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论坛|浙江全讯网|浙江生活信息百科|浙江本地生活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和乐 QQ 47460440
查看: 213|回复: 0

水玲珑

[复制链接]

421

主题

421

帖子

1504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504
发表于 2016-12-6 12:49: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水玲珑
      
   
      
    李桂花的老伴在弥留之际,把她叫到床前,交给了她一包东西。
    她问:“是啥子?”
    老伴下意识的朝门口望了一眼,这才带着几分神秘的小声说:“一只叫‘水玲珑’的玉镯。是我家祖传的。”
    她疑惑的:“咋个从来都没听你说过?”
    老伴使出了最后的力气,说“是啊,我们家多困难,我也没拿出来。我是怕惹事,才没敢对任何人说过。我本想留给儿女们,可他们一个也不孝、一个都靠不住啊!现在,我把它给你,将来你也好备不时之需。记住,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不要轻易的拿出来。”
    老伴说完这话,就安详的闭上了眼睛。
    在这套老房子里,只有幺娃周明廉一家人和她住在一起。她不晓得该把这宝物放在哪里才踏实,生怕一不留神被幺娃发现了。她这个幺娃从小就不务正业,游手好闲。要是让他晓得了还了得。
    为此,她是茶不思、饭不想,连觉也睡不安稳。总觉得放哪都不安全。她绞尽了脑汁也没想个好地方。
    人啊,没有宝的时候想宝。而有了宝的时候,却又像抱着个似的整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李桂花现在就是这个心情,总好像心里装着什么事的放不下。很多时候,她都在想要是自己的儿女个个都孝顺,该多好啊!她就把宝物拿出来卖了,每人分些钱。一家人会有多快乐呢。
    可是,很多事又不由人。她要是轻易的拿出来,究竟是好事呢还是坏事?说不定自己会死的快一些。与其这样的话,还是算了吧。她还想多活几年呢。
    李的身体一直都不太好,还有不少这样那样的病。她知道自己已是儿女们的累赘了。所以,她不想再给他们添麻烦,也不再渴望儿女们的孝顺了,只想平平安安的过几天清净的日子。
    可是,就连这点小小的愿望都成了泡影。
    在老伴去世后不久的一天,周明廉便把她从生活了几十年的老屋里撵了出来。幺娃在别处给她另找了一间不足二十平米的房子,也就是所谓的一室一厅。只有一个小厨房,厕所还是公用的。
    李不想搬,就乞求儿子说:“我都这么一把年纪了,还能活几天啊!我可以给你们买菜、做饭、洗衣服。我还能动、还没有拖累你们。再说啦,我在这都住了这么久了,左临右舍的也都熟悉。万一有个三常两短的,相互还有个照应。您让我搬出去,我一个人什么都不方便。”
    幺娃不管这些,他已经决定了。便对母亲说:“人老喽了,喜欢清净。而我们却喜欢闹热。吃个饭也是你喜欢吃耙活的,而我们就喜欢吃点有嚼头的;吃菜也是,你喜欢吃清淡的,我们喜欢吃麻的、辣的,有盐有味的。你说我们哪么弄得到一块吗?这都不是主要的,问题是你的孙娃子在读书,你又人老了话多,整天唠里唠叨的。要是影响了他的学习,你说该哪么办吗?”
    不能不承认,幺娃子这一招够狠的。他把自己的儿子抬出来,老太婆就没话说了。
    哎,搬吧。李只好含泪搬出去了。
    李桂花虽然搬出去住了,可她没有生活来源。社区想给她办个低保,她又有儿有女不说,儿女们的条件还都不错。便挨个的做他们的工作,希望他们每人每月给母亲一百块钱。因为,李每月还要交一百块钱的房租,剩下的三百块做为她的生活费。
    几位当着社区主任的面答应的好好的,可除了老大每月给一百块钱外,其他的都不兑现。
    最后,没办法。社区只广电报健康综合狂欢庆生引发听力下能把她纳入低保,每个月给她发一百六十元的生活费。也就是说,她每个月就靠这一百六十元钱艰难的生活着。
    周明廉在把母亲撵走后,便花了一万多块钱将屋子重新装修了一番。他为了自己的的享受可以一掷万金,却连区区的一百块钱都不给母亲。
    一天,李桂花的头晕病又犯了,她这病就这样,刚才还好好的,说犯就犯。犯病的时候,整个人顿时觉得天旋地转的。凭着以往的经验,她赶紧慢慢的蹲了下来。过了一会待稍微好一些了,她这才一步步挪到床前。
    李桂花病了,却没有一个人晓得。
    说起来,她是有儿有女,并且,还是儿孙满堂。她也曾经有过天伦之乐、也曾经有过一个幸福的家。但,今天,她却是孤独的躺在自己的床上。
    李婆婆哭了。她哭自己这一辈子太不容易、也太窝囊。
    此时此刻,她最最盼望的便是自己的儿女们能来看看她,哪怕是有一个也好啊!
    然而,她的几个儿女难道就真的没有一点时间,别说照顾了,哪怕回家看一眼生养他们的母亲?
    李摸出了小灵通想给几个儿女打电话,这个小灵通还是幺娃“施舍”的。每冲一次电只管得到两天。
    她先拨通了大娃周明礼的手机……
    李婆婆的大儿子,叫周明礼。是一家机关单位的处长。老婆也是一家国营企业的中层干部。他的家庭条件可以说是非常的优裕。他完全承担得起老母亲的衣、食、住、行,完全可以让老母亲安享晚年。
    可是,他除了每月打发女儿去给母亲送点小钱外,就没见他亲自去看过母亲。他总是说他很忙,忙的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没时间看上一眼。但他却有时间……
    在“怡乐园歌舞厅”的一间叫“温馨园”的包房里,周明礼一手拥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姐,一手执着“麦克风”,正在高歌一曲。唱的是“常回家看看”。
