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7|回复: 0

爱在意乱中_0

[复制链接]

421

主题

421

帖子

1504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504
发表于 2016-12-6 18:22: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爱在意乱中
      
   
      
    深山里的艳遇,畸形婚姻的抗争,生出许多糊涂的爱,演绎着离奇激情的爱情故事。糊涂中似有清醒,畸恋中不乏真情,贪爱沉溺即苦海,情欲炽燃是火坑。最终酿成家破人亡而告终!人啊,为什么总是难以战胜自己!
       〔一〕 大山阻隔的愚昧无知
      
    这是发生在八十年代天柱山峰下,一女侍二夫糊涂爱的一个真实故事。
    在这海拨2800多米的高山下,有一当地人称为鬼怕岭的山峦屋场,鬼怕岭的说法就是鬼都怕上这个岭的意思,何况是人就更甭说了。
    这里祖居着十几户人家,这里除了有一个名义上的所谓行政村民小组名称外,几乎是世外桃园,不要说在中国的版图上找不到这个古村落,就在这方圆五十里以外知道这个地方的人都微乎其微。
    这鬼怕岭是山连着山岭连着岭,树木参天,遮天蔽日,一年四季都是在烟雾弥漫的笼罩之中,初来乍到还真的以为是在蓬莱仙境,晴天要在正午时候在空旷的地方才能见到太阳。进出山里山外唯一的一条通道,只有人用脚踩出和雨水冲刷而成的一条自然羊肠小道,路窄的地方两人对面走过都要侧着身子才能过去,更别说陡峭难行,只有诗仙李白“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一句诗词可概括其中和体现其状。
    这里古稀的老人有的一辈子都未走出过这个悠古的大山。有一个或许你不相信让人喷饭的笑话:在社会发达的今天,公路修到了山脚下,有一个从未出过山门的古稀老头看到了汽车,他竞抱着一大捆青草给汽车吃,并动情的说:“这畜生这么大,又跑得这么快,肯定要比牛多吃好几倍的草。”你说他还见过世面上的什么?在这无路、无电、无信息、贫困闭塞的鬼怕岭,人们几乎是与世隔绝过着那原始人的愚昧无知的生活。
    山里人憨厚好客是他们的本性,心地善良是没有受外界不良因素污染的影响的体现,由于缺少文化和道德素质的薰陶,自然而然地就显得愚昧无知。由于与外界鸡犬之声老死不相往来,自我封闭愚昧也就成了一种大家的自然共识现象,在我们外界看来,他们都如笼中的困兽,山野的俗人,也不知道从那一年那一代起他们就习惯了这种似乎原始人生活的方式生活着。
      
