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论坛|浙江全讯网|浙江生活信息百科|浙江本地生活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2|回复: 0

冷月如霜_0

[复制链接]

1026

主题

1026

帖子

3301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301
发表于 2016-12-6 13:18: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冷月如霜
      
   
    一瞬的错过,纵是怎样的刻骨铭心,本来以为也能被渐渐淡忘,却没曾想到,错过的不是一瞬,而是一生。     
    “我出生的那日,月色遍地如清霜。”
      
    就在他所听微微一愕间,便错了。也许,那不应该是他的错,也许,命该如此,他们的一生注定这般纠缠错乱,注定这般爱恨交缠。命运的绳索将他们越套越牢,直到这中间的人,一个个不是丧了命,便是冷了心……
      
    他们,是天皇贵胄的皇子,自小不乏睥睨天下的气概,为的只是立于最高的颠峰,俯瞰众生苍茫,江山锦绣。
      
    她们,是聪慧娉婷的女儿,原本纯真无瑕,天真烂漫,却为了爱恨情仇,湮没在岑寂深宫,浓浓胭脂舞后。
      
    他们每一个人又何尝不是悲剧?被命运牵着线,犹自在台上演着、唱着一出注定了结局的戏。
      
      
    睿亲王     
    窗外大雪纷飞,冷风萧萧,无数琼楼玉宇恍若冰雕玉琢,暖阁里梅香馥郁,温暖如春。父皇握着他小小的手,一笔一画地教着他写字,母妃在近处含笑望着他们,那时,他的眼里只有欢乐与自信,那双亮闪闪的眸子,充斥着盈盈的笑意。
      
    不知何时,那双神采熠熠的眸子变得慵懒了,仿佛对什么也提不起丝毫的兴趣。在外人看来,他不过是个游手好闲,富贵娇奢的王爷罢了,但只一瞬,那双慵懒的眼便可变为寒光闪闪的利剑,抛却花红柳绿,红尘万千,惟只望得见那万人之上的宝座,即便飞蛾扑火,也在所不惜。
      
    他心中装着太多的不平与怨恨,命运给了他一次又一次的希望,却最终又无情地将那欲燃的火苗再次扑熄。如今,那个高高在上的人抢走了他的一切!他的江山!他的临月!那一刻,他一双冷冷的眼中燃起欲望的烈火,他暗自发誓,总有这么一天,他要将他所失去的一切全部夺回来!
      
    如霜却冷笑起来,笑他,他的临月不是被抢去的,是他!他自己将临月拱手相让,为的,只是他所谋取的皇位。
      
    大明寺的芍药花灿若云霞,小的时候,临月总拽着他的衣袖,唤他:“六哥,六哥”,央着他溜去寺里看花,他们翻上墙去,他在下面接她。临月纵身一扑,从墙上跃下,他上前接住她,看见她脸上盈满了笑意,仿佛园里开得最为娇俏的芍药,那一刻,他以为自己终生不会负她,临月也以为,那个教人发现,慌忙逃走中还不忘折两支芍药衔在口中送给她的人,她的六哥,定不会负她。
      
    直到那天,她说:“我去,我愿意嫁给皇四子。我知道,他的身边,六哥一直缺个得力的人手。”
      
    他错了,就这一步棋,搭进了这样多的人的命运,在这一刻,一切都挽回不了。
      
    见到如霜,他眼中会闪过一丝的恍惚,原来这么久,自己也不曾忘记。
      
    孟行之说过“以己之心,度人之心”,那么自己的心思又是怎样的呢?渐渐地,仿佛连自己也看不清楚了。
      
    棋盘上的棋已然开始走了,他眼前只有一条路     
    如霜进宫的那日,他独自醉倒在案上,酒已濡湿了大半衣袖。
      
    他放不下临月,但他更放不下的是江山!
      
