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1|回复: 0

锦鲤抄 nypdg3j1

[复制链接]

639

主题

639

帖子

2102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102
发表于 2016-12-6 16:53: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楔子·一尾锦鲤   

  有她   

  足矣   

     

  壹·一   

  江南水坊桥头有一女子,画技惊天人,挥笔似龙蛇舞蹈,画像十分有九分神似。可这姑娘十分奇怪,一心一意画自己的画,从不卖画给他人,许多人拿重金请她却又将千两黄金不少一块的抬回来。没人见过这位女子的面貌,只福建日报头条报道秀屿区发展优质教育孩见她一身绣着锦鲤的旗袍,所唤为单名一个‘鲤’字。   

  一日。   

  “鲤姑娘。”   

  “先生何事找小女子?”明明是一句问语,可偏偏他从中听出了不可置疑的否定,“难道,先生又是一位来找小女子画像的。”   

  没等他回话,鲤又讲:“先生请回吧。”   

  又是一句将他噎住的话语。   

  “鲤姑娘,我云某绝不会找人画像。”   

  “为何?”她轻轻一冷笑,面纱被她笑出的气吹动漂浮着。   

  “我云晟可是宫廷画师云之曦第三代传人呐。”   

  “传人又有何?”她起身,将木凳拿起,背起画板,留给他一个鲤鱼刺绣的背影。    2016年云南农信社校园招考及大学生村官

  原来,他就是我们江家仇人的孙子,她轻笑,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我江鲤绝不会放过他,我要让他们云家血债血偿。”   

     

  贰·尾   

  江鲤洗着修长的头发,闭着眼睛,回想着他们江家被血洗的那时候。   

  ——那时,她还不叫江鲤,她名为‘江芷芸’。   

  “芷云,出来上课了,别躲了。”她那时还只是五六岁的孩童,她不喜欢绘画,家中那么多孩子,都可以继承她爷爷的职位,至少,那时她是这么认为的。   

  宫廷里数他们江家绘画实力最好,现在的云家爷爷那时还是她爷爷的下属,也许是出于嫉妒,云家与掌握兵权蒋家联盟,势必灭了他们江家,只是畏于她爷爷是皇上身边的红人,迟迟不敢下手。   

  一日,云家爷爷捏造事实,说江家中有一副价值千金的龙凤图,却不献于皇上。皇上龙颜大怒,下命令捉拿江家所有人等,在搜出龙凤图献于皇上。   

  “别躲了,芷云,芷云。”她藏于花丛中,捂着嘴偷偷地笑,可后面却有一双手把她提了起来,“哥哥。”   

  她抱住我哥哥的腿,撒娇道:“好哥哥,别出声让娘找到我了,拜托。”   

  “捉拿江家所有人等。”一声令下,血溅四方。   

     

  “不要!”江鲤从梦中惊醒,泪从她眼中滑下。   

  不能流泪,她答应了哥哥的。   

     

  从江宅逃出,在破庙里坐着,我擦着不断的眼泪。   

  “妹妹,别哭,答应哥哥不许流泪。”   

  “我答应你。”   

  “哥哥!哥哥!哥哥你去哪里了?”   

  那时,她与哥哥失散了。   

     

  “先生,给我一个馍馍吧,我好饿。”   

  “走走走,哪来的小乞丐。”   

  她被推开,嫌弃的目光在她身上转移。   

  “你没事吧。”一只白玉般纤细的手牵起了她。   

  她将手缩了回来:“不要弄脏你的手了。”   

  “没关系。”   

     

  叁方?   

  “鲤,为何这几日见你心事很重的样子。”   

  “主人担心了。”江鲤很早就将身世告予了他,他没有揭发,反而将她培养成现在的大画家,“主人找我何事?”   

  他一笑,讲:“无事,只是担心你过来瞧一瞧。”   

  江鲤很早就问过他:“为何到了二十余载还不婚娶。”   

  “我在等一个穿着鲤鱼刺绣的女子。”   

  四目相对,情根暗种。   

  她虽唤他‘主人’,可两人早已不是主仆的身份。   

     

  翌日   

  她仍似昨日一般在桥头绘画,迎面走来一个男子   

  ——云晟。   

  她冷笑,看他耍什么花样。   

  “鲤姑娘,请接受我的求婚。”   

  “云晟,我们才认识一日,你就向我求婚。”她轻语,可震慑到四面八方,面纱拂动着,盖不住不满的情绪。   

  “姑娘才认识我一日,可我却不止一日哦。”他趁她发呆愣神之时,他替她戴上白玉镯,“鲤姑娘既然收了我家祖传的白玉镯——”   

  他凑近她的耳边,说:“——那便是我云家的人了。”   

  “我没有答应你。”   

  “但你已经用行动告诉我了。”他拉开她的面纱,附上她的唇,撬开她的贝齿,吸允着她的甜的美味。   

  “你做什么!”一个巴掌过来,云晟抓住她的手腕,凑到她耳边:“你的脸红了。”   

     

  “事情就是这样,主人,怎么办?”   

  他看着她手腕上的白玉镯,吐出一个字:“嫁。”   

     

  肆防?   

  出嫁的前一天晚上,江鲤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为何一向柔情的主人那天如此阴霾,想也不想就让我嫁出去,难道,只是我一厢情愿。   

  翌音频2016年11月1日新闻联播日   

  “姑娘,吉时已到。”   

  “等一等。”   

  “姑娘等何人?”   

  “一个对于我很重要的人。”   

  那日终究没有等到他。   

     

  是夜。   

  “江鲤,你在看什么?”云晟问。   

  “你看我干吗?”   

  “喜欢看你呐。”   

  “臭流氓。”江鲤白了他一眼,他的性格与主人的性格完全是对比,我干嘛嫁他。   

  “我就是流氓又怎样,你还是流氓的妻子呐。”   

  “你…你…”   

  他压她于身下,一个弱女子哪敌得过一个男人的力气,很快的便沉迷于他的吻中。   

     

  早晨。   

  江鲤看着身旁的男人,真的是自己未来的所属吗?   

  一双手慢慢的擎上她的腰,“你做什么?转过去,我要换衣服了。”   

  “没关系了。”云晟凑到她耳边说:“昨夜该看的都看了。”   

     

  两人感情愈来愈浓,江鲤甚至萌生了不要报仇的想法。   

  不行,仇还未报,不能被爱情迷惑。   

     

  “鲤儿,你在想什么,快过来吧。”   

  “云晟,对不起。”   

  从此世上,再无女画仙江鲤这一人。   

     

  尾声芬晃步趵?   

  整整找了三年,了无音讯。   

  云晟来到他们初见的水坊桥头,一位穿着锦鲤刺绣,戴着白玉手镯的女子坐在桥头画像——她戴着一块与当年江鲤戴的一模一样的面纱。   

  ——江鲤!他心头一震。   

  “姑娘,我要买画。”   

  “我的画太贵,你买不起。”   

  “多贵呢?”   

  她凑近他的耳边,轻轻说:“以身相许即好。”   

     

  —THEEN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QQ84078623|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浙江论坛  

GMT+8, 2017-6-29 08:28 , Processed in 0.115919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6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