    〔二〕 残酷无情的换亲婚姻
      
    吴红莲就出生在鬼怕岭这个地方。
    红莲的父亲读过几年之乎也者的老私塾,也算是鬼怕岭这个地方最有文化的人了。红莲父亲也只生了她兄妹两个,哥哥从小就弱智,脑子整天总是糊里糊涂分不清东南西北似的。象红莲哥哥这样的人这山头上还真不少见,有人说是近亲结婚造成的;有人说是这山里阳光少、阴气重造成的;也有专家学者说是喝了这山头的泉水含铁成份太重造成的,总之各种说法不一。
    说来也怪,这红莲也是在这里土生土长的,可她似乎就吸尽了这大山里的日月精华天地灵气:她高挑的鼻梁,鸭蛋型的圆脸,修长苗条的身材,白皙细嫩的肌肤,娇媚如花的面容,好一朵含蕾欲放、如花似玉的漂亮女孩。父亲因为她聪颖漂亮,给她取名红莲,寓意为水中一朵鲜艳盛开的美丽红莲。她七岁后去了县城她舅舅那里读的书,初中毕业后因为家里穷和她父母重男轻女的观点便让她休了学。红莲即使不念书也再不愿回到鬼怕岭那个地方,她通过自己的努力在小县城谋得了一个幼儿园教师的职业。她在等待着机会再重新读书塑造自己的美丽人生。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无后为大,这是每个做父母最大的任务和传统的责任。红莲的哥哥红保也快三十岁了,这在鬼怕岭这个地方已经成为没有老婆人的大笑话,吴家也只这一根独苗,红莲的父母整天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你说在鬼怕岭这个地方好一点的年轻人都很难找到老婆,更何况红保这种傻乎乎的人就更甭想找到老婆了,山外嫁不出的老寡妇都不愿嫁到鬼怕岭这个穷鬼地方来,所以在鬼怕岭这个地方男女的婚姻大事只有在这方圆五、七里地的三个村庄里面以互相换亲的调剂方法解决了。
    中国自古就有换亲的习俗,今天有些年轻人或许不懂,那就是我家有女给你做儿媳,你家有女给我家做儿媳,在鬼怕岭这个地方男女换亲的婚姻尤为突出。有女儿家的几乎是把女儿当作换儿媳的筹码。吴红莲自然而然地也就逃脱不了换亲的厄运。
    在鬼怕岭相隔不到二里地的上岭有一洪姓人家,家里也有一男一女两孩,女孩为大叫娥嫦,是一个马大哈,男的为次因排行老二所以叫洪二,当地人送绰号叫他“红芋,”因为这“红芋”书本上叫“红薯”,过去灾荒年头这红薯还可以充饥当饭,如今人不大吃这难吃的东西,几乎都用来喂猪。这也比喻洪二这个人大作用没有,小作用还是有一点。这洪二也的确长得寒碜,尖脸猴腮,身高不过一米五左右,真的是如武大郎似的,但人憨厚老实,心地善良,勤劳肯干,沉默寡言,相对而言还算一个马马虎虎的男人。吴家虽然觉得红莲给洪二做老婆的确是委屈了红莲,但看看自家这痴痴呆呆的儿子红保这个窝囊样子,也只有心一横豁出去了,反正女儿好歹都是人家人。
    吴、洪两家父母商量好换亲的一切细节,两家父母都不胜之喜。现吴家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还是母亲最后几句话让红莲软了心:“红莲你就可怜可怜我做娘的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养大,你就可怜可怜你父母是快要入土的人连一个后代孙儿孙女都不能见到,你难道就如此的狠心让我们老吴家断子绝孙吗?你就可怜可怜你的父母答应了这门换亲的事吧”。
    话已说到这个份上,红莲知道已无退路可去了,自古就有红颜薄命,事既然如此,好死不如赖活着,先答应父母条件以后再从长计议,先走一步是一步。红莲哭着点了点头 无可奈何地算是答应了,把父母的绳子和菜刀都收了下来,心里一片迷惘。今后的命运到底怎样只有听天由命了。
    红莲的父母知道女儿的烈性性格和倔犟脾气,一怕她再生出事端,二怕夜长梦多,只有催促洪家急速办了换亲之事。既然是换亲一切平等对待,省了许多繁琐的礼节。到了迎娶的那一天,红莲的父母为了以防万一,叫来了七大姑八大姨,硬是把红莲软拉硬拽如绑架似的送到了洪家。洪家也戒备森严地派了四个身强体壮如母夜叉的所谓新娘陪护,实际上是看守红莲以防万一。此时的红莲眼睛早已哭得如烂桃子般又红又肿,最后声音也嘶哑了,体力也筋疲力尽了,如一摊烂泥似的摊在床上昏昏沉沉的和衣倒头睡去。
    山里的婚宴也简单,除了一个全是大肉和粉团的八大碗和自家酿的米酒外,再也没有什么其它仪式和花样。大家吃饱喝足了,只有各自回家抱老婆或没有老婆的做梦想老婆意淫着睡觉去了,因为在鬼怕岭这个地方再也没有任何娱乐有趣的事情可供消遣的了。
