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论坛|浙江全讯网|浙江生活信息百科|浙江本地生活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4|回复: 0

罪与罚(B)_0

[复制链接]

421

主题

421

帖子

1504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504
发表于 2016-12-6 15:10: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罪与罚(B)
      
   
      
      
      
      
    十 七
      
      
      
    转眼已经是2004年了。
      
    这一年,注定是个多事的时节。
      
    麦收的时候,荣的父亲在麦场上因为帮别人打麦子,右手的四个手指被弄掉了一截,只剩下拇指是完整的。
      
    听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雷用摩托车带着荣,急匆匆的赶过去。却发现只有母亲一个人在,原来父亲还在医院住着,没回来。
      
    过了一会儿,姐姐也回来了。母女三个人凑在一块儿哭了一会儿,雷只好到外面,抽出一支烟点上,默默地吸着。
      
    自从父亲去世以后,雷就没有眼泪了。从内心来说,他也不喜欢哭哭啼啼的,特别是现在这种情况,雷想得更多的是如何善后的事,这牵涉到法律问题。
      
    听岳母说:岳父是跟别人搭伙打麦子的时候受伤的,掉的手指都没能找到,如今在整骨医院住着。
      
    第二天,雷和荣顾不上上班,一起去医院看父亲。岳父十个很瘦弱的老人,本来就瘦,这次又受伤了,可怜巴巴的在床上躺着打吊瓶。
      
    荣在床边坐下,望着父亲眼泪又掉了下来。“真是的,怎么不小心点?让我们担惊受怕的。”
      
    父亲苦笑着说:“我没事了,就是有点痛。你不用担心了。”
      
    吊瓶打完的时候,雷看见岳父的脚没洗,于是到卫生间打来水,让荣把父亲扶起来,自己蹲下去给岳父洗脚。
      
    临床的老人问:“这是儿子?”
      
    岳父说:“不是,这是小女婿。”
      
    “嗯,这小伙子不错。”
      
      
    好在只住了一天,医生就同意出院了。
      
    雷雇辆出租车,把老丈人拉回自己家。因为医院给开了些需要输液的药,去雷家附近的诊所打点滴比较方便。这是雷和荣商量好了的,荣的母亲随后就过来,也好照顾老伴。
      
      
    在雷的记忆里,这是岳母在这住的最久的一次,有十多天吧。岳母的话不多,属于那种典型的农村妇女,有时让雷找不到话题,不知说什么才好。
      
    岳父的手一直是肿的,涨得难受,不时哼哼唧唧的,这让雷感到既好气又好笑。想想他的手,雷心里也替他难受,也就不好说什么了。每天雷的任务,就是下了班稍些菜回来。
      
    大概有半个月吧,岳父的药用完了,手上的伤口也不太要紧了。几个人商量过后决定,老两口回家。雷和荣总算可以松口气了。
      
      
    十 八
      
      
    夏日的夜晚,闷热的让人有些烦。
      
    墙角处,不时传来昆虫的鸣声。这个礼拜,荣又是上夜班,孩子晚上在母亲那里,这让雷感到有些无聊。
      
    雷掏出手机,给李丽发短信约她出来玩。但是李丽说她正跟同事有事,一时还出不来。
      
    雷说:“那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拜拜。”
      
    又看了会电视,雷看看时间,才7点多一点。于是把球拍找出来,锁好门出来。他本打算去找那几个大学生,但是走到楼下却发现里面是黑的,估计是没人吧。
      
    雷骂了句粗话,独自往文化宫的方向走。
      
    忽然,电话响了。雷掏出来一看,是李丽的。
      
    “你好啊,有事吗?”雷有些懒懒的问。
      
    “没事,我现在忙完了。看看你在干嘛?”
      
    “本来想约你打球,你没时间;找别人吧也没找到。我也不知道是回去还是怎么样才好。”
      
    “你那里有成龙演的《城市猎人》吗?”
      
