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论坛|浙江全讯网|浙江生活信息百科|浙江本地生活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和乐 QQ 47460440
查看: 73|回复: 0

菊之舞 4hop502r

[复制链接]

465

主题

465

帖子

150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501
发表于 2016-12-6 17:47: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菊之舞   

  已是深夜,皓月当空,月光明澄如水,庭中薄雾弥漫,淡淡的蕴绕在窗外的菊花丛中,极似仙境。命侍女拉开垂下的帘幕,没有意外的,我远远的看到有一个人影在屋顶守候着。没有魁梧的身材,却是一身精干,全身笼罩在雾气之中,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看到他那如同秋菊上白霜似的短发。金刚,爹爹最得力的助手,已经记不起哪时起,只要他没有任务就会远远的呆在那个地方守护着我。   

  “公主,灵马拉松赛的特色从哪来儿来了!”侍女的话打断了我的回忆,再看看远方,他已经不在那了。是因为我一直在看他的原因吗?回过头对侍女轻轻吩咐道:“带她进来,然后去准备一些点心!”灵儿和我一样自幼丧母,年纪相仿,但却是东忍流的一流高手之一。虽然我觉得女孩子一直这样打打杀杀不好,可是以她的性格,学一身不错的武艺应该是最安全的了。想到这,我不由得轻笑了。   

  正在这时,灵儿走了进来:“在笑什么呢?”虽然名义上她是爹爹的手下,但却是我的闺中好友,所以在我屋里,她是不需要那些过多的礼节的。拍拍身边的坐垫,我示意她坐到我身边来。她刚一坐下,我就俯身倒在她的腿上,把她的腿当枕头睡下了:“还是你们好,可以自由的,无拘无束的生活。不像我,除了每年固定玄武山大酒店中医正骨康复中心的几天外,从来不许出这个院子半步。闷都闷死了。”   

  灵儿轻轻的,用不惊扰我的动作把她的太刀自后腰取下,放了她伸手可随意抽出的地方,然后用手轻轻的拢了拢我自然流泄在地上的乌黑长发:“其实你也不错啊,至少不用像我一样每天跑来跑去,只用呆在家里静静的享受将军大人的痛爱就好啊!”   

  闻着室内的薰香,享受着灵儿在我头上或轻或重的抚摸,我有点昏昏欲睡了,勉强支撑着张开眼镜,我迷迷糊糊的对灵儿说道:“其实……我真的很……羡慕你。因为你可以一直……呆在金刚身边。而他……却只敢躲在黑暗的地方悄悄的守护我!”   

  说完,我便沉沉的睡了过去,只有在灵儿面前,我才可以如此放纵自己,才可以对她说出自己心中的感受。或许是因为她比我小,我还在认为十四岁的她,根本不懂这些吧?而且,在灵儿的身边,我是安全的,要知道她的忍术在东忍流里仅次于她师父和金刚两个人,当然,这得不算已经死去的铁臂才行。   

  时值九月,山上红叶似火,格外明艳。将军府内秋景宜人,美不尽言。一日夕暮,爹爹难得闲来无事,命人在院中摆上酒食,叫来歌姬艺人,想好好放松一番。而我做为他的爱女,自然也侧陪一旁。   

  听着艺人们弹奏着琵琶,和琴,我不由得轻笑。在这乱世之中,我是一个幸福的女人,身为大将军乡田松之信的独女。我一人独得爹爹的专宠。虽然母亲大人在我小的时候就因为内乱去世,可是因为年幼,丧母之痛对我来说并没有别人说的那么夸张。虽然平时有些寂寞,可是我还有灵儿这样的朋友,以及那个永远在黑暗中默默守护我的金刚。   

  想到这,我不由得往身后黑暗的地方看去,那里没有人影,可是我知道他一定和灵儿在黑暗的地方保护着将军和我。而且只要有他们在,我就可以很放心,因为我知道他们是最好的!即使金刚与灵儿一样不喜欢多说话,可是他的眼神却是骗不了人的。那是怎样的一双眸子呢?虽然冰冷,却对自己的信念有着最强的坚持。突然,我看到黑暗中,有一个模糊的影子动了动,看到那影子白色的头发,我不由得轻笑了。对于被我这样一个身份的人,一直盯着看,似乎会很别扭吧?   

