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5|回复: 0

我的篮球生涯

[复制链接]

1031

主题

1031

帖子

331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316
发表于 2016-12-6 17:25: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篮球生涯
      
   
      
北京治疗白癜风哪里医院权威      
    早在我还是个小学生的时候我家里就又一个被称作篮球的东西,其实叫它球胆应该更贴切一些。这只篮球按理说生产的时间比较早,但遗憾的是没有早到的时代,这使它的质量得不到保证,造成了它爱翘皮的性格,加上我这小孩手欠,每当有一片球皮翘起一点边的时候我就想发现了一块奶油巧克力一样兴奋,揪起这一边使劲往下扯,通常用不了一个下午揪能扯下这片球皮,于是这只篮球自我发现了这个乐趣以后没多久便像一个橘子一样被剥的干干净净。不过这也从侧面证明了我从很小的时候做事情就有一种坚持不懈的精神。
    这只篮球第一次能真正意义上发挥了它固有的作用是源于一次捉迷藏游戏。我和一个右边鼻孔总挂着一串青鼻涕的同学(我至今不知道他是如何保持那串鼻涕总是那样新鲜的)在我家里兴致勃勃地商讨该玩什么比较有趣,经过一番激烈的争论我们决定玩捉迷藏这个百玩不腻的游戏,又经过一番热烈的争夺决定让我来负责找人这艰巨且无聊且带有危险性(藏匿着总是在被发现的同时十分无赖地用手拧出一副十分可怖可造成精神分裂症的面孔)的任务,主要是因为这小子眼尖手快,我出拳后他能迅速地把剪子变成布,我又关键时刻掉链子,容易激动,模仿着他的手法明明看到他出的是布我总是一不小心就把剪子变成拳头,所以尽管我很能胡搅蛮缠,但三局两胜五局三胜七局四胜后还是让他美颠颠地找地儿钻去了。可就当这个这小子甩着鼻涕左躲右闪最后满身灰土地往床底下爬的时候,他,发现了那只篮球,于是在他的提议下我们又兴致勃勃地比赛谁拍篮球拍的多。我心一慌,第五下就把球给拍到了桌子上。他也真是有够狠,一猫腰小脏手一下下的让我数了二百多下眼都数花了,要不是楼下那个有心脏病的大妈邦邦敲门他大有拍到两千下的趋治疗皮肤病医院哪家最好势。
    这些都是我小学二三年纪的事情。我清楚地记得我第一次参加篮球赛是五年级时候的事情。
    起因很简单,那天早晨我走在学校的甬道上刚吃完一个烧饼,正巧三米开外有个垃圾桶,我左手把裹烧饼的纸揉成一团往垃圾桶方向一扔,小风儿一吹它就从侧面的那个看似不可能进去的洞进去了,如有神助。此时,身后胖胖的在一年级时就能独吞两袋康师傅方便面的班长正拿着油条看得目瞪口呆,奔过来紧握我的手动情地说,下午的篮球比赛你一定要上啊。如果他眼里再不自禁地噙点泪水那他日后一定是琼瑶电视剧里面的男主角。面对这样的邀请有谁能够拒绝呢?后来我回想起这件事觉得班长选拔人才的方法实在不是很先进,连验货的过程都省了,还有,一群头还没有篮球大的小孩闲得没事打什么篮球赛?不是瞎闹么?不过话说回来成年人似乎也没有几个头能比篮球大。
    事实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方法,我要是当时就知道马克思的思想里有这么一句话那我一定会在幼小的心里对马克思无限的崇拜在日后一定会十分用功的学习这门课程。现在我知道了,但是晚了,没有及时的把贪图享乐的思想扼杀在摇篮里。
    球场上我的表现证明了班长决策性的失误,我就像没有一样,队友传来的球能直接透过我落到敌方的手中,我持球与人对峙时总是在我正意淫着如何胯下转身背后总之花里胡哨地过掉防守球员时猛然发现球没了,而抢走我篮球的那个人已经跑到我方篮下准备上篮,不难想象,我传球时也不可避免似的不停地犯着方向性的错误。总之篮球就是不按照我的旨意行事,左右纷飞地离我而去,如有神助。肉球似的班长也不再可爱了,对我说了一声,下去!这件事让我感到颜面大失,自此,停赛两年。
      
