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论坛|浙江全讯网|浙江生活信息百科|浙江本地生活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96|回复: 0

酒客与妓 4ucg3ssp

[复制链接]

622

主题

622

帖子

205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051
发表于 2016-12-6 17:48: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引子】   

  人成各,今非昨,秋如旧,人空廋。   

  散了青丝,葬了容颜,既非梁祝,怎生化蝶?   

  “你要怎样的人生?”   

  “孤独终老而不伤心。”   

  “非此不可?”   

  “非此不可。”   

  梦醒,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   

     

  【一】见   

  公元755年,乙未年,蚩尤星入中宫,主是非、斗争、官非、天下大乱。   

  离入雪还有些时日,梨楼的素花却早已带上了几分萧条。真像是应了这战乱频繁,朝政失常的天下。山河破碎风飘絮,不及娇宠温柔乡。   

  玉儿房传来细细碎碎的歌女声,哀哀怨怨,凄凄婉婉,和着这秋色倒也别有一番韵味。清脆的瓷器碎裂声,不多时日每日健康谈老年便秘的防治与护理便见红衣歌女额头失血的出来,常事罢了。寻欢作乐之地,怎容得下哀哀之音。   

  歌儿取了竹叶青的披锦来,道这前厅又有人请。为我束了发,扎了红绳,便引我到翠竹房。   

  酒客早已半壶酒下肚,身侧的卷云形饰物插着一把好刀。酒客来的久了,楼里的姑娘都知他,每逢来便点我,却从未有越礼之举。我提笔写下:“依旧舞剑?”他看着我点点头,我抽了佩剑,朝歌儿示意乐曲,挽了个剑花,回身跃起挑剑,漆黑的剑身随臂舞动,带着些许的煞气,颇高的曲调使得不由加快了步伐,点剑而起的瞬间略一走神,碰翻了茶杯。我止住动作,扔了剑坐在桌前微喘气。   

  “你走心了。”他看着地下的佩剑,语调平淡的道,仰头又是一杯酒入喉。   

  “如何才叫有心?”我拿起笔,笔尖不小心滴落了一滴墨在纸上。   

  “义无反顾的做一件事。”他拎起酒壶举高灌酒,半晌回头开口应我。   

  我打发歌儿离开,将琴放在膝上,开始抚琴。有心何用,也不过多了悲天悯人的无用。   

  【二】别   

  自那日过后,酒客不再来了,我想大抵是那日的无心之失伤到了有心人。而我反而有些习惯,点我的人不少,却再也没了那般纯粹的客人。   

  再次见到他,不是在翠竹房,而是梨楼的门口。他早先穿的素色交领窄袖衣带上尘土,竹簪束起的发铰接成团,衣扣处的绣的云形花纹也被调挑开了线头。我唤来歌儿,带他回了我的房,替他换去浊物,他才悠悠醒来。   

  他看着我,眼里写满了慌乱无助。我有些讶异,取了纸笔,问他这些时日都去了何处,他抓紧自己发丝,口中发出含糊不清的声调。我听了许久,才懂他说:“没了,没了。”   

  我寻找他的随身之物,却不知他少了些什么。我命歌儿到门口寻找,可否遗落了什么值钱物,歌儿回来后说并无一物。我取了纸笔,一笔一划写下:“你丢了何,我找给你。”他看着字动了动喉结,半晌慌乱的在床上摸索,声音却是嘶吼出来:“我的刀鞘呢,我的刀鞘呢?”我将卷云饰物递给他,看着他将刀鞘抱在怀里。   

  原来,刀没了。   

  江湖客,一生嗜刀如命,刀生他存,刀亡他死。浪迹江湖的人,经历飘渺风雨,红尘客栈也安不了心,唯有刀才能赢得安心片刻。他的刀丢了,即便人还未死,心恐怕也死了。   

  【三】离   

  雪开始纷纷扬扬的下了,全城萧瑟,翠竹也带上了病态。酒客失了他的刀,从惊慌失措到终日饮酒,以撑他肋下之空。我将我所有的积蓄给了妈妈桑,作为抵押他的酒钱。   

  胎儿肺囊腺瘤的围产结局和转归楼里的花魁说不值得此番作为,一个懦夫值不得一壶酒。我不知为何一把刀能这般折磨一个人,后来问了一位熟客,他说:“心爱之物,用心,失了,自然如同失了三魂九魄,离死不远了。”我有些讶异,又是心,既然这般折磨,要心又何用,人倒不如不管不顾弃了好。   

  酒是人间苦药,三分愁,三分毒,三分悲,一分喜。酒客郁郁寡欢,日渐憔悴,看起来似提前暮年,每日只知滥饮,醉了便抱着刀鞘嗜睡。我恍惚觉得他是他,又不是他,纯粹的只看我舞剑,却也纯粹的为刀失魂。   

  我忆起初次见他,珠帘之隙,他一身墨色劲装,手腕墨色护腕,腰束宽带,腰带压着衣领下部,过膝的衣长与鞋融为一体。他有些讶异的看着一身素白的我,轻笑:“传说中的黑白无常也不过如此,你我倒是天生一对。”我笑了,写下字与他:“那倒真是荣幸之至。”他说毫不在意我是哑者,只是让我舞剑。舞完,看我半晌才开口:“你的舞剑没有心。”我问他:“要心何用,娼门要心岂不可笑。”他看了看我的剑,细长的眼角带上弧度,一字一句道:“我会让你有心。”   

  回忆开始让我觉得的肋下丰盈,酒客浑身酒气却让我觉得肋下空乏。你说你要我有心,若能解你之苦,那我便义无反顾。   

  能入此烟花之地,一来我精通舞剑弄琴,二来我锁骨优美,骨型锐利,像一把骨柄利刃,可贴身携走天涯。   

  也罢,既然你需,那我便给。自此我即便孤独无法终老,却也不再伤心。   

  【后记散】   

  梨园失了唯一的男妓,这年刚刚入春,又死了人,生意渐渐没了起色。酒客不再饮酒,他的刀普及常识110种常见疾病的症状及关联鞘里多了一把宝刀。铮铮利刃,据说能劈开河川坚石,好不威风。   

  后来,朝纲拨正反乱,酒客携刀助力,刀嗜人血,惊艳夺目,终成一番大业,只是再也不饮酒,人问何故,只道是不喜。   

  来年又入了秋,歌儿清扫房尘,不经意摔了琴,却在琴底发现一块丝绸,她轻声念出来:“妄念,妄生执念,我自倾杯,君且随意。百转千结,千般愁思万般恼,只愿随君度华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浙江论坛|浙江全讯网|浙江生活信息百科|浙江本地生活圈
本站广告来自网友,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进入本站请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本站不承担任何的法律责任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8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