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6|回复: 0

借宿 qkazfxg3

[复制链接]

639

主题

639

帖子

2102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102
发表于 2016-12-6 14:05: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周末我喜欢独自一人游山玩水。上周我到了一个陌生的乡镇,见镇甸北方有一座高川,山岭连绵,众岭之上又出奇峰,直逼云宵,远远望去,隐隐可见几处绿树葱葱,奇石嶙嶙,云烟蔼蔼。我便随心所至,不顾山高路远,道路崎岖,乘兴而上。   

     

  当我到了半山之岭,回首观赏残阳下的美景时,忽然心中暗叫不好!原来,我一路流连忘返,已爬了最两个时辰的山路,此时在山上看似太阳快落山了,但若是在山下,已是早见不到太阳了,恐怕下山不到一半的路程,天便全黑了,况且还有多处密林浓荫遮路,加上山路本来就不好走,这可如何是好?   

     

  我心中正在犯愁,忽听到前面似有人在哼着山歌,我心中一横,大不了我在山上找户农家懒一个晚上,出门在外脸皮不厚点就容易饿着冻着。于是我便遁声赶去。   

     

  果然,在前面不远处见几位农夫挑着扛着似刚从田里归来,但我此时脚力已不济,总是赶不上他们,跟了一阵子跟丢了,不知道他们转哪里去了。   

     

  经过这么一耗,此时天色已近昏暗,山岭上偶有晚风轻拂得草叶沙沙作响,偶有几声鸟兽虫豸夜鸣,天上的星星也渐渐露出了脸,好在山岭上树木较少,借着微弱的天光,道路仍依稀可辩。   

     

  我只好继续往前走,转过一个山口,突然前面有火光闪闪,人声嘈杂,原来前面一地势较平缓处,建有一座小庙,只见一些男女老少正打着烛火进进出出。   

     

  我心中大喜,走近前去,正好有一位姑娘左手端着果盘,右手举着烛火,迎面走来,只见她面色白如纸,五官明析如画,行若弱柳扶风,止若雕像玉立。我便趁机客气地问这里在忙什么?她只说是正要举行祭祀活动便转身进庙去了。我本想正好到庙里看热闹,也好打发漫漫长夜。   

     

  但我忽然转念一想,此处甚是怪异,祭祀一般都是在早上进行的,晚上也是要等到子时后才开始的,若此时倘在戌时初刻,现在就要开始准备了,也太早了些,而且这些人的外貌穿着及行为举止似有一种说不上的诡异,因此,我犹豫了一会儿,并不进庙去,而是继续往前走。   

     

  又走了一阵子,终于见到有一栋大厝,但厝虽大,奇的是有门无窗,更看不到里面有灯光。我上前去敲门喊话,仍得不到回声,一推门,门吱呀一声就开了,一阵冷风便往外冒。我探头向里望,却无灯光,也听闻不到任何响声,我觉得这里挺阴森的,比外面还冷,冷风吹得我起鸡皮疙瘩,我宁愿在外面露宿一晚,也不进这厝,于是便关门而出。   

     

  我走累了,便在路边的一块大山石上坐下休息,山石上尚有白天太阳烤炙的余温,况且这里背风,山石也甚是平整光滑,我想,既然找不了人家,大不了在这里休息一晚上算了。于是我生了一堆火,以防有猛兽出没,坐了一会儿,困意上涌,便头一歪就躺了下去。   

     

  也不到过了多久,在睡意朦胧中,听到有人在轻声喊道:“客官,醒醒!客官,醒醒!”我用力地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位年约七八岁的小姑娘,面容长得挺可爱的,她一手提着灯笼,一手在推我的肩膀。   

     

  她见我睁开眼,又说道:“客官怎么睡在这里了,山里夜露甚重,小心着凉了。”听她这么一说,我就觉得有些凉意,身边的火堆早已不知什么时候熄灭了,我就说:“我一时找不到人家借宿,又累又困,就在这睡着了。”那小姑娘听说,道:“那您是外地来的哦,到我家歇息一晚如何?”说着,便在前面引路。   