  “冰美,很久没有看过你跳舞了。要不要为我舞一曲啊?”爹爹似乎看厌了舞伎的表演,轻过头来轻轻对我说道:“看来看去还是你的舞跳得最好!”轻轻一笑,我点头对爹爹行了一礼,施施然的走到了舞伎的面前,对她点了下头,从她手中接过舞扇。   

  现在我们所在的院所,正好是将军府的南面,最适宜观秋景,原来后山就栽有或浓或淡的红叶树,再从远处引来清澈泉水。又筑岩以形成瀑布,这便扩大了秋野。院里遍种各色菊花,时值秋日,菊花斗妍,景色宜人,与将军府中各院相比,唯此院最是美不胜收。而此院的主人便是冰美我了!   

  感受着宜人的秋风拂面,撩起我鬓旁的青丝,当我用手轻轻拢起发丝时,我看见了被唤下去的舞伎脸上的笑容,笑容里带有一丝等着看好戏的味道。我知道她为什么笑我,因为今日我穿的礼服不适合舞蹈,这件衣是早日里爹爹差人送给我的,浅紫色礼服与红梅色浮织纹的衣边,一袭色彩最优美时尚的衬袍。衣服虽是优美,但却拖地三尺。也是今日爹爹有空陪我,我才命人为我穿上的。如果穿这衣服跳舞,一不小心,舞姿不美不说,还可能会绊倒在地。可是她却小看了我冰美了!   

  随着音乐缓缓的响起,轻挥手中的舞扇,我稳稳的跳起了舞来。轻轻的鼓点,悠扬的松琴,空中偶尔飘落的红叶,在这最美的舞台上,我旋转着身子,翻飞着手中的舞扇,用最完美的舞姿来演释着乐师们所奏的音乐。可是我的眼神却从来没有离开过爹爹,从他的眼里,我也看到了他对我那浓浓的感情。他是我在这乱世中唯一的亲人,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而他,也同样将我看得比他的生命,他的领地更重要。那么金刚呢?在他心中,我又是什么样的角色呢?只是主公的爱女,还是……   

  一曲舞罢,施礼入座,我看见那舞伎脸上的不甘。其实她长得还不错,身上着深紫大衣,外系黄红披衫。身材亦十分匀称,日后若是好好培养,应该也是一个善舞之人吧?伸手召她上来,递还她的舞扇,我仔细端详了她的脸,面生得紧,所以才不知道将军府中最善长舞蹈的便是我冰美吗?轻笑一下,我把舞扇还与她的手中。在她低头的一刹那,我仿佛在她眼里看到了怨恨的眼神。我不禁轻轻的皱了皱眉,如此小心眼的人,纵然以后在舞界能小有成就,却也无法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可惜了她这身材。   

  爹爹刚张口要对我说什么时,突然有一个身穿黑衣的女子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将军看见这人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挥了挥手,让闲杂人等先行退下,我本来也想起身退下的,可是将军却对我示意:“冰美,没关系的,你不用走。”虽只是简简单单一句话,我却是十分感动,这个世界,本是男人的世界,哪容得女人多知晓什么事情呢?可Whoo后拱辰享鹿茸面膜适合冬天的发是爹爹却毫不在意这些。可见他是怎样的溺爱我。   

  黑衣女子的打扮明显是忍者,她上前轻轻的在爹爹的耳畔说了什么,我没有听清,只是依稀听见灵儿的名字。和她有关吗?出了什么事?   

  在黑编辑评语几年前的作品  好不容易找到原稿,结束这个沉寂在灰尘中的它,让它重出江湖。(作者自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浙江论坛|浙江全讯网|浙江生活信息百科|浙江本地生活圈
本站广告来自网友,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进入本站请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本站不承担任何的法律责任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8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