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论坛|浙江全讯网|浙江生活信息百科|浙江本地生活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7|回复: 0

面具_4

[复制链接]

421

主题

421

帖子

1504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504
发表于 2016-12-6 14:58: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面具
      
   
    面具(译文)
    作者:(德)Max von der Grün
    出处:Lesebuch 10, Diesterweg, Seite 111-114, Diesterweg Verlag
      
    “是你?!”他们在科隆火车总站的3a站台重重地撞了个满怀,随即不约而同地喊出了声。这是一个七月的上午,天气炎热,蕾纳特正准备搭上经亚琛到阿姆斯特丹的普通快车,而艾里希正从汉堡来的列车上下来。涌向站台的人群拥挤不堪,涌向火车的人群同样滚滚如潮。但这两个人,站在熙来攘往的人群中间,像是丝毫听不到路过之人在对他们发牢骚   这两人静静呆立着,彼此凝望对方的脸。
    终于,男人挽起女人的胳膊,领她走下台阶,走出检票口。他们来到大教堂附近的一家咖啡馆,喝起了茶。
    “蕾纳特,说点儿什么吧。过得怎么样?我的天,简直太突然了……你……我真是太意外了。虽然这么久不见,但刚才在站台你差点倒向我的时候……”
    “不对,”蕾纳特笑了,“是你倒向我。”
    “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我昨天才见过你一样,这么近。谁想到都过去太久了……”
    “是啊,十五年了。”
    “十五年了?你记得真清楚。十五年,对,就像是永远。说说吧,现在干些什么?结婚了吧?有孩子了吗?要到哪儿去呢?……”
    “别急呀,艾里希,慢慢来,你还是跟十五年前一样急性子。我啊,还没结婚呢,因为我的工作,你知道的,想要干一番事业的话,就根本没有时间花在谈情说爱上。”
    “到底是什么样的工作,把你和男人之间的距离隔得那么远?”他朝她笑着,她却撇过脸去看窗外的鸽子。“现在我在科隆的一家纺织品函购商行当负责人,你可以想象那种从早忙到晚的场面……”
    “了不得!”他大声说,接连好几次地拍桌子。“了不得了不得,祝贺你了!”
    “哦,没什么。”她看着他说。她脸红了。
    “你真是大有作为呀,了不得,真棒!那现在,是要去度假吗?”
    “对,到荷兰去呆四个星期,再这么忙下去我会发疯的。艾里希你呢?说说你在干些什么,你看上去也还不错啊。”
    可惜了,他想,如果她不是处在这么一个厉害的职位上,我现在就要问问她,还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可是?不,当然不行了,她会笑话我的,跟从前一样。
    “我,”他拖长声音,顺便又新点了一支烟,“我嘛……这个……哦对了,告诉你,我交了点儿好运,现在要在科隆办点事儿。我四年前就改行了,一直在汉堡一家船厂当销售经理。呵呵,也算不上什么。”
    “真不错呢,”她应一声,有点僵硬而又不安地盯着他,一眼扫到了他的那双大手上,但没有发现戒指。她回想起十五年前,仅仅由于一次小小的争吵他们便分开了,从此再没见过面。那个时候,作为一个收入微薄而身上又总油乎乎的锁匠,他并不能使她满意。首先得在事业上有所作为才行,然后再去谈别的,当时她这样要求他。那时真幼稚,话语演变成争吵,尽管并不激烈,可从那以后两人却很难再沟通了。他们想过要在一起,却又不想。现在呢?现在他真的有所作为了。
    “看来我们俩都挺走运。”她说,心里在想,他看上去一直这么棒。当然,年岁是增长了些,但这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影响。可惜了,他要不是处在这么一个厉害的职位上,我就会问他,对,是我问他,是否还对当年那次愚蠢的争吵耿耿于怀,还愿不愿意跟我在一起。哎,我会这么问他的。但,现在?
    “很抱歉我占了你半天的时间,本来你应该在度假的。”他说着,不敢看她。
    “没关系,艾里希,没什么大不了,我可以坐下午三点的火车。倒是我耽误了你吧,你肯定已经跟人家约好了的。”
    “这你不用担心,公馆那边会派人来接我。路程比较远的时候,我一般都会把车放家里。像今天这样的交通状况,真是乱得伤脑筋啊。”
    “对,是的,我也一直是这样的。”此时,她把目光直直地定在他脸上,问:“你还没结婚?还是你把夫人和结婚戒指也放家里了?”在这个很雅致也很讲究的地方,她笑得未免有点大声了。