    “有啊,你要看吗?”其实雷也没看过,更别说有这张碟片了。但是,雷说话的地方旁边正好有家租碟片的店,想看什么还不容易呢!
      
    “前几天听朋友说起过它,所以想看看。如果你有,我想去看看。”
      
    于是雷说:“那你过来吧,我在村边的路口等你。”
      
      
    李丽出现在雷眼前的时候,雷的心里跳了一下。或许是因为李丽平时总爱穿休闲装的缘故吧,当她一袭连衣裙站在面前,雷有种从没发现她如此美丽的感觉。以至于竟忘记了打招呼。
      
    李丽笑笑的说:“发什么呆呀?走吧。”
      
    李丽是个很聪明的女孩,记忆力不错。在看碟片的间隙,她甚至跟雷说起了中学课本上的某篇课文,让雷感到自愧不如。
      
    租来的碟片还没看完的时候,李丽说:“我有点困了。”
      
    雷看看她,说那你先眯一会儿,一会儿看完了我送你回去。
      
    于是李丽就真的睡着了,雷坐在李丽身边,不时看她几眼睡觉的模样。这个时候,如果说雷一点杂念没有那是假话,雷有过想吻她的念头,但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他不会趁人之危。或许是因为内心里早就把她定位于一个小妹或朋友吧,雷跟李丽交往的时候还是很坦然的,心也是纯净的。
      
      
    这个晚上对于雷来说,注定是个无法平静的夜晚。
      
    接近11点的时候,雷听到外面的大门响。雷心里一惊:这个时候,谁会来呢?
      
    雷把外面的灯打开一看,心里不由一紧:原来不知何故,荣不到下班时间就回来了!
      
    雷一面把李丽叫醒,告诉她怎么回事,一面在心里盘算该怎么解释。其实也不用解释了,李丽在家里的出现,在别人眼里意味着什么,雷心里很清楚。尽管雷和李丽到目前为止还是一清二白的,但是从荣的眼神里,雷分明已经看到了愤怒!
      
    雷尴尬的介绍道:“这是李丽。我们打了会儿球,过来休息一会。”
      
    李丽也有些紧张的打招呼:“嫂子回来啦!”
      
    看得出,家里来了位陌生女孩对荣的打击很大。她故作从容的打来一杯水,往李丽面前一递:“来,喝水吧。”
      
    手却因为抑制不住的颤抖,杯子“咣”的一声掉在了地上,溅起一片碎玻璃渣。
      
    李丽不知所措的愣在那里,雷赶忙找来笤帚收拾玻璃渣。而荣,则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收拾完了,雷对李丽说:“我送你回去吧。”
      
    李丽没做声,低着头往外走。
      
    两个人逃也似的出了门,雷说:“对不起,今天这事......”
      
    李丽幽幽的看他一眼,“别说了,你赶紧回家吧,别让嫂子一个人在家。”
      
    雷坚持着把摩托车推出来,李丽便不再说什么,坐上后座,由着雷把她送回去。
      
    等到雷回来的时候,荣已经不在了。雷稍一思考,便出门往旁边的公路上走。
      
    前面不远处有个黑影在晃,雷知道那是荣,就紧走几步跟上.然而他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就跟着往前走,荣也不理会他。
      
    转眼已经走出了几里远,雷硬着头皮说:“回家吧。”
      
    荣并不回话,只是低着头往前走。雷就过去拖她,荣一抖手就甩脱了。雷再拖,荣就再甩,撕撕扯扯中,荣一不留神就摔倒在路边。她也走不动了,就坐在地上低声抽泣着,让雷心里很不是滋味。
      
    过了好长时间,雷过去轻轻抱住荣,“走吧,回家我跟你解释。”
      
    荣狠狠地给了雷几拳,“行,我回家。但是你不用解释了!”
      
