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论坛|浙江全讯网|浙江生活信息百科|浙江本地生活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0|回复: 0

翠巧

[复制链接]

1031

主题

1031

帖子

331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316
发表于 2016-12-6 16:35: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翠巧
      
   
    翠巧走了,她真的走了,当寻找的人发现时,她已经漂在了蒋家冲水库的水面上。她的母亲呼天抢地,可这次再也找不回翠巧了。
    翠巧是李家村李大成的女儿,李家有三儿一女,她有两个哥哥和小兄弟,翠巧是老三,李家也就只她一个独女儿。那时侯,村里的人们都过得不怎么好,翠巧家在全村是最穷的。翠巧爹就不识字,她的两个哥哥也因家里穷,没有上过学,在生产队帮着翠巧爹挣工分,一家人就这样勉勉强强地过着。
    惟有翠巧,一生下来就浓眉大眼的,到了十四五岁已经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乌黑的头发,弯弯的眉毛,长长的睫毛,圆圆的脸儿,水灵灵的,没有哪个见了不夸的。到了初中毕业那年,就已经成了在全村,全大队,全公社都是响当当的好姑娘。
    翠巧很聪明。也由于她是独女儿,到了读书那年,翠巧爹妈都说,“小姑娘,在家里也做不成什么,就给她上学校头乱混混”。不曾想,翠巧从一发蒙读小学到初中毕业,学习都是最好的,她还当班长,人缘又好,老师们喜欢她,女同学爱跟她玩,男同学也爱跟她玩,班上作什么事,开展什么活动,都离不开她,只要她不在,同学们总会觉得缺少点什么似的。那时的翠巧,聪明、伶俐、天真、活泼。
    有那么一天,翠巧成名了。那是她初中毕业的时候。也不知什么运动,大概是文化大革命在全国开展那时候吧,李家村出了个记性特别好的女娃儿   那一年,李家村所在的那个县,举办背诵语录的比赛。在生产队举办的比赛中,她得了第一名。在大队组办的比赛中,她又得了第一名,这时,翠巧这个名字在全公社都已经响亮及了。不仅如此,就在这年的秋天,县里也举办了由各公社推荐的优秀选手参加的语录的背诵比赛,翠巧参加了这次比赛。比赛时,当她站在台上朗朗背诵的时候,台下的观众看着台上这么美丽的姑娘,流利清脆,不打呃噻的背着的时候,人们都在啧啧称赞,翠巧背诵完成时,全场还响起了赞许的掌声。之后,县委书记还专门对翠巧说,“好好学,你将来一定很有前途的”。
    然而,由于那样的年代,也由于家里的原因,翠巧没有在继续上学,而是回到了村里。这年,翠巧刚好十六岁,正该上学的翠巧,却不能继续上学了,那是多么的苦闷哟。素常白下的天真、活泼也不知跑到哪儿去了。起初,翠巧总是呆在家里,后来见着乡亲,也不那样的爱说话了。接着发生的一件事,就犹如晴天霹雳,更把翠巧给轰跨了。
    原来,就在翠巧回村这年的秋天,原本就穷困的李家,在那动荡的时刻,就更穷了,连吃的都成了问题。而且,经不住穷困折磨的翠巧爹,又总想着,少一个人少一分劳,于是,在另一个大队的一个朱姓人家来提亲时,就把才十六岁翠巧许配给了朱家。还在朱家人在她家时,当着她爹的面,倔强的翠巧就说,“我还小”,坚决不肯。翠巧妈不敢多说话,翠巧爹呢,多次的吼骂,“你再不同意,你就不是我家女,你要去那点你就去”。后来,翠巧又从乡邻们的口里知道,朱家的儿子已经二十八岁,整整大她一轮,而且是个瘸子。
    这时的翠巧,只是一个劲地闷闷的想,忧郁的做着,却没有去找好朋友、同学、乡邻或者大队。
    本来,不能读书就够难受的了,这么小小年纪的翠巧那还经得起这样的打击。
    于是,在一个月光如水的晚上,翠巧出走了。
