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论坛|浙江全讯网|浙江生活信息百科|浙江本地生活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和乐 QQ 47460440
查看: 60|回复: 0

长门未遇故人之阿娇篇 ny2nndob

[复制链接]

896

主题

896

帖子

3009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009
发表于 2016-12-6 15:36: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日本无意去漪兰殿,只是想起以前的一些旧物需要收拾,就让侍女简单绾了个发髻,趁贴身侍女去收拾的时间,偷溜了出来,途中经过一个偏门,里面传来细微的谈话声,一般来说宫里有些秘密也不是坏事,在偌大的皇宫里,无意听到的秘密,通常不会有人在意,在后宫生存自古以来就是以小心谨慎为好,明哲保身,正打算悄悄离开,却在抬脚的刹那听到熟悉的声音,还未容我细想,下一秒的声音如同利箭一般穿破我耳膜,一时间不知所措,刘彻,你又将我置于什么位置呢?   

  年纪小时,我的母亲馆陶公主受尽宠爱,她理所应当觉得我会是皇后,费尽心思,去找当时很受皇帝舅舅宠爱的栗姬娘娘以求联姻,她未料想到栗姬娘娘会拒绝,栗姬娘娘有多恨娘,我不是不知道,她表面上待我很好,但是看我的眼神里藏着愤恨,娘回来之后大发雷霆,“如果不是我馆陶给她机会,她能有今天,既然我能给她的,必然有能力摧毁她所拥有的一切。”   

  刘荣,生性温和,用舅舅的话来说不适合做皇帝,不够心狠,如果说刘彻是一块琢磨不透的墨玉,那刘荣就是一块未雕琢的璞玉,纯然天成,他待我如同亲妹妹,就算我要天上月,他也会摘下来给我,他宠我,并不代表爱我,他心底已有占据的人,他待我的好,始终与那人不同,他会帮挼开我额角的散发,会帮我绾发,同样的好,却是不同的心意,我娇纵也好,任性也罢,我始终是有自尊跟骄傲的,做不得拆散他人姻缘的卑劣之事,哪怕我知道那段姻缘是注定无果。   

  当我被娘搂在怀里问,她轻声细语哄到:“阿娇,我知道你喜欢你荣哥哥,但是这世上还有很多好的人,只是你还未遇见而已,娘发誓,一定会为你选个好推荐一个治疗刺猴和鸡眼的无痛无疤方法丈夫,好吗?”兴许是被娘刺中心底绷紧的弦,眼泪决堤似的流,我哽咽到说话都是断断续续的:“娘,荣哥哥,很好,只是我不喜欢。”我在心里自我安慰,我只是怕宠爱被抢走,不是喜欢,想必那时我是动了心的。   

  我去探望牢狱的荣哥哥时,我不禁感叹,不愧是拥有皇室贵族血脉的人,即便是在蛇鼠泛滥的牢狱中,依旧淡雅脱俗,他端坐在那里,温润如玉地笑着说:“你不必自责,我知道你尽力了。”一句话将我所有要讲的话堵住,难以启齿的解释,尽力而为,这四个字在我眼里不是形容办事不足就是还未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的人,两者之间我都找不出足够的理由去说服自己。我知道他是无罪的,他母亲确实是有罪,哪怕他母亲犯的罪里有我母亲的推波助澜,而我也知道舅舅不会轻易放过他们,在这场政治谋划中,我们终究是生分了。   

  我示意让狱卒帮我打开牢门,轻声抬脚走了进去,蹲在他坐的的对面,:“荣哥哥,我知道你最放心不下她,来时我已派人找到她,并将她安顿了下来,她现在很好,你放心。”他脸上无任何表情,手上的青筋有些突兀,泄露了他的紧张与担心,我把自己双手伸过去握住他的手,像郑重承诺一样,这是我最后能为你做的事,我不觉地弯了弯嘴角:“荣哥哥,我带了及笄时需要用的木梳,你帮我再绾一次发吧,以兄长的名义,我就当是我日后出嫁时你为我绾的发髻。”   