    所以初中体育选课的时候我毅然选择了篮球,就像当年江姐走向断头台那样地决绝。不知道是什么歪风邪气四下吹起,年级里选篮球的男生有一百多,其实并不多,问题是整个年级一共才不到三百人,各个体育老师不得已积极开展分流工作,我的表现就像在洪水中抓住了一棵小树样,让我松手没有那么容易。现在一想,原来是那年头的青春爱情小说过于公式化,里面的男主角无一例外的都能在篮球场上旋转跳跃,他睁着眼。
    在应试教育制度下我发扬鲁迅精神像从海绵中挤水一样挤出时间来苦练球技,竟然进步神速,三年之后我能投进篮了。
      
    然后是高中,我对篮球的热爱已经达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几乎每天放学后都在日落的余晖下打球,在毅力不足以支撑我去打球的情况下篮球场外驻足观望的女孩们便成了我唯一的动力。那时候班里有个为人很无赖但和我关系很瓷的一哥们运用不法手段从学校器材室里偷出来一个篮球,不,是顺出来的,打球人的事怎么能叫偷呢。对此我严厉批判他的为人,高度表扬他的做法。不过此人打球的确疯狂,火柴棍般的胳膊和搓板似的身躯在上篮的时候把围挡者一一弹开,功力不可小视。我尤其觊觎他那转身跳投的绝技。
    他便经常在放学后用那只顺来的篮球教导我。
    “你看,这样撤一步,然后转身一圈,跳起来就可以投篮了。”
    “废话,我还不知道撤一步转一圈跳起来才能投,你说详细点示范一下。”
    “你看,这样向后撤一步,然后向右转身一圈,向上跳起来就可以投篮了。”说罢,他手中的篮球空刷入网。
    我拿过球在手中掂掂,学着他撤了一步后转身,不想转到半路没刹住闸多转了半圈,举球刚要投篮发现篮筐没了,再一看篮筐在身后,我那哥们满头大汗。
    我说“你丫怎么这么笨啊,会不会教啊,就算你不说转一圈难不成我还转两圈?”
    他说“是没有,你转了一圈半。”
    我说“别废话,你给我说详细点。”
    他拿过球擦了一把汗说“你看,这样右脚撤一步,然后身体向右转身一圈,左脚向上跳起来就可以投篮了。”
    这时我们没发现器材室的老王不知何时来了,这老王四十多岁,身份等同于一个看大门的还整天穿西服,小分头梳得油亮,可他先天残疾,右眼珠子老是盯着自己的鼻子尖,对于这斗鸡眼我一只琢磨着戴个隐形眼镜后是否能用手把它给抠回来。
    老王悠哉悠哉地向我们招手“来来,把你们的球给我看看”他的声音活脱一个老娘们。
    我和我哥们已经感觉到不妥,但总不能畏罪潜逃吧,我极不情愿地把球扔给他,他俩眼珠子对齐了在篮球上一通寻摸,我心想你可别对一块分不开喽。
    就听老王一声尖叫“啊哈!这球是我的!”高兴得右眼珠子差点向我们看来。
    我知道事情败露,但还是嘴硬说“你怎么知道是你的?”
    他用手一指,从篮球上变出一个油漆写的“中”字,很不显眼。
    我无言以对。
    他见状十分得意,趾高气昂地抬起头来用眼睛从上往下瞄我“你想玩自己买去,偷起我的来了。”
    我一听就火了,说“谁偷你的了,是我偷的吗。”
    他换了一副嘴脸,瞧不起又挑衅的模样,脸正对着我说“你跟我嚷什么。”
    我说“谁跟谁嚷了。”
    他阴阳怪气地说“嘿,你小样不服是怎么着。”
    我琢磨着他怎么也算半个老师,为这点事背个处分也不合适。当他搂着那个球向器材室走的时候我和我哥们跨在自行车上在后面大声喊“老王!臭傻x!”他丢下篮球满脸通红地朝我们奔过来,我们骑着自行车向学校大门冲去。
      
