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论坛|浙江全讯网|浙江生活信息百科|浙江本地生活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和乐 QQ 47460440
查看: 65|回复: 0

一位心理学家的最新发现

[复制链接]

1031

主题

1031

帖子

331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316
发表于 2016-12-6 14:56: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位心理学家的最新发现
      
   
    这位来自江西的交通肇事犯被带到了审讯室,时室内除了有两位执审法警,还有一位鹤发童颜的旁观者。
    “你认为这个酒后驾车撞伤人逃逸的男子以前有没有违法犯罪之举?”旁观者在犯人被押下后对他的老学生吴铁树警官说道。
    “这个家伙好像是有点不对劲,”吴警官端起茶壶往来访的大学老师刘教授茶杯里加了一些茶,说:“一双贼眼骨碌碌地东张西望,问他老家是哪里的,以前做过什么事,有没有犯过法,他都支支吾吾的。刘老师,听说您最近在心理学方面又有了新的研究成果,您对他的看法如何?”
    “不要轻易放过他。以我的眼光来看,这个男子早就该伏法了。酒后驾车交通肇事导致他过去隐藏得极为完美的罪行败露,这正应证了一句古训:‘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不是不报,时间未到,……’”旁观者胸有成竹地说。
    酒后驾车闯祸的男子为江西赣南人姓余名大寿,时年四十二岁,大约二十二年前始来广东D市,现在该市已拥有自己的住房、轿车,有妻子儿女为伴。
    余大寿出身于富裕家庭,自幼娇生惯养,厌学懒做,其与兄长从镇上“少儿不宜入内”的录像厅出来后的特别爱好是:找女孩子游戏、玩耍。那时余之家乡贫困,唯余氏富家子弟不用老师担心要登门“请”才会来校就读。余大寿学习成绩虽甚不理想,连留三级,在校吊哩难旦,有时连老师还受他威胁。鉴于学校学生欠缺,今日欠资入学的学生,明日有可能就被自己的家长拉去帮忙振兴家业而不复返,学校领导几经协商,最终仍未将时已有男子第二性征迹象出现的、高人一截横霸校园的余大寿逐出校门。
    余大寿祖父,以性情善勾引老少寡妇著称;余大寿父亲以其官高势重在他家的宴席上红光满面、常携“小姐”入包房登酒楼闻名;余大寿之母诱导儿子们开发性的威力又颇有两下子,比如,她过去在给小寿儿洗澡之时,会用手抚弄他的“小麻雀”,当着别的农家小女孩的面教他唱“麻雀之歌”:“麻雀麻雀点点头,为了谷子进嘴多。麻雀麻雀唱唱歌,不为无虫食忧愁。……”更有趣的相关事儿乃此余氏富家私有的“繁衍秘招”,不传外人。余大寿从长辈们的手法上、多色录像中得益匪浅,学以致用,他读初一时就常约女生到学校背后小山上的松树林里打圈转悠,推出了众多的浪漫节目。上了初三,人们在学校、乡村的某个角落,或在山上的树林里,看到他搂着女同学是相当平常之事。他去录像厅再也不用兄长带了,他过去在“成人录像”厅中观看荧幕里男女寻欢作乐时惶恐提心吊胆的摸样不复现,取而代之的是越看越有劲,看得得意忘形,村里有权有势富家公子恋爱发情嘛,管他呢。
    农村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山前镇的各家农户迎来了又一个丰收年。早稻收割完毕,紧接着就挖地里的花生。花生苗就地铡部分在田里,这块田的晚稻基肥问题就可得到解决,这样的田地生长的水稻雨水调匀丰收有望。这是一个赶集日的午后,烈日当头,连一朵白云也没有。一对青年男女在距离集市约一里路的、一个四周有松树林作屏障的山谷中缠缠绵绵。没多久,男的将女孩轻轻按倒在树荫下的平地上,脱解着她的衣服……