  他接过我手中的木梳,小心翼翼地将我齐腰的长发从头梳到尾,生怕弄疼了我,这个如同兄长般的男人守护宠爱了我七年多,纵使他不爱我,须臾多年以后,退居长门的我偶尔回想起我这一生,刘荣实为特殊的存在,如果当初我嫁的是他,是不是会给我皇后的头衔,许我一生平安无忧,许我陈家荣华富贵,唯独没有爱,倒是个不错的结局。   

  刘彻,这个自幼在宫廷里步步为营的人,不得不承认他天生就适合这皇宫,小时候一直如同一个隐形人一般在我和刘荣的身边。听宫人说是他母亲怀他时梦见太阳入怀,皇帝舅舅颇为高兴,对王美人说:“此为贵征”,后赐名为彘。   

  刘荣贵为太子,很受皇帝舅舅器重,刘彻在刘荣的太子光环变得可有可无,随着年岁的成长,刘彻光芒初露,刘彻是那种你只要给他一个适合的契机,他就能得到他想要的,他与生俱来着控他人的能力,他是天生的王者,也许当初舅舅看中了他这一点,选择他当这个天下的主人。   

     

  “刘彻,我以为我做不成你的嫔妃,你对我也是有感情的,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我父王不会叛乱的。“声嘶力竭,刘陵你对他用情竟如此深,来不及感叹同情她,我就听到刘彻嘲讽道:“你以为你父王不知道我们之间的事,可他依旧在背地里与其他人农安妇婴医院小儿疱疹性咽炎结党营私,刘陵你以为你能力强,你父王就会看重你,将封地传给你,他看中的是你的能力,不要怪我没提醒你,好自为之。”刘彻气宇轩昂,眉角眼梢带丝阴狠,闯入我的视线,似乎没料到我会出现在这里,薄唇微张,极为惊愕,我欲转身离开,脚下像是生了根,死死拉扯住了我,视线相对,我们陷入沉默,刘陵尾随他而来,大概是因为看见了我,精秀的俏脸有些扭曲,狠戾的目光落在我身上,讥笑道:“阿娇姐,好久不见。”我点头不语,无意和他们僵持下去,张口道:“我去看母后,你们聊。”我转身向未央宫方向,刚踏出一步,就被刘彻拉扯到他身旁,在我疑惑不解的眼光里,刘彻牵起我的手,浑厚低沉的声音在耳边缓缓道:“我同你一起去。”   

  一路到未央宫,我们之间没有太田痣最佳治疗方法以后就这么治开口讲过一句话,从卫子夫的介入到皇祖母的逝世到今天的刘陵,我们之间已经隔了万水千山,这皇图霸业,需要平衡点,也需要女人的血泪交织,刘陵如果还有利用价值,他是不会这么早舍弃这颗棋子的。   

  娘这些年费尽人力财力去民间寻找医术了得的大夫,希望根治我的不育,前两日让府邸心腹传话于我,有些话不方便在宫廷里说,让我有机会回趟她府邸,我这才知道是刘彻安排人在我的饮食起居下手,我一直以为是幼时的病落下了病根导致的,哪怕我们之间的裂痕,越裂越开,我都没想过去怀疑他,刘彻你防备窦家防备陈家,连我算在内防备地那么彻底,我理解你要防备外戚势力,却忘记了自己姓陈,我只是想要一个孩子,属于我跟你的孩子,为什么连我为人母的权利都要剥夺,阿娇你看,他的心如此狠,可即便如此,你依然放不下。   

  我竟是如此深沉地爱他,年少时,娘让我放弃刘荣那时我只是难过,而如今自己要自己放弃刘彻,像是要被千刀万剐,切肤之痛,是本能的痛。   

  我跑去刘彻的寝宫去质问他,我一字一顿道:“我这么多年怀不上孩子,是不是你在我身边安排人下的手。”他脸色顿时煞白,一言不发,默认,刘彻你居然连为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浙江论坛|浙江全讯网|浙江生活信息百科|浙江本地生活圈
本站广告来自网友,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进入本站请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本站不承担任何的法律责任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8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