    高二的时候学校举办了一次校级的篮球赛,高中组不分年级,由于考虑到赛时女孩肯定不少,我决定首发。事实证明我的推断是正确的,虽然虎背熊腰的女孩占了绝大多数。我们班队员到场时场地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我们几个故作深沉装出一副拳击运动员出场的架势低头往里走,可惜没有人为我们开道,谁知道一群人不耐烦的把我们推了出来“去去去,别插队。”我心说这又不是食堂,你们至于这么大动干戈的吗,不知你们都等着看谁呢。最后还是体育老师吹着哨子把我们领了进去,到了中间发现这场地小了不少,人都想看清楚点全往里挤,恨不能只留一个乒乓球桌大小的位置让我们打,老师们又吹着哨子驱散人群,想不到这哨子除了比赛时能吹在这种时候也能派上用场。然后比赛开始,我打得很努力,每次投篮的时候都在头脑中提醒自己肘部对准篮筐最后的出手瞬间离开篮球的应该是中指,就这样,上半场结束时我已经在女孩的尖叫声中投了十几次篮得了零分。期间人群又不断往里面涌,很多次都是球飞向边界队员正追赶的时候突然站出来一位好心的大姐说,接着。接着她就把球扔了过来。就在这种情况下,下半场开赛的时北京哪里治疗白癜风专业候我已经毫无斗志,抱着一颗必输的形态狂扔三分球,扔时眼睛不看篮球不看篮筐不看蓝天,可以说直视目光漫不经心什么都不看,余光竭尽全力地瞄站在篮架边的一个长发美女,结果得了二十多分为球队挽回败局。在众人簇拥着我时我寻找着那个长发美女发现她正在给自己的男朋友擦汗。
    高三时候的生活自不必说,那时候如果我能一边背生物书一边抚摸篮球便会从心底油然而生一种母亲爱抚自己小孩脑袋般的感觉,然后不由自主地想那个核糖体它怎么就没有这么圆。
    到了暑假的时候我在篮球技术上返老还童了,又不会投篮了。正当我对篮球这件事失去信心考虑该不该放弃的时候一段乔丹的扣篮录像帮我做出了决定。之前我一直不知道地球人还会飞。于是我开始了每天的跳跃训练,负重二十斤纵跳一百次,第一天我凭借着心头的一团火超额玩成了任务,第二天基本上就蹲不下去了,腿上的青筋都明显了不少,我的心毕竟不是活火山,不能老冒火,这个本来打算为期一个月的特训在实施了一天后便没了下文,很有法院给贪官定罪判刑的风范。我自我安慰道,和谐嘛,干嘛要跟自己过不去呢。可我也是年轻人啊,年轻人是容易冲动的啊,很小的一件事情就有可能成为年轻人冲动的原因(这好像与马克思主义哲学里的“偶然性蕴藏在必然性之中,必然性往往通过偶然性表现出来”有关),路过乔丹专卖店看到店门口那个标志这件事就成为我不可碣制地想要扣篮的原因,不过这种冲动不是万能的,就像一个疯子再怎么无法无天地发疯也不能搬起一块一吨重的大石头。
    在久违了的夕阳下我再次来到篮球场,不同的是这次我搬了好多砖头,摞起来足有一米多高,我已经在脑海中看到自己起飞并在空中滞留的帅的一塌糊涂的身影。然后我右手托球(当然是抓不起来)左脚猛地踏到那摞砖头上,竟然真的飞了起来,在空中我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有恐高症。在达到最高点时我感觉就如同跳楼一样心脏直抽搐,下落时本来脚就因为害怕丧失了大部分力量,偏偏落地时又踩到了用剩的一块砖头,一声惨叫划破苍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QQ84078623|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浙江论坛  

GMT+8, 2017-6-25 13:11 , Processed in 0.151092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6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