    “大寿哥,如果你考上了中师或重点高中,以后还会要我吗?”在走出这个山谷,打田间小道回家的路上,女孩这么说道。
    “那肯定要的!”男的眉色飞舞地说道。“你人长得这么好看,身体高而不胖不瘦,我们之间的关系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况且现在你已经是我的人了,我能把你抛弃吗?”
    女方听男的这么说,似乎觉得很满意,两手往男的肩哪家看白癜风的医院好上一搭,把头靠到了男的肩膀上一同走着。
    “刚才有两个人从那山谷中走了出来,一男一女,不知道他们干了什么。”
    “那个女的披头散发,背上好像有黄泥。”
    “那个男的有点子像一个流氓。”
    几个在山谷对面的树荫下守看晒谷坪中自家的花生的小孩,对一位上山来查看自家小孩“执勤”中有没有打瞌睡或偷懒的家长道。
    “你不要理人家那么多,看住自家的花生不要被人家偷走就蛮乖了,花生少了你可要挨打的,有人在这里看都看不住。”这家长只对其小孩道。
    余大寿把那个女的带到一条小河边,用手浸舀河水抹掉了身上沾有的黄泥。那个女的脱掉了上衣,干脆把它放到河水里洗了一下。
    “贵阳白癜风专科医院以后若再那样干,应找个有草的地方,身上就不会沾上泥巴。”余大寿对女的说道。
    “唉,”女的轻叹一声,说:“为了爱情,付出这么点代价算什么?”
    “真是委屈你了。”余大寿道。
    从这条小河到他们家还有三四里路,他们走走停停地,半路上酷热的阳光就把他们弄湿的衣服全烤干了。
    余大寿与这位叫余友香的女孩的传奇在无声无息中告一段落。
    余友香事后静心一想而有所顾忌。自己离法定婚龄还有那么几年,与余大寿“锯门槛”之事并非儿童游戏有待从长计议:她只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虽然他家富有,嫁之前途无量,毕竟自己是个教师之长女,女孩子、家长、弟妹的名誉都是要的……。自与余大寿媾欢之后,有二十多天她都在躲避余大寿的目光,或拐弯绕道,或闭门不出,或走访亲戚。天真善良的余友香万万想不到,就在这二十余天中,不愧是余氏权势富家   余大寿家身处农村而不染泥尘。如此繁忙的收割、栽种时节,每家每户都“全民皆兵”地下地,他家老少却仍处避暑休闲期之中,他家的深宅大院算得上是一个天然的“渡假村”。从这“渡假村”出来,转过几个屋角,再往西北走约五十米,就到了余姚秀家。余姚秀年方十六,身材不算几高子,体态却长得甚是丰腴,余大寿早就跟她玩过性游戏,两人暗中亲密的接触次数至今累计起来亦不少于一打。一个地道的农家少女,认识的字数又极其有限,余大寿那张公子般兼猛男式的脸对余姚秀来说是相当有魅力的。她跟“大寿哥”本是儿童伙伴,两人再熟悉也不过,对别人她有可能会不惜设“马其诺防线”来保护自己的圣地不受侵犯,对他却是不设防的。只是碍于少女家的羞涩,人多时两人在场她对他视若不见听若罔闻,晚上另无他人两人相遇却是前奏互相靠近续曲不言而喻的。余大寿有过别人勾引、无证占有良家少女结果被女方家男丁狠揍,并上户修理好端端的屋瓦、大厅正门的间接经验教训,与兄弟多父亲又厉害的少女来往,女方纵使性情开放胜人一筹,他的举止也是分外小心谨慎的。余大寿从好穿好看彩色衣装的长辈们的言行中学到了不少性知识,“成人录像”中的那些激奋场面,更引导着他的欲望向纵横发展。他搞定了一个过后,那种欲火更烧得他寝食不安,他接连好几天雄心勃勃,遗憾的是那位女同学连踪影都不见,而余姚秀那勾魂的身影又不时地在他眼前晃来晃去。
