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论坛|浙江全讯网|浙江生活信息百科|浙江本地生活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4|回复: 0

重逢 csbmebdh

[复制链接]

465

主题

465

帖子

150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501
发表于 2016-12-6 14: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火车呼啸着向前奔驰。   

  陶玉琼靠窗坐着,眼睛盯着窗外。树木和从眼前嗖嗖一晃而过,她却什么也没看见。紧挨着她坐的是一位农村的小大嫂,怀里抱着不满周岁的女儿,频频地动:喝水,拉屎,喂饼干,撒尿。小大嫂多次抱歉地望望身边的陶玉琼,而她却始终没有反应,两眼盯着窗外,一丝儿不动。   

  坐在陶玉琼对面的是两个介乎于中青年之间的男人。他们很少说话,各自默不作声地喝着茶、吸着烟,偶尔会有其中的一个,朝盯着窗外的陶玉琼瞧一眼,迅速收回目光,又与身边的那位对视一下,摇摇头,露出作难而又无可奈何的神情。   

  “让一下让一下。”列车服务员推着一车瓜籽点心矿泉水方便面之类的食品,挤挤撞撞地走了过来。   

  靠窗坐的那位,小心地朝陶玉琼问道:“陶书记,吃点什么不?”   

  陶玉琼缓缓将脸转过来,掠了下蓬松乌黑的披肩发,朝男的略微笑笑,摇摇头说:“不饿。”   

  另外一位赶紧将一杯始终未动的茶水推了推,说:“喝点水吧。”   

  陶玉琼端起杯子,轻轻地抿了一小口。   

  “陶书记,”靠窗的那一位趁机说了句,“您就想开吧,芝麻大点事儿……”   

  陶玉琼脸刷地变白了。男的立即止声。陶玉琼将脸转向了窗外……   

  眼前的这两位男的,过去似乎见过面,但陶玉琼却并不真正认识他们。这次才知道,他们都是厂保卫科治安小队的。他们这次来接她回去,确切地说,来押她回去,对她依然是十分尊敬的。陶玉琼是厂团委的书记,他们肯定认识她。   

  事情怎么会这样呢?陶玉琼又一次这样想。她已经不知道这样想过多少次了。   

  前天中午她和他才相遇啊!   

  她来省城参加团省委召开的一个表彰会。会议结束后,她要去书店买些书。在去书店的电车上,她的肩膀忽然被一只手抓住了。她吓了一跳,回过头一看,想不到竟会是他。她的泪水顿时夺眶而出了,当着全车人的面,一把就将他抱住了,他的眼泪也下来了,落在了她的脸上、头上和衣服上。   

  他们分别整整十年了。那还是一九七六年,她和他一起在陕北插队。那时该走的知青全走了。只因他和她每每不能同时走,而谁也舍不得离开谁,便一次次地留下了。后来,她和他一块儿复习课业,一块儿参加高考,本指望一起考到同一所学校去,无奈他却落榜了。入学通知书寄来了,她将通知书撕了,说干脆把结婚证领回来,就在这儿安家得了。可他不依,说上学是件正经的事儿,能上一个人就上一个人,这机会无论如何也不敢丢,吵呀闹呀地硬是将她送到省城报了到。就在她上学后那年冬天,他报名参军了。她上大学他当兵,开始几乎一天要通一封信。第二年,他当上了班长。后来他就去老山前线了,但联系一直没有断。上战场后,他告诉她,他当上了排长,继而又当上了连长。她知道,他是在火线上升职的,天天都在打仗。她为他担心,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可他一句不说战场上的事,只是说他一切都好,战事不久就要平息了,到时他一定去找他,永远不和她分开。可就在她毕业那阵子,他的音讯忽然断掉了。直至她分配到如今的厂子上班快一年了,她给他写出了许多封信,一丝儿回音也没有,这才使她突然害怕了。那一阵子,她几乎整天在流眼泪。她想他一定是死了,但她又不信他会死。渐渐地,她变得沉默了,除了拼命地工作,陷入了一种持久无期的默默等待。她在插队时就入了党,参加工作第三年,就当上厂团委书记了。厂党委书记器重她,想培养她做接班人,关心她快三十岁了怎么还没处上男朋友。她只是笑笑不说话。她很尊重老书记,也理解老人一片心,但她只好好干工作,其它的事情一概不言声。   

  前天她和他相遇了,是意外又意外的事情。当时她和他下了车,他要帮她提提包,这时她发现了,他的左足有点儿跛。她原本一开口要质问他,为何好好儿的竟跟她断却音讯了。她一把抓住他的手,急赤白脸问:“你那条腿是怎的了?”他淡淡地说:“受了点儿伤。”“轻伤重伤?”“轻伤,没事儿9要下雪下雪下雪啦。”语气仍旧是淡淡的。她咚地扔掉提包,立马跪下地,扶起了他的裤筒子,望见的却是明亮亮的金属壳。她突然哭了,站起身泪流满脸地望着他,一只手拿过他肩上的包,一只手搀着他慢慢地行走。   

  他们来到一座公园。他这才对她说,那年他上老山后,就钻进了猫耳洞,几乎天天在打仗,后来两仗打得很残酷,第一仗排长牺牲了,他顶了他的缺;第二仗连长、副连长都殁了,他便当了连长。他们部队接到换防命令后,就在给兄弟部队移交阵地过程中,有一股敌人来偷袭,他负了伤,右肩中了一弹,左脚也被炸掉了,因为失血太多,医生担心感染,把左腿给锯掉了。当他醒来时,已经躺在后方的医院里,手术已经做过了。那时她即将毕业,他很想念她。但一想到他如今成了这副模样,终生终世都要连累她,他又心灰了,便没有了再跟她联系的勇气。他在医院住了一年多,在那儿遇到一个常来探望病人的姑娘,她是个纺织工,人长得一般,还有点兔唇,不过做过手术了,每次来医院,看他身边没人照料,姑娘就会来帮他,时日一久,姑娘便打发人告诉他,说她愿意待奉他一辈子。就这样他和那个女纺织工结婚了。出院后转业到她的厂子里,在收发室里分报纸。如今他们已经有了个孩子……   

  她哭着问他:“你真的把我给忘了?”   

  他没有回答她的话,继续接着说,就在他结婚后,他才知道他做了一件天大的蠢事。对她的思念,开始没完没了地折磨着他。他每天给厂子里收信发信,就是看不到她的信,他都要疯了,于是他开始给她写信,一个星期写一封。一年到头了,信写了那么多,他就对西北的方向,呼唤着她的名字,把信全烧了。过了年又写。他希望她心里恨他,早一天能把她忘了,早一天能跟别人结了婚。但他知道那是他自己瞎想,他知道她肯定还在等着他。每当这时候,他就悔恨得真想一头去撞死。他虽不晓得她的详细地址在哪里,但他想她可能仍然在陕西。他没有去延安他们插队的村子,也要闻第九届榆林煤博会昨日闭幕nbs没有去他念书的大学,但他每年都要到这座省城来,为的是说浙江日报马金溪治水的美丽探索不定哪天能在这儿碰见她。   

  她听到这儿,信手抓起他的黄挎包,急急地打开来,里面全是一封封写给她的信,而且连邮票都贴得好好儿的。她将那些信贴在胸口上,眼泪止不住籁籁地下来了。她爬在他的肩头上,无限哀伤地说着:“你真傻,你真傻啊!”   

  他却轻轻地拍着她的手,怅怅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浙江论坛|浙江全讯网|浙江生活信息百科|浙江本地生活圈
本站广告来自网友,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进入本站请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本站不承担任何的法律责任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8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