    他唱的是那么的投入,又是那么的动情。至于他为啥子会唱这首歌,以及他在唱的时候心里在想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一曲唱罢,小姐奉承道:“周处长唱的好棒哦!再来一首嘛。”一边说着还一边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周也乘机将小姐一把搂在怀里。
    突然,他的手机震动提示有电话打进来了。
    他忙轻轻的推开小姐,从衣袋里掏出手机。
    不识趣的小姐撒着娇的问:“哪个吗?是不是你的哪个相好?”
    周明礼将一根食指放在自己的嘴唇上,“嘘”了一声。
    周明礼可能是听不清楚,便站起来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他又转来了。小姐问他是哪个?
    他回答:“一个熟人,不管他。接着唱。”
    周明礼在电话上对他妈说,他在开会。还说有空就回去。
    李只好关了机,又拨通了老二的电话。
    老二叫周明义。是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头牌律师。有自己的汽车,自己的房子。不知什么时候起,他忽然的迷上了“网聊”。并且,一发不可收拾,有事没事的就泡在网上,和他所谓的网上情人聊天。一聊起来就没完没了,可以忘却一切。
    此时,他正在网上跟一个叫“乖乖女”的聊天。
    周明义的网名叫“柔情似水”。
    “柔情似水”:你好!我们今天又见面了。真是缘分啊!
    “乖乖女”:我也挺相信缘分的。几天没见,你过得还开心吗?
    还可以吧。你啦?
    不开心。很郁闷。
    什么事让你郁闷?
    烦心的事呗。
    什么烦心的事?
    现在不告诉你。要是我们有缘见面的话,我会当面对你说的。
    那我们什么时候能见面呢?
    就看你了。但,我相信有情人终成眷属。
    我可以叫你老婆吗?
    嗯。老公。
    电话响了。
    周明义一看是老妈打的,觉得扫了自己的雅兴,便不屑于接   “喂,老二呀。我是妈啊。”
    “你有啥子事,快说。我正忙着。”
    “我不好了。你能不能回来一下?”李用恳求的语气哀求着儿子。
    “我不是跟你说了嘛,我现在正忙。等我空了再说。”他见妈还想说啥子,就不耐烦的关了机。
    无奈之下,李又打给了女儿。
    女儿叫周明洁。是市第二中学的语文教师。别的嗜好没有,就爱打个麻将。而且,三块、五块的都不屑于玩   周明洁的工资并不算太高,根本打不起这么大的麻将。何况她又不精于此道,她的“麻友”背地里都叫她“菜大姐”,就是送菜的角儿。所以,她总是输多赢少。很多时候,她的生活都难以维系。
    可她偏偏乐此不彼,一有空人便坐在麻将桌上了。那么,她的资又从哪里来呢?她是自有办法的。没钱就借,向亲朋好友借,向学生的家长借。她是初一的带班班主任,她班上学生的家长没有几个没被她借过的。
    自古,借债还钱。像她这样哪里还得了呢?认识她的人都替她着急,可她不急。她有自己的一套绝招:拆东墙补西墙。比如,借的比较久的别人问她了,她就又向另外的人再借。今天借了张三的钱还给李四。明天再借李四的钱还给王五。
    作为一个教师,整天里不务正业,而是为了打麻将到处拉烂帐。说起来还真有些悲哀。
    这天,周明洁又坐在麻将桌上,正聚精会神的打着麻将。忽然手机响了。她今天的手气依旧不顺,已经输了好几百块了。听见电话心里就有点毛,再一看是妈打的。她便没好气的问:“啥子事?”
    “明洁啊,我不好了。你现在可不可以回来一下?”
    “你喊哥他们。我没得空。”说罢,不由分说的关了机。
    老太太失望的摇了下头。还不死心,就又给幺娃打了一个电话。她是多么希望能多少换回一点亲情啊!
    周明廉快三十的人了,却没有个正经的工作。而且,他的老婆也没工作,女儿还要读书。一家人靠什么过日子呢?为了家,他不得已做了“鸭子”。专门为那些个有钱的富婆服务,其收入还挺可观的。
    富婆也是女人,是女人就需要男人。而她们的男人什么都可以给她们   于是,鸭子们便有了生存的空间、便有了施展男人雄风的舞台。
    周明廉便是这样一个令那些个富婆醉生梦死的人。而那些富婆在享受了他所提供的性服务后,便会将大把的票子甩给他。
    周明廉接电话的时候,是在一个“老顾客”   周明廉别扭的接着电话。
    “你是明廉吗?”老太婆在他小的时候都是叫四娃子。现在有求他了,就不敢这么叫了。
    老幺“嗯”了一声,就问道:“啥子事?”
    李重复着已经重复了好几遍的话恳求道:“我不好了。你能不能回来一下?”
    老幺正要答话,骑在他身上的女人不耐烦的问:“哪个吗?这么罗嗦。”
    老幺用手捂住手机,说:“老娘。”
    女人:“跟她说爱心女子医院什么是盆腔炎你不空。”
    老幺顺从的点了点头。对着手机说:“妈,我现在不空。等我空了就回来。就这么了。”
    不空。又是不空。
    李桂花这时的心恍惚掉进了冰窟,凉透了。她无奈的摇着头。小便刺痛是怎么回事
    好在有一个姓廖叫红丽的中年女人,是她的老邻居,就住在幺娃子的对面。和她的关系一直处的挺不错的。隔三差五的总要到她家串串门,找她摆摆条、聊聊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浙江论坛|浙江全讯网|浙江生活信息百科|浙江本地生活圈
本站广告来自网友,如有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进入本站请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本站不承担任何的法律责任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8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