    洪二送走了客人,迫不及待地就来看他如花似玉的新娘老婆,他这所谓的洞房,实际上是一个不足十平米的一间又黑又旧又潮湿的老厢房,说个不恭维的话,还不如一个县城的公共厕所,红莲的父母把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嫁给这个人和这个地方糟蹋,简直是作了大孽和犯了弥天大罪;一盏没有灯罩的煤油灯,灯光是摇摇晃晃如鬼火般的随时都要熄灭似的;房间没有任何摆设,不知那一代的一张三圆拱门床灰不溜啾的,仅仅床上一床新被单而代表着新婚之喜庆了。伴娘们给洪二说了一些恭维的吉利话知趣地退出了房间。
    这时房间里只有洪二和红莲两人了。洪二叫了几声红莲,红莲因昏睡着也没有答应,洪二伸手去拉了拉红莲,红莲还是没有动,山里的天气秋后乍寒,洪二看她和衣而睡怕她着凉,索性就轻手轻脚小心翼翼的把红莲的外衣脱去好去被窝里睡,当最后只剩下里面上下两件内衣内裤未脱了。这时洪二发现薄薄的内衣上下透出一种男人无法抗拒的诱惑:胸前高耸的双峰,如雨雾中含蕾欲放的冲天荷花苞蕾,一身如藕节般丰满结实修长的魔鬼身材,光滑如绸雪白的胴体诱人如痴,洪二看傻了眼,心里想我洪二不知是那一辈子修来的如此艳福,今生天赐良缘,心里如梦似幻,恍惚间感觉如在大街上人多的地方捡到了一个又大又圆又无处可藏的宝贝,大街上人人都睁大眼睛贪婪的看着,随时都要来抢夺似的,他的心激动得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不知所措,一片迷惘。红莲由于几天的不吃不喝又疲命的抗争,又悲伤过度,心力交瘁这时仍处于昏迷状态的睡着。这时的洪二早已守不住欲火难奈的驱使,鬼使神差地把红莲最后两件内衣迅速扒去,自己也三下五去二的脱光全身,如猛虎扑羊般一下俯冲在红莲如雪如绸的胴体上,正及不可待地想准备俯冲进入时,红莲突然惊醒,她不知那来的巨大力量,连手推带脚踹一下子把洪二从床上踹翻到床底下,红莲急忙扯来被子拥在身上遮掩着赤身的胴体,杏目圆睁厉声地对洪二说:“洪二,你是想得到我这个人的身子还是要得到我这个尸体,如果你想得到我这个人的身子以后我们还有商量的余地,你如果只想得到我的尸体你现在就来,我红莲随你摆布,可能你过不了今晚你就要给我收尸了,你何去何从你看着办吧!”。
    洪二刚才正在干柴遇烈火的劲头上,突遭一袭,顿时似从熊熊燃烧的火炉里一下子跌入零下三百度的冰窟,打了几个寒颤突从梦中惊醒,本想发几句威风话,可又一想,我好不容易用妹妹换来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他本来就是一朵鲜花插在我这牛粪上的确亏待难为了她,我作为这样一个男人也应该让让她,总算洪二这人还真算是个男子汉大丈夫能宽容大度理解红莲。
    洪二马上对红莲说:“我的姑奶奶你别多想,我一切听你的好吗,你叫我死我就死,你叫我活我就活。”说着洪二马上穿好衣服,又小心翼翼地劝红莲吃点东西,红莲仍然如痴如呆的一言不语倒头睡去。
    洪二每天里里外外的勤劳着,就连家里洗衣做饭的一些家务事都怕累着红莲尽量不要她做。鬼怕岭这地方因为男多女少比例失调,女人就更显得金贵,由于女人的紧俏,知识的缺乏,思维的愚昧,种种落后形成,鬼怕岭这地方男女龊龌之事乃如家常便饭,有公公强占儿媳的、有换女的、有山外来的商人、手艺人都把女人奉上陪睡,只要有一点绳头小利就可。总之,什么样的丑态百出都有,他们不以为耻,反而女人们在一起谈论时互相攀比谁的相好漂亮,谁的野公有钱而引以为荣,他们如果不是披着现代的人的外皮和所处的时代,可以讲他〔她〕的性爱范畴已经退化到母氏族原始人类了。只要是新来的儿媳妇家家都是当活菩萨般的供养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QQ84078623|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浙江论坛  

GMT+8, 2017-6-29 08:24 , Processed in 0.139983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6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