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8|回复: 0

遇恩师 j2opyk32

[复制链接]

1053

主题

1053

帖子

339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396
发表于 2016-12-6 07:27: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遇恩师
   

  我从郑州回到家乡,在郏县张裕酒庄,酒庄尚峰老哥倒上一杯茶水,我们各自点燃香烟抽着,聊着近期生活的闲话。他顺手打开手机翻看微信,突然他脸色阴沉,目光紧盯着我,十分震惊地说:“运昌兄弟……说一个不好的消息,给你的书写过序言,是南丁老师……你知道吗?他去世了……”闻听此言,我惊觉地问:“你是否看错了?不可能……是重名的人吧?他身体很好,不断参加文学活动……”   

  我这么说着,看着我的老哥尚峰,心情霎时变得沉重起来。尚峰老哥说:“不会看错,微信消息,说得清清楚楚……”,我无语了。目光惊诧地看着他,语气也变得沉重了,感慨万千地追问:“南丁老师……他何时去世了?!”   

  问这句话时,我端起茶杯的手僵在空中,心也悬着,已经目瞪口呆了,弥漫的茶香在空气里飘着……南丁老师说话的声音,他和蔼可亲的笑,像是茶水的异香气息一样,瞬间弥散在眼前凝重的空气中。我放下茶杯,无心品茶,也无心谈话了,顺手接过尚峰老哥的手机,看微信中转发南丁老师去世的消息。我感受到了……是一种说不出的感受。我拿起手机拨通焦述老师电话。我和焦老师,有半年时间没有相聚了,在电话中难免问候焦老师,他回复我。他问我近况,我一一作答……我和焦老师是忘年交,他七十三岁了,年长我三十一岁,却往来十年有余,感情非浅,且很深,无话不谈。我身心沮丧,无心说长道短了,急切询问:“焦老师……南丁老师……他去世了,你知道吗?”,焦老师一声叹息,语气缓慢地说:“我知道……他是走了,唉……运昌啊,你可能不知道呀,南丁老先生,人的品质很好(焦老师健忘,他在不同场合,无数次重复了),他走了,是河南文学界一大北京哪家白癜风医院治疗好损失……白癜风的治疗方法他是河南文坛元老,这样评价他,没有人反驳,也没有争议,他活了八十五岁,写作半个多世纪,是跨世纪的老一代作家,而且他扶持过很多作家……帮扶过我们河南老、中、青几代作家……他为人处世的态度,很友善真诚,在河南文学圈子,人人皆知,无可厚非……他帮助了很多人,也影响了很多人……包括我在内……”。   

  焦述老师在济源市挂职过副市长,写过市长系列作品,出版过十几本书,也是河南老一代著名作家,他对南丁老师的为人十分敬佩。我们在一起时,他每次提起南丁老师,总是说他为人坦荡,君子胸怀。   

  焦述老师在电话中“没完没了”,陈述他和南丁老师的一切过往。他们之间有“没完没了”的感情,此时此刻,他自然有“没完没了”的话语对我讲述。我耐心听他讲述着,听着听着,就忍不住打断他满怀情感回忆的话问道:“焦老师……南丁老师去世了,何时开追悼会?我回郏县了,我现在就回郑州……我们一起去。”   

  焦老师沉吟片刻,心情依然沉重地说,南丁老师病重前留有遗嘱,不让开追悼会,我曾到医院看过他,我们遵照他的遗言,就不要打扰他了,这符合他的性格……他立场鲜明,谦和,低调,为人友善……南丁老先生,他和别人不一样,他活着是楷模,令人敬佩,去世后,也值得我们后人敬仰……是发自内心的敬仰,不是嘴上说说的敬仰……是他的人格魅力让我敬仰。   

  我挂断焦述老师电话,心中回旋着我和南丁老师之间的点滴往事,那点滴往事历历在目,如现眼前,恰似剪不断,理还乱。   

  2011年,该是初夏,我因出书,需请人写序,拜托焦述老师,他很谦虚地说,我给你写一个序,写是能写,大家不一定认可,因为啥?这个问题很复杂,我不说了,一时也说不清楚。我给你找个人,这个人给你写序,不管谁看了,他们无话可说。我不懂焦述老师如何想,不知他葫芦卖何种药物。我暗自思忖:凭我们之间交情,这个书的序言非焦老师莫属,这是他不可推卸的责任。我有点不理解,以为焦老师是在推脱责任。可是,我没有想到,焦老师用心良苦啊!他给我推荐一个人,是一位真实的令人敬佩的人——南丁老师!   

  焦述老师曾问,南丁老师,你认识吗?我说,不认识,我一个无名之辈,如何认识南丁老师?但是我早闻其名,而且拜读过老先生文章——是从我们河南本土报纸“大河报”看过一篇短文。焦老师说,你既然不认识,又闻其名,就带你见见我们河南最老的作家吧,我感觉……你可能和南丁老师有缘,是你修来的缘分,人和人之间相识,是需要缘分的,没有缘分,擦肩而过也不相识……你见了南丁老师,我感觉你不会后悔,也是你在文学道路上成长的一个过程。现在想来,这是我今生难忘的一个成长经历。焦老师说话悠然理性,语气中肯,对我这样的无名小卒,就这样热心关注,他就这样成为我文学道路上的领路人。   

  焦述老师第一次让我和南丁老师相见时,我羞愧自己仅上过几年学,而且对写作不自信,感觉不适合去见南丁老师,内心诚惶诚恐,忐忑不安。出乎意料之外,我见到南丁老师,虽然初次相见,南丁老师性情温和,他和蔼可亲的笑着,对我亲切地交谈,让我悬着的一颗心着实沉稳。而且,我有幸见到我们河南著名评论家、作家、文学院院长何弘老师,以及南丁老师的女儿何向阳(著名文艺理论家、作家)。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和多位河南本土作家相聚,是感慨万端,万端感慨。   

  一次相聚,大约过了一个月,焦述老师说,南丁老师对我不熟悉,写序言需要对我个人生活有所了解,再安排见一次面聊聊。那次和南丁老师聚会在一起,聊起我的卑微屈辱的生活经历,我像是遇到最亲近和善的老人一样,想敞开心扉诉说,又如骨鲠在喉,欲言又止,情感却不能自控,泪水含在眼眶,忍不住热泪横流……南丁老师收住笑容,顿时沉默了,是我对往事的诉说是我的热泪让他沉默了。后来他在序言中这样写道:“……他叙述着,说着说着就泣不成声。男儿有泪不轻弹。我这个老者,心大约也结了老趼,却也见不得眼泪,特别是这眼泪从健壮的男儿眼中流出。老实说,当时,我竟也被打动。”不说了,因生活艰辛,往事说多了,都是伤痛。这次相聚,南丁老师给我题一幅字:“美美与共,天下大同。”虽无印章(临场题字),我依然装裱珍存。我存老先生题字,存的是我掩藏于心的情感,存的是不可磨灭的亲切记忆。   

  时隔两三个月,南丁老师以“漂泊在城市的灵魂”为序言,把此文发在“大河报”。那时因种种原因,我还在忍受着没有如期出书的困惑。   

  南丁老师面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QQ84078623|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浙江论坛  

GMT+8, 2017-6-26 08:15 , Processed in 0.535430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6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