    从家里出来后,翠巧就一直不停地走着,走过了自己熟悉的山村,走过了自己上过的小学。一切都是那样的苦闷,那样的彷徨,那样的无助,一想起上学的美好时光,自然的就联想到了参加比赛的动人情景,翠巧又高兴起来了,心里觉得美滋滋的。冷不丁的脚下绊着一个石块而踉跄了一下时,回过神来的翠巧又痛苦起来了。
    这时,天上的月亮不知什么时候,周围慢慢的聚集了一些云彩,月亮总是时隐时现的,山村的泥巴路不是城里的柏油路,不仅蜿蜒曲折,而且也是没有尽头的,夜晚的秋凉,翠巧全然不觉,心里、脑里闪着的就只有她爹那让人痛楚而又撕心裂肺的话语,尤其一想到自己才十六岁年纪就要婚嫁时,漫无目的地在秋凉中走着的翠巧,一下子就哭了起来。“妈啊,为什么呀,我的命好苦呵”。
    秋风爽爽的吹着,山路两边高大的斑枝树上的落叶,时不时的又飘下了几片,夜更深了,秋夜的凉意也更盛了。只有草丛里的蛐蛐在凄凄的叫着,它好象是知道翠巧的遭遇而深表同情似的。
    翠巧依然在哭着,嗓音都快哑了。哭着,想着,走着。走着,哭着,想着。翠巧沿着山路毫无目的地走着。渐渐地,翠巧的哭声没有了,眼泪也仿佛哭干了,只有蛐蛐依旧凄凄地叫着。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突然间的一声狗叫,打断了全然不觉的翠巧。翠巧抬眼一望,前边又是一个村庄,再前边就是大队上了。大队旁边的一个生产队里有翠巧家的亲戚,可翠巧却没有去,而是又折头往回走了。
    这回,翠巧没有再哭了,而是用劲地想着,想起读书的美好时光,想起参加比赛的动人场景,想起自己才十六岁的年纪,心里却一下亮堂起来了,“不管怎么说,我还小,我就是不同意,我也不回家”。就这样,翠巧又快走到家了,可翠巧却真的没有回家,而是沿着家边的小路走到了村后的山上。这里,有生产队用松毛、稻草和着树枝扇的一个窝棚,走进棚里后, 翠巧爬到了窝棚楼上生产队的包谷草和干松毛上。或许是不断的想着,或许是夜深的缘故,不知过了多久,翠巧就渐渐的睡着了。
    这时,月亮仍在时隐时现地走着,秋风仍在爽爽地吹着,山松和野树也在秋风中唰……唰地摇着,草丛中的不知名的野虫子也在鸣着,秋天的夜更凉了。
    窝棚里的翠巧现在是睡着了,明天她又会怎样呢。
    就在夜深的时候,翠巧的爹妈,却还不见翠巧回来,先是翠巧妈站在自家门口喊,没有答应,翠巧妈就叫翠巧的小兄弟出去翠巧常去的几家人家去找,也不在,翠巧爹就说,“肯定是在哪一家,管她的,还怕她明天不就回来”?
    可到了第二天早上,翠巧没有回来。中午,翠巧还是没有回来。翠巧爹也急了。于是,叫上亲戚到处去找,也没有找到。翠巧妈这时已经哭成了泪人,边哭边指着翠巧爹怪。翠巧爹也哭起来了,边哭边说“翠巧啊,你在哪里呀,是爹害了你呀”。
    哭又有什么用呢,再哭,翠巧是不会自己跑回来的。“都解放几十年、新社会了,儿女的婚事,父母包办不说,自家姑娘又那么小,真个是穷死了”,知情的隔壁邻居都在背地下谈论着。
    就这样的,到了第三天早上,还是没有找到翠巧。
    直到这天的下午,本村一个和他爸爸上山给生产队放牛的孩子,无意间爬上窝棚的楼上时,才看见了翠巧。这时,翠巧是有气无力的昏倒在松毛上的。放牛孩子的爸爸赶紧使孩子回翠巧家报信。翠巧的哥哥才把她背回了家。
    这以后,或许是翠巧爹担心翠巧再出走,或许乡间邻舍的劝说,和朱家的婚事,也就没有再提起了。
    自此以后,翠巧也没有了之前的活泼,但却多了一分沉稳。
    又过了三年,好象是农业学大寨的时候吧。公社文艺宣传队经常到到田间地头、到农家队里去宣传,大队上也从各生产队抽调人员组织文艺宣传队,到田间地头、到农家、生产队里去宣传 十九岁的翠巧自然也在其中。那时,文艺宣传队的组织,演出,翠巧都是主角,时时都是忙前忙后的。
    天真、活泼的翠巧又回来了。