    为了这万人之上的镏金宝座,他一步步走向万劫不复的深渊,也注定走向孤独,没人懂得他的心思,他也不需要谁去懂他,他只是固执地一步步走下去,越走越远。这条路漆黑而坎坷,他的临月离开了,他自己也走得迷失了。终于,他勒马立在皇宫天街中央,天下终于唾手可得,他率兵攻入皇城,一步步走向皇位,他心中充斥着狂喜,然而空落落似乎除了皇位,他已什么也不再拥有。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原来,他连皇位也无法拥有更多的一时半刻,高呼万岁的声音已被宫门外杂乱的马蹄声,兵戈撞击声所湮灭。他没有退路了……
      
    横过手中佩剑,鲜红的血刹那溅到那个他觊觎了半生的镏金宝座上,许久,犹自点点滴滴。
      
      
    豫亲王     
    “他高热不退,一直病了数日,昏昏沉沉,时梦时醒,梦里仿佛清霜遍地,冷月如钩。月色下但见她白衣胜雪,长发披散肩头,便如墨玉一般,宛转垂落至足。溪水生袅袅雾气……忽然又梦见极幼的时候,很冷很冷的天气,四哥教他习字,写一笔,替他呵一呵手……”
      
    自从他初见如霜时,他的心便无法再安宁下来,那仿佛是一种沉溺,他极力想要逃脱,极力想要醒过来,他不能对不起四哥,他知道如霜对四哥有多重要,他断断不能。他极力想躲开自己的心思,但在不知不觉中,他的心里却除了她,已容不下其他。
      
    犹记得那日,他到后殿参奏,低眼一瞥,见案上随手放着一柄女子所用白执扇,见扇上一抹嫣红竟怔忖了半晌,突然明白那是女子障面时不小心蹭落的胭脂,耳廊不由一红,连忙移开眼去。谁想,屏风之后恰巧转出一个人来,莲步姗姗,眼波流转,他心下一惊,连手脚、心思也慌乱起来。这一生他注定逃不过。
      
    在河边看到她一袭白衣胜雪,映得她面色苍白。清辉遍地,冷月如霜,他仿佛中了蛊一般,久久移不开步去,她说她的名字是如霜,他恍惚地想,月影清辉,遍地如霜,原来如此,原来,这才是如霜。
      
    当他从河中将她救起时,“顿时凉意浸透他襟前衣杉,一直湿到透心”,凉的不是衣裳,凉的是心。他明白,他与她注定没有结果,也不能有结果,四哥的恩情他忘不了,但眼前这张苍白得令人生怜的面庞,纵是用一生去遗忘,他也难以忘怀。
      
    她抢过佩剑,横在颈前:“我让七爷放心就是了。”
      
    他大惊去夺剑,谁想一夺竟丝毫未动,见剑锋离颈不过半寸,他抢上前去,食指疾弹,听剑“啪”一声震落在地,一颗心这才落了下来。
      
    他声音几不可闻:“该死的人不是你,该死的人是我。”
      
    他忘不了,忘不了那遍地如霜的月夜,忘不了她乌沉沉的眸中,跃动碎月万点,忘不了那光华不定的目光,忘不了。
      
    看到皇帝,他终究只唤了一声:“四哥”,再无言以对。
      
    他率兵围住睿亲王的军队,发疯似的冲进宫去,发疯似的寻找着,却见皇帝倒在地上,一挑帘幕,见她面色惨白只道了一句“谢天谢地”,便软了下去。
      
    时光荏苒,如霜问棣儿:“瞧你新婶婶好看么?”,棣儿歪头一笑:“好看。”半晌,又补了一句:“没有母后好看。”
      
    他听了,仿佛一怔。时过境迁,她已不是从前的她了,但他仍旧忘不了,仿佛《春晚》中的那句话:“那样多的人,她不是最美,也不是最好,甚西宁治白癜风最好的医院至她不曾以诚相待,甚至她算计我,可是我没有法子。”
      
    他依旧无法忘记,也许他只是对她怜惜,但他的爱是沉溺,沉溺到无法自拔,他不能负他四哥,只怪他无法自拔。
      
    这样的感情不会开花,他知道自己不该容许这种情感的发生,他亦明白,她不是真心待北京那家治白癜风最好他。
      
    他只是沉溺到无力自拔。
      
      
    如霜
      
    她梦见自己和小环在桃花树下打秋千,小环将她推得高高的,她笑着仰头望着天空,桃花灿若云霞,一瓣瓣飘落下来,仿佛带着馨香的花雨……
      
    她原本只是一个心思单纯,玲珑聪慧的女子,十六岁以前,她是首府的掌上明珠,她憧憬地想,她未来的生活会比如今更美好,因为她一直在等他,他也一定会来。谁想,一夕之间,家破人亡,慕家百余人命惨死于帝王一纸诏书之下。除了幼弟下落不明,她是慕家唯一活下来的,这血海深仇,只能在她瘦弱的肩上担负。
      
