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论坛|浙江全讯网|浙江生活信息百科|浙江本地生活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和乐 QQ 47460440
查看: 62|回复: 0

陌上红尘,斩一世情殇 3bpdrguk

[复制链接]

284

主题

284

帖子

115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153
发表于 2016-12-6 13:44: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是一只狐狸,浑身披着火红色的皮毛。看起来有些许妖艳,外表冷漠内心却很狂野。今年,我整整500岁,不必惊奇。因为,我不是一只普通的狐狸,而是拥有法力的狐狸精。然而我的父母,却是正宗的狐,在这个家族里是很少见的。比如慕青,他的父亲就是人类,因此他可以不用修炼,就可以任意的幻化人形。我跟他一起长大,他的身世,让我很是嫉妒。   

  我曾经私下问起爹娘,说起他们的结合,倒也颇为有趣,那时,他们法力高强,专门以戏弄人类为[url=http:/真菌多糖病例分享多发[url=http://www.bhsqf.com/yfhl/2067.html]孕妇头晕眼花怎么回事性脑梗塞口眼歪斜[/url]/www.cqxinjia.com/lswbrc/m/3017.html]第四期10月再上拉萨重回布达拉[/url]趣。一日,娘化作二八佳人,妩媚妖艳,而爹是翩翩少年,有着卓尔而不群之相,无意中,两人相遇,竟是一见钟情,后来,爹夜里前去提亲,将娘亲娶了回来。因彼此都不知道对方身份,而终日惶恐,常常夜不能寐,唯恐被揭穿身份。直到几个月之后,有了我,生出来是一只狐狸,心知再也瞒不过了,准备向对方坦白的时候,才发现二者本为同类,于是,带着我,离开人间,重新回到狐群。娘说,这也不错,有相爱之人常伴左右,清闲自在,而尘世浮华,怎可与此相比?   

  顾眸流盼,空留几许痴缠   

  平日里无其它事可干,只有每晚对着月光,喷云吐雾,慢慢的吸收天地之灵气,炼化贮存。慕青的娘有一次无意间问起,得知我还没有变换能力,轻轻的叹息道:如此也好,倒也省去许多烦恼。我虽然没有在脸上表现出一丝的想法,但我的心里始终藏着一个秘密。就连我最好的朋友慕青也不知晓。然而有苍天可鉴,有日月可鉴。我确实很想变幻成人的。   

  修行,最重要的是渡劫。若能侥幸渡过,说明已被上天认可,如若不能渡过,从此灰飞烟灭,重入轮回。在我漫长的生命中,我所遇到的劫,一直都是很简单的。200岁那年,我在花园里肆无忌惮地玩耍时,忽然听到一声嘶鸣,原来是天空中一只雄鹰,从未见过此庞然大物的我,慌乱奔逃,谁曾想一失足跌进了河里,惊得我几乎晕了过去。而狐的皮毛并不沾水,自那以后,我便沉迷在水中,经常拉着慕青在水中睡觉,娘亲看到后,便叹口气说:“你修行的如此马虎,上天给你的劫数也是马马虎虎。这样下去,可如何是好?”也许是年轻过于叛逆,我对娘亲苦口婆心的劝阻也不曾理会   

  渐渐地,我已具备了一些有用的能力,可以轻易的算出未来之事,我的第二次劫难,就在我500岁的时候,也就是在今年,我很是期待。   

  一个冬日的午后,整个森林都被雪覆盖住了,银白的颜色让人觉得很是刺眼,凛冽的寒风更是衬托出了冬日里的萧条。更多的时候,我都假装自己是一只很普通的狐,在山野间跳跃。倒也落得清闲自在,那样才有一种活着的真实感。于是冬日的时间,除了出去觅食之外,我大多数时间都是蜷缩在自己的洞穴里,数着洞外慢慢飘落的雪花,等待着那不知何时到来的劫数。   

  雪终于停了,一缕柔和的阳光射入了我的洞穴,照亮了我尘封已久的心。睁开惺忪的睡眼,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美丽。突然间,一曲悠扬婉转的琴声,响彻山谷,琴声似欢快,又似凄凉,像是有什么心事一般。一向心无杂念的我,竟也会对这琴声如此着迷。我迫不及待的想会一会这个弹琴之人。我循着琴声来到一处断臂之上,他静静的坐在山上,手指娴熟的在琴弦上拨弄,手起音落,琴音在这山谷之间久久回荡,仿佛天地间所有的事物都在他的琴音之间停止了。他在萧瑟的寒风中傲然肃立,一袭白衣衬出他弯弯的眉宇之间透出的一股不凡之气,深邃的眼眸中,似乎有着数不尽的离愁心酸。   