    这天晚上,余姚秀应“大寿哥”之约去户外散步。余大寿带了手电筒,在路上他却一直没有将之用以照明,他们来到了一条小河边。在沙滩上,她主动偎依到他的胸上,而他则用手紧紧地搂抱着她……。河那边捉蛇佬的特制手电筒光离他们越来越近,害得余大寿想亮都不敢亮手电筒。等捉蛇佬走远后,他才跪着用手电筒照了照仰躺在沙滩上的女郎。他这一照似乎引起了远去的捉蛇佬的注意,只见这捉蛇佬远远地向他们投来了一束亮光,捉蛇佬隐隐约约地看见有两个人在沙滩上:一个人压着另一个人……余大寿心中怒气顿生,他以为这捉蛇佬一定会从那桥上走过来看个究竟,倘若如此,他就要狠狠地给这捉蛇佬一点颜色看。要知道,在本村乃至全镇,他家子弟是无人敢惹的。捉蛇佬的电筒光在他们身上仅逗留了几秒钟,此光回移后离他们的距离进一步拉长,直到消失在那边的河堤防护林中。余大寿目送捉蛇佬远去,怒息。……
    就这样,余大寿初三毕业后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就先后诱奸了同村同姓的女孩两名,她们的年纪不过十六七岁。被余大寿诱奸的两个女孩家,都只有一个儿子。而余大寿家兄弟有三,经济景象可观,且权势金印俱备。女儿偷吃了蟠桃园的禁果,生理上的变化是瞒不过做之父母的,尤其是母亲。早晨刷牙时呕吐有时还可顺利搪塞过去,不刷牙时想呕吐那就没办法了;还有,母亲为女儿备的卫生用品这个月原封不动,这能不引起做北京哪家医院白癜风专科最好母亲的注意?女儿怎么反常啦?这就怪了。几经:“审”“问”,都是村中那大户人家公子大寿干的好事。两个被害女孩的父亲一前一后来到了余大寿家中,结果一前一后被很快地“请”了出来。余大寿早在幼年时就已由家长主办,跟邻村的一位富家女订了婚,余大寿早就与这富家女孩有过亲密交往。两个被女儿之事搅得痛心疾首捶胸顿足的父亲无论是在财力上、势力上还是在繁衍力上,都无法与余大寿家父抗衡,软打硬拼都不行,另外愤怒之余又一想   从其所选的作案对象来看,余大寿并非没有头脑,他专对只有一个儿子家的女孩下手,可见其是有“计划心”有“远虑心”的。当“严厉打击刑事犯罪分子”的号角声又一度就要从远方的大都市传到这个山村时,他南下广东发展、定居之意图业已设计完毕。他果然一去十余年不归,嗅觉稍微灵敏些的当地执法人员曾一度闻风来到余大寿家,问及寿儿,,答曰:“他已南下广东打工出事失踪。”而被余大寿诱奸的女孩到现在皆已有夫及子女谁都不想回忆起不幸的往事伤及现有的和睦幸福。彻底摆脱了“后顾之忧”的余大寿凭其从老家带来的财力、势力没隔几年就在广东D市发了迹。余大寿可谓尝到了在法网外逍遥的甜头,普通话中的“谁”“干什么”在他口中成了“宾格”“做梅也”,他出口白话,闭口粤语,好一副“老广”相,一般人问及他的老家何在,他理都不理你。或许是过分崇拜外乡语的缘故,也有可能是他表演得过分逼真了,余大寿偶尔对妻子发怒时也会说:“丢内老么”。
    余大寿这是第五次光顾审讯室。正所谓“一回生,二回熟”,余大寿对吴警官温和的口音及其故友般的笑容已视以为常。吴警官开始时还是那几句话,他给余大寿端上一杯香茶,像老朋友似地对之微微一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浙江论坛|浙江全讯网|浙江生活信息百科|浙江本地生活圈
本站广告来自网友,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进入本站请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本站不承担任何的法律责任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8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