    不是卑微地死去,那么就轰轰烈烈地活下来!用她的一生去报慕家上下的深仇大恨。
      
    自此,她那一双原本晶莹透彻、纯真无邪的眸子变得深不可测、寒光凛烈,再泛不起一丝喜悦的涟漪,只有仇恨,仿佛熊熊烈火,无时无刻不在烧灼着她,无时无刻不将她的梦想,她的人生,她的一颗有着美好憧憬的心,一点点化为灰烬。
      
    她在龙舟上呛出第一口水,缓缓睁开眼来。既然真的没能卑微地死去,那她就只剩了一条路     
    但她万万没想到的是,那着明黄龙袍向她伸出手来的人,那个下旨杀她全家,那个她恨之入骨,那个她日日夜夜盼着取其性命的那个人!竟然就是仿佛让她等了一生,曾经让她想要用一生去等的那个人!
      
    她脑中刹那电光石火,忆起那年上元节,她乔装溜出府去看灯,在梅树下,与他把酒畅谈,意气相投,心心相印。
      
    他问:“敢问小姐贵姓芳名?”
      
    她一惊,原来他认出来了,终究是小女儿家,只羞道:“我出生的那日,月色遍地如清霜,所以我叫…….”
      
    她的名字她终究没说出口,因为他欣喜道:“我明白了!”说罢,抽出短剑一柄,上刻“死生契阔,与子成说,“他日,我一定亲自登门。”
      
    她信了,她日日在等,直到家破人亡,她也一直在等!
      
    如今,仿佛是等到了他,等到了,等到的是那个着明黄锦衣的他,只是,他已经不再是从前的那个人,他是皇帝,是那个杀了她全家,夺走她所有幸福的人!
      
    她脑中一激,扑向皇帝,取下发簪,胡乱挥舞着,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杀了他!”
      
    无数人将她扯开,将她掀倒在地,踢打着她北京白癜风治疗哪家好,既然杀不了他,不如就让自己去死!
      
    那个人却将侍卫喝开,轻轻将她揽入怀中,她不及多想,张口向他臂上咬去,她恨!她恨!她不原想旁的什么,也不能去想,惟愿在这一刻,也杀了自己。
      
    他以为“月色遍地如清霜”是临月,他跪求父皇娶的竟是临月,她的六姐。他以为自己实现了诺言,所娶正是当年上元所遇女子,他只愿用所有的心思去爱临月,当他见到如霜的时候,他以为她是临月生命的延续,任如霜如何胡闹挣扎,他不会恼,不会怒,他要继续爱着这个容貌,只为临月,只为那个上元节上的女子。
      
    他不知道自己要寻的只是如霜,而如霜如今得到的一切只是因为别人,她明白,自己只是个替代,他所珍惜的只是那与临月相同的容貌。
      
    她将碎瓷踏在足下,脑中却只是想着:“他这样对自己,难道真是为了六姐。”“来得这样容易,让人觉得不真实。”她害怕皇上对自己好,她害怕皇上这样宠溺自己,她害怕自己只是一个替代,她也害怕即便只是这样也动摇了她复仇的决心。
      
    慕氏满门仇恨,她不能忘记!那血淋淋的场面,总还在她惊骇的梦里出现,她容不得自己就这样忘记!
      
    她也害怕自己对他好,真心对他好,她将会对不起死去的家人,忤着心思对他好,她自己只能是满心的歉疚。她仿佛是一只漂在茫茫海上的小船,只能随波逐流,容不得自己多想。
      
    寂寂深宫,她不得不算计心思将一个个敌人除去,她不得不时时刻刻忍受心中两难的煎熬,血海深仇,不能不报!
      
    马蹄纷乱,战火四起,殿外短兵相接,杀声震天彻地。
      
    终于,她仿佛一只轻灵的蝶儿扑进他怀中,将那柄匕首刺向他。
      
    他拔出那短剑,看到“契阔”二字,仿佛见到世上最恐怖的东西,半晌才惊道:“是你!”
      
    一切都结束了。
      
    原本就是她,“月色遍地如请霜”是如霜。
      
    血海深仇都报完了。她用自己的一生,用自己年少的梦想,用自己闪逝的青春,用自己的一颗真心,报了慕氏满门血仇,将别人所欠临月的也都讨了回来,却已然搭进了自己的一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浙江论坛|浙江全讯网|浙江生活信息百科|浙江本地生活圈
本站广告来自网友,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进入本站请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本站不承担任何的法律责任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8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