政策,种什么是要符合公社的统一规划啊,我怎么会听他那一套?后来他又想租集体的地种姜,真是异想天开。”   

  因地制宜,这话不错啊!但在张小娴看来,这个王宏彬经常向她提这提那,就是个让人头痛的问题青年。   

  过了几天又是集日,张小娴赶集,抽空到我那坐坐,我就问她:“王宏彬的事怎样了?他服气没有?”   

  “他能不服气吗?不服也得服,福新三队一百多亩地、一百多号人我说了算,他敢不服?”   

  我觉得奇怪,一个生产队长竟有那么大权力。她也够泼辣的了。我说:“你得罪人太多,不怕下回选队长不选你吗?”   

  “要谁当队长是上面说了算,不是社员说了算的,王宏彬若再敢事事跟我打岔,那我可要对他不客气。你知道吗,他的叔叔当过的伪营长,虽然死在战场,对他家来说还算留下了个污点,要整他还不容易?”   

  我听了只有咋舌,但不好在她面前表现出来。我说:   

  “年轻人性子比较冲是不奇怪的。你当队长的可以宽大的胸怀,善待他、教育他、团结他。”   

  小儿超声规范   

  有次,上面推广使用微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QQ84078623|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浙江论坛  

GMT+8, 2017-6-23 11:36 , Processed in 2.957686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6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