    “这个嘛,”他答道,“没那么容易。我想要的,要么就是得不到,要么就是错过了,想要我的,又不值一提。要想找到的话,必须得花时间,是的,必须得花时间。”现在我就要对她说,我还一直爱着她,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取代她,这么多年我都忘不了她。多久了?十五年?好长啊。天哪,这么长的时间。现在?却不能再对她说了,都过去了。现在,她的职位那么高。都太迟了,她肯定会笑话我的,我知道,对她的笑我早就牢记不忘了,年年如此。十五年了?真不敢相信。
    “你是指什么?”她微笑着。“工作,或者其他什么。”他答道。现在我就要对他说,只要他开口,那么他就是唯一一个我愿意无条件跟随的人。每遇到一个男人,我都会马上拿来跟他比较。我应该对他说的。但是现在?他的职位那么高,他只会笑话我罢了,大概他会含糊地说,这个……呃……现在说这些都毫无意义了。
    他们在这家饭店吃了午餐,每人又喝了两杯白兰地。他们回忆起两人的童年、以及后来上学的日子。接着谈到各自的职业生涯,当听到对方是如何一步步艰难地走到今天的,两人都彼此充满了敬意。“对,对。”她说着;“没错,我也是这样。”他说着。
    “不过现在我们总算都闯出来了。”他大声说,狠狠地抽了口烟。
    “是啊,”她点头道,“总算都闯出来了。”她仓促地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已经能看出来一些眼角纹了,他想,不过这对她没有任何影响。
    他又点了两杯白兰地,他们时不时开怀地笑着。
    他的笑容还是这么灿烂,跟多年前一样,他的灿烂和明朗可以感染所有人。嘴边已经有两道细纹了,不过他看上去还跟个大男孩似的。是的,他一直都这么年轻,嘴角纹对他没有任何影响。他现在应该算得上一个真正的男人了,但也不是,他永远是个孩子。
    快到三点时,他送她到火车站。
    “我不坐阿姆斯特丹的那班车,”她说,“我打算先到亚琛再换乘,反正我早就想参观一下那里的市政大厅了。”
    又一次在站台,他们相互打量着。
    沉默。他们都想去捕捉对方的眼神,可每当目光碰上,两人皆一惊,转而去看候车大厅的曲线构造。哪怕她现在能说一个字,他想,那么……
    “我得上车了,”她说,“很高兴能再次见到你,我根本没想到……”
    “是啊。”他送她上了车,问起她的行李。
    “已经托运了。”
    “对对,那样更方便些。”
    哪怕他现在能说一个字,她想,我马上下车,马上。她从头等车厢伸出手与他道别,“再见艾里希……以后……希望你幸福。”
    她还是那么美丽。她为什么偏偏不说呢。
    “谢谢,也祝你能遇上好天气。”
    “哦,其实也没什么。主要是想去偷偷懒,放松一下,碰上雨天也不要紧。”
    火车猛地一动。他们不再挥手,只剩下久久的凝望,久久的。
    启程后,蕾纳特来到了二等车厢,靠窗坐下。她摊开一张画报挡着脸,泪水滑落。
    我多傻,我该告诉他的,我还是原来的那个小营业员。换了家商店,薪水也涨了两百马克,但是还一直在卖男士衬衣,卖短袜还有内衣,跟从前一样,都是专为男士的。我该跟他说的。但那样他就会笑话我,看看吧,他现在是多么气派的一个男人。不,还是不行。但我至少应该问问他的住址呀,我真太傻了。我简直像个小姑娘一样紧张,还像个小姑娘一样撒了谎,就只是为了给人留个好印象。我真傻。
    离开车站,艾里希乘坐电车来到奥斯特海姆的一个建筑工地,在工头那儿报了名。
    “我是新来的吊车司机。”
    “是吗,你终于来啦?小子,我们从昨天起就在等你了。好吧,叫领班带你到住处看看,就在那边的棚子里。虽然不太舒服,不过热水还是有的。就这样了,明早七点准时开工。”
    一列开往道依茨公司的快车驶过,它是否也会到亚琛呢?
    我现在是吊车司机,我该跟她说的。唉,真傻,她只会笑话我而已,那种笑很伤人的。还是不行。瞧她如今,多么神气的女人,多么厉害的职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浙江论坛|浙江全讯网|浙江生活信息百科|浙江本地生活圈
本站广告来自网友,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进入本站请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本站不承担任何的法律责任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8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