     

  我跟着那们小姑娘走没多远,就看见前面有零星的几处灯火。那小姑娘把我引到她家里,她说:“我父母都出门在外,家里就剩我和奶奶了。”她接着喊道:“奶奶,有客人来了,---嗯,拿几个鸡腿招待客人吧!”但没听到回话。   

     

  只是过了一会儿,一位老太婆颤颤巍巍拄着拐杖走了走来,手里端着一盘鸡腿,在桌子上一放。我赶忙打了招呼客气几句,但那位老太婆也不坑声,也不抬头看一眼,又回房里去了。我心中正纳闷,那位小姑娘说道:“客官不用理她,我奶奶就是这个脾性。想必您也饿了,您还是吃几个鸡腿吧!”   

 外科学基本知识[[url=http://www.ekbmm.com/bjhl/2637.html]他在瓯海经营一家小饭馆查出患脑瘤后查/url]    

  我吃了两个鸡腿,那鸡腿味道形同嚼蜡,就再也吃不下了。那小姑娘又引我到一间房间里歇休,我刚躺下不久,黑暗中我的被子被掀开一角,一个人钻了进来。我大吃一惊,正想说话,却听那人说道:“客官,我冷,抱着我。”我一听,是那小姑娘的声音,她的声音好象也被冻得发抖,我就把把她搂在怀里,果然她浑身冷昨象冰块似的,在抖个不停。   

     

  我渐渐地又睡着了,不知睡了多久又渐渐醒来,意识迷糊中,只觉得自己身上虽盖着厚厚的被子,却全身都冻僵了,连眼皮都睁不开,更别说喊话与活动了。正当十分无奈之际,我倘未被冻僵意识既然不能指挥我的身体,干脆就全身放松,意守丹田,缓缓调均气息。   

     

  终于,我的身体能动了,我睁开眼坐了起来,只见外面天已是有点蒙蒙亮了,那位小姑娘不知哪里去了,我喊了两声,并没得到回应。我摸了摸自己的身体,皮肤虽有点凉,但还不算太冷,我揉揉手脚关节,下床来向外走去,推开门一看,门外白雾茫茫,我就往外走。   

     

  我刚走出迷雾,回头一看,只见身后的迷雾中隐约是一片乱坟岗,我想到昨晚吃的“鸡腿”,蹲下拼命作呕,却什么也呕不出来。   

     

  无端兆树头上乌鸦叫了两声,吓得我一大跳,这时我发现自己正坐在一块大山石上,就是我昨晚睡下的那块大山石,我一时心中自我安慰,刚才是自己做梦了,自己昨晚一直都睡在这大山石上,并未离开过,一直未离开过。我眯眯眼,再定睛看对面,迷雾中的乱坟岗仍是若隐若现,令我又是狐疑不定,昨晚借宿的事是幻是真?   

     

  我凭着昨晚的印象寻找下山的路,走了一阵子,心中纳闷:记得昨晚的路有经过一栋大厝和一座小庙,但今早一路走来,不仅没看到那栋大厝,而且现在应老公不知吃了什么东西一天到晚疯狂的折磨该是到了那座小庙的地方,也没看到小庙,难道是走错路了?   

     

  我猛地想到刚才经过一座很大的孤坟,难道那就是昨晚我见到的大厝?我停下脚步细看周围的山势,印象应该没出错啊,这里应该就是昨晚见到那座小庙的地方,但那座小庙却哪里去了?   

     

  突然,我发现路边高大的草丛中似乎有异物,我近前去拨开一看,只见高大的草丛里是一座纸屋、几个纸人偶等,其中一个女偶仿佛正看着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QQ84078623|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浙江论坛  

GMT+8, 2017-6-25 23:27 , Processed in 0.387110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6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