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5|回复: 0

桃源何处,可避暴秦?

[复制链接]

336

主题

336

帖子

121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210
发表于 2016-12-6 07:43: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陈师大鉴:   

  恭祝大安。赴美两周了,您一定接触到了很多不同的人们,见识到了很多异样的生活吧?不知美国像我这么大年龄的年轻人都在忙碌着什么,有着怎样的困惑和烦恼?不知那边有理想有热情的年轻人是不是会多一点,还是和我们一样,在生活的重压下只求活命残喘而已?很期待听到您讲一些异国的见闻、远方的风俗,也算是透过这浑浊污秽的氛围,呼吸一口外边的新鲜空气。   

  以前曾经和您说过,觉得读大学的年轻人至少不会那么轻易被洗脑愚弄,至少也会因为自己残酷的处境心里有所不满,至少经历到的一切会让他们对这个社会批评质疑,所以还是要比那些过早辍学打工的年轻人好一点,虽然七八年的青春光阴、十几万父母的血汗钱换来这一点进步未免代价大了一点。但是近来所见所闻的一些事,却不禁让我对冒白癜风得治疗然下的这个结论重新思索。大多数年轻人,知道了起码的真相后,他们不是想的怎么努力去改变这种非人道的体制压迫,而是千方百计让自己也钻营爬进这个体制作威作福;当他们骂着社会的不公平时,真正痛恨的是自己怎么没有处在给别人制造不公平的位置;当他们大声斥责着假丑恶时,心里遗憾的是老子怎么不是吃特供拿大钱睡美女的那贪官。所谓读书所谓大学所谓学历,只不过给了他们为虎作伥的本事、行凶作恶的阶梯、奸诈虚伪的掩饰,当然现在的教授专家学者也大体如是,有其师必有其徒,也不是该多么值得惊讶的事;我是真正理解到了“满嘴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是什么样的东西,我是真正懂得了李贽说“被服儒雅,行若狗彘”时的愤激。   

  近来见闻到一些所谓教授学者名流的嘴脸,唉,不说也罢,不说也罢,难怪莫砺锋先生要说现在被人称“教授”都感觉是骂人的,韩信尚且羞与绛灌为伍,和这样的一些东西做同事,也真是正直的学者的耻辱。总是有方舟子之流的专家学者把民众对下作学棍的嘲讽说成“反智主义”,他们还真恬然地把自己当成智慧和知识的化身了啊。难道教授学者都是不需要做人的最起码的道德的吗?退一万步讲,先把道德抛在一边,他们肚子里到底真有多少知识,脑子里又有多少智慧呢?现在已不是会读本《圣经》就能称学者的中世纪,资讯发达,书籍易得,识得基本的几千个字后,谁不可以读书自学求知,还要把自己的脑子交给那些衣冠楚楚的教授学者去打理?方舟子之流的打着大学的名号摆着学历的臭脸挂着职称的旗子,妄想以一副垄断知识霸占科学传布常识的教主面孔出现,动不动就给别人扣上“反智主义”的帽子,动不动就摆弄那些唬人的学历学校和专业名词,不是可笑得紧吗?现在中国就是需要“反智主义”,就是需要把这些两面三刀不学无术无耻下作的党棍学阀臭骂唾弃,就是要打破当局妄想用“教授”“专家”来欺骗愚弄民众的罗网,就是要扯掉他们蒙在大学和学术上的那层画皮露出他丑恶的底子。   

  前些天当局纪念毛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还搞了个《百位文学艺术家手抄珍藏纪念册》,御用主流作家的名字一一呈现。其中贾平凹还是我认为当代最有天赋的一个作家,虽然一直浮躁地跟风滥出书,虽然自诩博杂地拼凑字数,虽然到现在也没写出一部可以传世的小说,虽然在社会现实和丑恶政治面前一直做了缩头乌龟,但我也一直把他当成一个随流懦弱的文人。前几天还看到贾平凹在《中国新闻周刊》上的话,“我自己从来不上网,连电脑青海治疗白癜风医院都没有。创作是不需要热闹的一个行业,能少一事就少一事,能不见谁就不见谁,能不参加活动就不参加活动。有好多媒体,社会上有啥事就老叫你回答白癜风能遗传吗,我说除过文学我都不回答。因为啥?我不是万金油,我不是啥都知道”,假撇清的厉害!自称不凑热闹的他却凑了这个百名文学家艺术家齐聚颂德的大热闹,自称除了文学不过问社会上的事他却知道一笔一划抄写《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自称不是万金油的他这次却做了回最大的万金油!接着看这“百位文学艺术家”名单,唱了一辈子党歌的贺敬之原来还没有死,列在了抄写的第一个,“老而不死是为贼”,夫子这句话真是对他最好的写照。铁凝,一个有白癜风复发怎么治疗着极大野心的马列婊子,终于混上作协主席的伪作家当然名列第二。第三个是陈忠实,这是我知道的那个能写出《白鹿原》这部伟大小说的当代作家吗?这是那个自称做一辈子农民从不离开乡村的忠厚老人吗?第四个是文坛的老顽童老流氓王蒙,当年的文化部长;接下来还有爱写辫子戏一口一个乾隆爷的二月河,一直模仿沈从文汪曾祺的伪劣市井作家冯骥才,身残智残脑也残的张海迪,装得比谁都智慧比谁都高明的周国平,最善于假撇清装清高的李国文,还有一大堆熟悉的名字:莫言、吉狄马加、李希凡、海岩、蒋子龙、唐浩明、叶兆言、梁晓声、毕淑敏、刘庆邦、陆文虎、叶延滨、韩少功……80%以上的人都眼熟,这些人戏子们终于都跳出来表演一番了。亏得我对当代的作家都存有极大的戒心,虽然也读过他们的一些作品,却没有到买来珍藏的地步,不然该有多少书要拿来一把火烧掉了。组织这帮御用文人抄写的人也够损的,就是为了怕这些东西将来翻脸不认账,所以不是让他们联名发表,也不是让他们只签名了事,直接让你分工抄写全文,铁证如山嘛!   

  当你不能制止恶行的时候,至少还可以不去做帮凶;当你不能说出真相的时候,至少还可以保持沉默;当你不能行善的时候,至少不要去作恶。然而这一百多个所谓文学艺术家的丑陋表演,让我看到了:在中国,人们连保持沉默的权利都没有;在中国,“灵魂工程师们”连保持沉默的底线都不要了;在中国,只有做走狗帮凶舔舐残羹冷炙和做个正常的人处处受阻碰壁两条路可走,再没有中间地带可以让你妥协。文艺界如此,学术圈如此,官场上更是如此,越是的政权,对全社会的渗透越是无孔不入的。现在根本不存在你参与不参与政治对社会问题感不感兴趣的事,是个中国人你就必须得选择立场站好队,绝对没有含混模糊的第三条道让你走。我一直对体制内的人抱有极大的不信任,所以也都是远远地避开他,争取和他离得越远越好。体制内越是说漂亮话的人,我就越怀疑,婊子们从来都打着贞洁的旗帜,“诸侯之门,仁义存焉”。   

  我想,在这样一个黑白颠倒善恶倒置的国度,一个人混得如鱼得水风生水起绝对不是多么值得赞美的事情。有时候也会自嘲地说,在这样一个国家,我可能会活得什么都没有,最后只剩下干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QQ84078623|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浙江论坛  

GMT+8, 2017-6-26 08:20 , Processed in 0.723029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6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