    雷知道,现在怎么解释荣都很难听进去,干脆索性不解释了。默默地跟在荣后面,回到家已经半夜多了。
      
    看起来,荣的怒气一时半会是消不了了,雷尴尬的陪她坐了一会儿,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抱起被子,独自到另个房间去了。
      
    闷着头躺了一会儿,雷不觉中打了一个盹儿。可能是因为没关房间的门吧,隐约中雷闻到一股酒味。他一激灵,“腾”地坐起来,在确认不是做梦之后,鞋也顾不上穿就跑到了荣呆的房间。
      
    眼前的一幕,让雷在多年以后还感到心有余悸!荣一手握着酒瓶趴在床上(那是过节时招待客人准备的酒),嘴里还喃喃的嘟囔着什么,已然是一副烂醉的样子。满屋的酒气让雷不敢想像,荣是怎么把酒灌进自己肚子的?因为雷知道,荣平时是滴酒不沾的。
      
    这一情景,永远定格在了雷的脑海里,让他产生了深深地负罪感。从此以后,雷在感情世界里,很难     
    雷也曾经想过离婚的问题,但是“孩子”是个逃不开的话题.对李丽,雷也不是没自信,但他不愿让她背上“第三者”的称号。说到底,雷感觉自己和荣还没走到恩断义绝的地步。
      
    本来。雷不想让父母知道这件事,但母亲还是在第二天打来了电话。好在,母亲倒没怎么批评他,只是讲了一通要好好过日子的大道理。雷除了洗耳恭听,还能说什么?
      
    雷对荣的做法有点看法,他反对把两个人的事扩大化,他也不喜欢两口子有点事双方老人来掺和。两个人如果连自己内部的事都处理不好,那还过个什么意思?
      
    事实上,两个人的感情一旦出现了猜忌,就好像一面镜子摔碎过,即使重新把它拼起来,但还是会留些裂痕。尤其是一方觉得证据确凿,另一方又觉得委屈并且懒于解释。
      
    从内心来说,雷认为荣是个好妻子。虽然两人闹了别扭,但还是照常一日三餐的照料着。只是,两个人之间已经好久没交流过了。对婚姻来说,这种情况的危险是显而易见的。
      
      
      
    十 九
      
      
    自从那天晚上过后,雷很久没再给李丽打过电话。不为别的,他感觉有些对不住她,无端的让人家一个女孩子因为自己背上不好的名声。
      
    有一天下了班,雷从路边的超市旁经过时,看见李丽在里面看东西。
      
    雷在外面注视了很久,李丽都浑然不觉。雷不知道该不该跟她打招呼,又很想知道她最近怎么样了。
      
    雷掏出手机,躲到旁边,然后拨通李丽的号码。
      
    远远的,雷看见李丽站到了超市的外面。电话通了。
      
    “你好啊!”电话里依旧是那熟悉的声音。
      
    雷努力平静一下呼吸,“你好,近来好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钟,“还行吧。有件事顺便告诉你,过几天我要到东营去了。”
      
    雷很吃惊,“为什么?我的原因吗?”
      
    李丽淡淡的笑笑:“也不全是。我舅舅给我介绍个对象,前些天我去看过了,感觉还可以。所以这次准备过去,熟悉一段时间后,或许就要结婚了。”
      
    雷感到一种心痛的感觉在心底蔓延,不为别的,他觉得这件事情太仓促了,都21世纪了,李丽怎能对自己的婚事如此轻率呢?
      
    “没有别的选择了吗?”
      
    雷看见李丽在摇头,“没有更好的了。我再呆在这里,对你我都没好处。所以,不如早走算了。”李丽舒口气接着说:“有件事情你知道不?你母亲跟公司的人说咱们的事了,我在这里压力很大,总感觉被人指指点点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浙江论坛|浙江全讯网|浙江生活信息百科|浙江本地生活圈
本站广告来自网友,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进入本站请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本站不承担任何的法律责任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8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