    接着,在年底公社的组织的文艺汇演中, 大队上还获得了十七个大队参加的一等奖呢。大队上的干部夸她,公社的干部夸她,主管文艺的公社副书记还特别跟她说,“公社已经考虑把你抽到公社来”。人们也觉得翠巧是棵好苗子,一定是很有前程的。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哪一个人会知道自己怎样呢。就在翠巧还沉浸在快乐、幸福之中,就在翠巧已经在憧憬着未来的美好生活时,不幸,又接踵而至了。
    文艺汇演回到家里的第三天晚上,一家子都在家里坐着的时候,翠巧爹对翠巧说“你都快二十了,陈家湾陈心祥家来提亲,陈家有三个儿子两个姑娘,哥三个守着三间大房子,家里还是不错的。只是来提亲的是大儿子,年纪大一点,你想想看,咋个些”。
    “真个可以,那天,我跟你二婶赶街的时候,还去陈家要水喝,看着到还是满不错的。你看,你大哥也三十好几的人了,也还没说上一门亲,家里穷,这次,你要好好想想。”
    “爹、妈,我的事情,我自己考虑,况且我的年纪也不大”,翠巧接过她妈的话说。
    翠巧爹不高兴了,一个劲地抽着叶子烟,浓烈的旱烟味传遍满屋,呛得人难受。翠巧刚站起来,翠巧爹又说了,“你不为别人想,你也为你大哥们想想嘛,嗯,说你就说不动啦,上回人家朱家来提亲,就这样那样的, 你说说你到底要咋个整”。不说不来气,一说起朱家,翠巧也一下气上心来,“我的事我管,我就是不想提”, 翠巧堵着气说完后,就进里屋去了。
    翠北京市哪里治疗白癜风最好巧爹额上的青筋几乎要挣破面皮似的蠕动着,不仅叭、叭、叭地大口咂着叶子烟,还大声八叫地吼着,先是吼翠巧,接着又吼翠巧妈“你看看、你看看,你生的哪样东西,生了不听话,生了做什么”
    翠巧走进里屋后,先是想睡觉的,可脑子里北京医院治白癜风就象一团乱麻,思来想去,总也理不出个头绪。翠巧痛苦地想着。但她转而又想,或许爹只是一时间罢了,自己抗一抗也许就过去了。翠巧哪里想得到接下来的会是什么样子哟。
    在这偏远的山村,虽然解放二十小儿白癜风有什么症状多年了,但父母包办婚姻,父母说的就必须照办,在这个小山村并不显见。传统的思想势力,几千年形成的这种思想,在翠巧爹这些人中是无法一下子摒弃的。
    没有过几天,媒人领着陈心祥的儿子来翠巧家定婚了,按农村的风俗,定婚的时候,男方、女方都要在场的,翠巧本来心里就不愿意,知道人家要来定婚,跟爹抗又要大吵大闹的。翠巧干脆早上一起来就去了亲戚家。翠巧想,只要自己不在家,又怎么能定婚呢。
    然而,不管翠巧在,还是不在,都在翠巧爹的主张下,把翠巧的婚姻给定掉了。
    翠巧知道后,简直痛苦极了,“天啊,为什么我会这种呀”。可翠巧还是抱着一线希望,自己悄悄找到了陈心祥的儿子,跟他说,“你去我家定婚,我是不愿意的,我现在也还不考虑这事,也不可能跟你好,我们都是年轻人,都新社会了,强扭的瓜不会甜,父母包办的婚姻是不会有结果的,希望你自重一点”。可那男方不但听不进去,还变本加厉,“你家都收了定婚礼,哪里能说变就变的”。
    翠巧灰心了,怎么也想不明白,那陈心祥的儿子,一个年轻人咋会这种呀。
    翠巧找后不几天,媒人又领着那男的来翠巧家了,媒人对翠巧爹说,“你家怎能说变就变,彩礼都给了,婚都定了,一下又说不行了”。起先,翠巧爹给说了个大张口,等到明白了是什么一回事后,又拿着翠巧给吼起来了。媒人和那男的见状,就囫囵吞枣地说了两句就走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浙江论坛|浙江全讯网|浙江生活信息百科|浙江本地生活圈
本站广告来自网友,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进入本站请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本站不承担任何的法律责任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8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