  这里地势险峻,十分陡峭,就连行走都显得十分困难,但是再困难的路,也有人不惜付出生命,据说,这崖的下面留有一种名叫“紫蔓”的仙草,可治百病,且延年益寿。而那“紫蔓”只生长于不见天日的谷底之中,想取得它并非易事。当然也有人幸运的取得,若带出山外,必能换取不菲的金钱。虽然这里风景优美,但我并不喜欢,沾染了太多的凡尘俗事,白白地玷污了如此美丽的山崖。我想离去,却舍不得这琴音,我蹑手蹑脚走近他身旁,问道:“这里地势险峻,若是不小心失足摔了下去,定会粉身碎骨,你不怕吗?”他低头看向我,见我狐狸的模样,竟然也不惊慌,让我很是气恼。“你是神仙?妖怪?”他问道。“我乃千年狐仙。”为了在他面前装腔作势,我虚报了几百年。“哦?听说你们狐平日里都以魅人为乐,莫非你此番前来,也是耍魅我?”我顿时语塞,我一直以为我们只是游戏风尘罢了,谁曾想,狐族在人间的声明竟然已经如此的狼藉。我瞥了他一眼,假装不屑的说:“本大仙此次只为听此琴音,如此美妙的琴音,若能多听几次,此生便了无遗憾了。”我心中却已经却已喜欢上了他的气概和那种风度翩翩,我静静的立于他的身旁,眺望着远处的风景。   

  他俯下身,轻轻地把我捧于手掌,抚摸着我的皮毛,仿佛他捧着的是一件稀世珍宝,他的手,竟是如此的温暖。他的眼眸,竟像河水般清澈。我猛然间发现,我好像恋上了他这种温柔的抚摸,也恋上了他手心的温度,我想这样躺在他的手掌中,感受着这种从未有过的温柔,永远永远……   

  我问他,“这里地势陡峭,一定非常难走吧?为什么你要到这来呢?”他眉头一锁,神情黯淡,似乎有些许无奈,接着说道:“我恋上一女,自是超凡脱俗,沉鱼落雁,可是她家刻意刁难,定要千金彩礼方可完婚,听说这里有株仙草,若能侥幸取得,便可易得千金,倒能成就一桩美事。”没等我开口,他又说道,只可惜这山崖陡峭,前途漫漫,我一介凡人,怎敌得过悬崖峭壁?无奈,只好在此抚琴,以解心忧。若上天能为我诚意打动赐我仙草,自是再好不过了。我学着人类的样子,站立起来,对他颔首一笑:“方才听尔一曲天籁之音,我无以为报,你等着,我这就下去为你取那仙草上来。”下一秒,已然出现在那幽深的谷底。   

  那里许久不见阳光,自然是阴暗潮湿,那株“紫蔓”草在无边的黑暗中,散出蓝色的光芒,在黑暗之中,愈发显得诡秘和艳丽了。我随便叼起一株,随即转身离去,身后的墙壁上,隐约闪出字迹,若有若无。他因缘际会,得此异宝,甚是欢喜,对我连声道谢,之后便径自下山去了。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会来那断壁旁,弹奏那首优美的曲子,我感觉到他的到来,便放下一切,不顾道路泥泞会弄脏皮毛,赶着去与他相会,不为别的,只为一睹那绝世容颜,也为听听那悠长的旋律。每次我都会去那深深的谷底取一株“紫蔓”草送与他,算做他为我弹奏的回编辑评语段首请空两格,请使用正确的全角标点符号,不要用半角或者是别的符号。如省略号……,不要用。。。。。。。。或…….....或•••••••••或、、、、、、来代替。前后双引号”“,不要用”“““““““或‘‘’’来代替。(编辑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浙江论坛|浙江全讯网|浙江生活信息百科|浙江本地生活圈
本站广告来自网友,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进入本站请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本站不承担任何的法律责任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8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